刘黎平:史记《新花木兰辞》

唧唧复唧唧,木兰吃烧鸡。不闻烧鸡香,惟闻女叹息。

文/刘黎平(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昨夜见信贴,长辈很生气。发帖如雪花,张张点我名。

木兰妙女子,岂能胖如此。木兰孝女子,岂能丧廉耻。木兰本英雄,岂能畏生死。木兰本贞洁,岂能当花痴。木兰本淑女,岂能吃烧鸡。

家乡来书信,故里亦呵斥。千年正能量,被你践如泥。我们怎么办,木兰毁如此。

我本名贾玲,专业是演戏。朝演木兰戏,暮则谴责至,不闻专家说正事,但闻长老口水鸣溅溅。朝收谴责信,暮则节目闭,不闻有司说定论,但闻网上水师鸣啾啾。

万里岂能赴戎机,关山谁说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口水破铁衣。明星百战死,十年也难归。

归来致歉意,不该乱演绎。搞笑木兰姐,最不合时宜。

多学正能量,下不为此例。艺术虽无涯,传统有界尺。

歉意虽云尔,众人疑彷徨。木兰乃何人,何处是家乡。

一说在黄陂,又说在虞城,延安或亳州,到底哪家强。

结论永未有,争夺如虎狼。一闻贾玲戏说事,磨笔霍霍向猪羊。

开我北魏书,阅我隋与唐,脱我蒙与昧,解我心中惶。

说来很颠覆,木兰多渺茫。或是鲜卑女,依稀上战场。十年在军中,雌雄安能藏。

若说女子从军事,古来亦有好榜样。

献忠最惧秦良玉,平阳公主能兴唐。红玉击鼓黄天荡,贞德收复奥尔良。

木兰虽说多乌有,民族精神亦可扬。中华儿女多奇志,木兰处处是家乡。

至于戏说剧,不必显乖张。烧鸡乃美味,木兰何妨胖。

道士能下山,西游辱玄奘。不堪周星星,唐寅爱小强。

沧海一声笑,不如宽肚肠。戏说历千年,艺术乃见长。

英烈不可辱,此乃另一桩。

雄兔脚扑朔,雌兔色迷迷。

双兔傍地走,管它谁是雌与雄。

太史写此文,领巾不觉亮。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范冰冰马震记》

刘黎平:史记《王林传》

刘黎平:三国全史其实就是一段股市史(视频)

刘黎平:史记《凤姐传》

 刘黎平:史记《耒阳诗人怒砸电脑记》

刘黎平:史记《人到中年歌》(活着就要任性 屌丝男人篇 )

刘黎平:史记《成思危传》

刘黎平:史记《张雨绮、王全安疑似离异事》

刘黎平:史记《张靓颖催婚记》

刘黎平:史记《抗战英烈张自忠传》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