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成思危传》

7月12日,晨,思危逝世,年八十。天下惜之。 夫成公思危者,若汉之桑弘羊,金融模式肇造者也,功在天下,于此足矣。非分析师也,其所言,亦一人之观点也,若皆马首是瞻,过矣。

文/刘黎平(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成思危,湖南湘乡人,乙亥年(1935)生北平。其父成舍我,光绪二十四年(1898)生南京,报人。善为通讯,办《民生报》,笔多锐锋,不避权贵。民国十六年,行政院政务处彭学沛贪渎,《民生报》彰其迹于天下,院长汪精卫怒,拘舍我四十日,舍我不屈,抗声曰:“寄语汪兆铭,吾终生为记者,彼能终生为卿相乎?”后获释。其刚介如此。

思危生,乃独子,有姊妹四。

其父厚望此子,名其“思危”,其意可知也。思危母肖氏宗让,才女也,尝留学法兰西。以经史教思危。

思危好读巴金书,至《家》、《春》、《秋》之觉慧弃家走,思危叹曰:吾所从者,觉慧也。遂暗立志。

民国37年,家迁港,思危不乐在港,欲北归。某日,学堂升旗,成母与焉。学子皆歌“义勇军曲”,肖氏大异之,然不知思危欲北归。

辛卯年(1951),思危十六岁,去港北走,过罗湖,至广州。其二姊迎之,其母弗知。

时中国新立,百废俱兴,需大学学子五万,而彼时高中学子莫过三万。思危归来,即入“南方大学”,复选调华南理工,习化学。

是年,思危父母姊妹往台。肖氏思其子甚,隔海峡,不得见,甚郁郁,辗转寄信百余,未得音讯,临死,犹呼思危名。

初,思危自境外归,人疑为间,乃烧炉。然用功自苦,习四国语。

壬子年(1972),思危妹露茜自美至华,总理周公见之,曰:“代吾致意令尊,成公,民族资本家也”。周公语闻,思危解放。

丙辰年(1976),天下更新。或说思危曰:“君何不之海外?”思危曰:“吾岂可弃此去,早岁北归,乃待今日也。”

辛酉年(1981),往洛杉矶修工商。能刻苦,数年,屡有文章见。思危父往美,父子见,唏嘘。思危功课皆优,舍我喜曰:“吾之子,有所成也,吾今巨富,家业在台,尔可随往,承吾之业。”

思危曰:“谢慈父,吾之功业,皆在大陆,台湾,非吾乡也。”

又有数家巨企欲聘思危,思危皆拒,乃返神州。

归来,久之,除化工部副部。

甲戌年(1994年),思危将致仕。

民建孙起孟要思危赴宴,饮半酣,起孟问曰:“君欲入民建乎?”思危曰:“孙公何意?”起孟曰:“君于国家,多良言,然罕闻于执政,今君若入民建,近于执政,于国岂不利乎?”思危曰:“诺”。

乃入民建,三年,迁人大副长。

初,思危在美,见硅谷,硅谷之兴,风投所使然也。戊寅年(1998),思危上言,曰:“风投可行。”遂为一号提案。

思危能倡天下先,然又谨慎,其曰:风投也者,可三步行。首者咨询,再而立基金,进而建体系,涵括二板焉。三者,重在创业。

思危忧体系之不周全也,言既出,复又伏案读书,穷天下经典,为风投、创业板立论。

思危言出,天下翕然从。

癸未年(2003),设风投研究院。

甲申年(2004),深创业板立。

思危又曰:风投者,非惟给钱也,乃创业哉。吾国风投欲所有立,先立风投家;欲立风投家,先立项目经理。由此渐升,方有规模。

故思危于神州之风投、创业板,肇造者也,天下以父呼之。

思危于天下人多交集者,乃股市也,楼市也。

己丑年(2009),央视小崔要思危纵论天下楼股。

小崔不畏卿相,语犀利而能逼人,思危亦能近人,语循循而不高冷。

小崔曰:成公,何谓牛熊?

思危曰:未必跌而谓熊也。其升也勃然,其降也缓然,何得谓熊哉?所谓熊者,若此轮行情之毕,跌破上轮也。去岁六千点,跌而四千,较之往岁为高,谓之熊可乎?

小崔曰:吾国股市,成公能识乎?

思危曰:吾尽力之。吾告天下诸君,股市须看长远,其螺旋而升乎,其波浪而前乎,若为良股,十载犹涨;再者,股市之职,融资也,投资也。其融资也廉,其回报也值。且股市,投机也,若无投机,则无利也,无利则天下人掉首不顾也。识此三者,乃识股市。丁亥年,吾言股市有虚沫。人不乐之闻。吾不炒股,然吾有言,人或怨吾。吾但得一言可也,曰,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

小崔曰:吾六千一百点入,如何可持也?

思危曰:君且安卧,此点入,二十载而后,复回此点。

小崔曰:吾老矣,持此何用?

思危曰:惠及子女。

小崔曰:吾为吾女谢成公。

甲午年(2014),楼市彷徨,折价屡见,因乏资而烂尾者,亦非罕事。天下持币作壁上观,或曰,房价拐点至哉,降四、五成乃常事也。

思危曰:妄哉斯言,城镇化甫兴,刚需犹在,岁有七百万学子入城,择屋而栖,何得言拐点?

某日大会,有问思危曰:若少年,可购房乎?

思危曰:若力能及,亟购之。

语出,天下纷纷,众皆谓房削价也,成公此语则拂逆之,或不知所从。

有记者于沪逢思危,以此意问,思危答曰:吾国楼市,续行之中,吾屡言之,有力有需,亟购之,何须等。媒体割截吾言也。

思危能刻苦,虽为公卿,然读书不辍,夜深寐,侵晨兴,若惜寸阴者,罕有游乐,之北戴河不过一次耳。

乙未年(2015),牛市兴,天下振奋,5月,思危寝疾矣,犹得有言,曰:金融也者,莫轻言有敌,莫轻言阴谋,持此论者有异志也哉。须自固其本,自强管理,且金融,非零和也,巧者能周旋国际,得利之大者,善哉。

7月,股市牛而转大熊,利好迭出,无救于盘,阴谋论遂蜂起,寰球皆自澄清,曰:无之。

思危之言,远哉,高哉。

是岁,7月12日,晨,思危逝世,年八十。天下惜之。

夫成公思危者,若汉之桑弘羊,金融模式肇造者也,功在天下,于此足矣。非分析师也,其所言,亦一人之观点也,若皆马首是瞻,过矣。

投资事,自主张可也。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张雨绮、王全安疑似离异事》

刘黎平:史记《张靓颖催婚记》

刘黎平:史记《抗战英烈张自忠传》

刘黎平说三国:关羽的傲 其实是一种工作艺术

刘黎平:史记《皇阿玛洒种子》

刘黎平:唐僧师徒在盘丝洞夜总会干了些啥

刘黎平:史记《刘翔离婚记》

刘黎平:唐僧不愿留女儿国的神秘原因

刘黎平:从政治和女人角度解读乔峰

 刘黎平:刘备是怎样找到富爸爸的

刘黎平:史记《梁朝伟与尔冬升书》

刘黎平:史记《岭南汤王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