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唐僧师徒在盘丝洞夜总会干了些啥

情色是门技术活,要在隐秘处,满足了原始欲望,提上裤子,整一整西装,结好领带,对外还留一副干净的面孔、君子的模样,这才是登徒子的最高境界。这说的谁呢?说的是一路向西的西游记。

(注:本文纯属娱乐解读,与玄奘、悟空、八戒、沙僧以及白龙马,毫无关系。)

文/刘黎平(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且说取经小组长途跋涉,伏魔降怪,一路风雨无阻,虽然个别成员有些动摇,但基本上还是沿着高大上的取经路线往前进。组长玄奘,从来没有被困难吓倒过,难能可贵的是,能正确处理个人问题,绝对把取经事业摆放在个人感情需求和生理需求之上。

无论是雍容美丽的女儿国国王,抑或是性感奔放的琵琶精,还是娇俏可人的玉兔美眉,以及甜美温顺的真真、爱爱和怜怜,都没能动摇他那青松一般的节操。

当然,小组成员悟空和沙僧也能在女色面前毫不动摇,坚持高尚的情操,只有八戒有动摇,但经过取经小组的批评教育,还是能够服从组织决定,继续走在取经的光明大道上。

而且,据组织考察,他们也没有任何基情的去向。

不过,事情到了盘丝洞这里,却有些蹊跷和含糊。

首先,组长唐僧在盘丝洞地界,表现有些异常。翻开取经记录,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唐僧一向不主动去化斋的,这一回却主动要求去化斋。当他看见一座庵林时,表现出一代高僧不应有的兴奋和猴急,“滚鞍下马”。

接着就提出来要独自去走一走,悟空说:哪有要师傅亲自去化斋的理。八戒也说:师傅是爹,徒弟是儿,哪有儿子叫爹去化缘的道理。两个徒弟争着去,唐僧这一回却坚持要独立行动。

正在争执间,还是沙僧懂师傅的心,说:“师傅的心性如此,不必违拗。”沙僧不简单,关键的时候懂领导的兴趣,一句话就解放了唐僧。

唐僧急不可耐地甩开徒弟和白龙马,一头奔向盘丝洞。分明是他对这个快活地方已经早有所闻,早做好了功课,熟读了旅游指南,有备而来。

他老人家到了盘丝洞外,首先看见四个女流,接着又看见三个,觉得不好意思,没有上去打招呼,这个现象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呆着不走了,流着口水傻看。

前面四个美女,他看了半个时辰,“少停有半个时辰”,觉得不过瘾,又往后走,又见三个美眉,还是呆看,“看得时辰久了。”罕见啊,罕见啊,节操像是烈日下的冰激凌,正在一点点融化,这哪里是唐僧的姿势,分明是八戒的姿势。

看的是什么呢?取经记录上说是在踢足球,很可能是情色运动表演。高僧开眼界了,舍不得走。那场面确实香艳,有诗为证:“汗粘粉面花含露,尘染蛾眉柳带烟”。

唐僧组长没有立即离开情色场所,反而故意延误时间,好让妖女们看见,又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恬不知耻地进入了盘丝洞夜总会。

夜总会里空调有点大,“冷气阴阴”,唐僧浑身发毛,忽然想起自己猴急,身上没带几毛钱。小姐们倒是“喜笑吟吟”,摆出了斋餐。取经记录里交代的是,这群妖怪用人肉做菜来招待唐僧,唐僧拒绝吃荤,双方发生矛盾,导致盘丝洞夜总会捆绑大唐来的大师。

这里透露了一个真实的细节:双方因为酒水问题发生争执。前几年有人去深圳某夜总会消费,结果一杯酒要几千块,一瓶饮料要几百块,甚至打烂一个茶杯要赔五百块。唐僧估计在酒水费问题上被找茬了,被吊起来。

这七个小姐没有劫唐僧的财,倒是劫了他的色,《西游记》并没有隐晦这一点,尽管取经回来后,对不利于御弟的描写有大量净化处理,但做得不干净,有残余,你看《西游记》这般描写,那群女子“解了上身罗衫,露出肚腹,各显神通”,显的什么神通,说是吐出蛛丝,真的吗?文字戛然而止,过度到他的徒弟那里去了。在这删减的文字里,我们听到节操碎了一地的声音。

这里有个疑惑,唐僧能经受女儿国、玉兔精和琵琶精等诱惑,怎么在盘丝洞就这般嘴脸?主动凑上去,还依依不舍,最后被七个小姐摧残(存疑)。

这好色是门技术活,要在隐蔽处,何况唐僧是有组织来管的。在女儿国,如果成婚,那可是国际大事,闹得全球皆知,上新闻头条,这是明摆着的犯错误,大唐帝国这边和西天灵山那边一阵怒,你最多也就是个在女儿国政治避难的大师;玉兔精那里也是同理,也是国际事件,藏不住的,把自己的名誉和身份玩没了,当然不能干;琵琶精纯粹一妖精,跟她结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玩玩还可以,当真的就免谈;至于真真、爱爱和怜怜,明摆着是组织考验自己,唐僧这点把握还是有的,要经得起考验,不久经考验怎么上西天呢?

盘丝洞就不同了,纯粹一民间夜总会,不要求正式婚娶,不影响取经进程,快活一下继续高大上,不负任何责任,不露任何痕迹,可操作性强,怪不得组长就猴急了。

组长的问题查清楚了,接下来是取经团成员的问题。

老孙一向是不好色的,立场也最坚定,然而,在盘丝洞,节操也碎了那么一点点。他混入沐浴中心,全程偷看美女洗澡,一饱眼福,“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平日里,老孙的棒子面对一切丑恶现象毫不客气,这一回却软了,下不了手,他的借口是“可怜,可怜,打便打死她,只是低了老孙的名头。常言道:男不与女斗。”说得好听,其实是不想耽误自己看春色。

悟空不仅看,还动手耍流氓,剥人家衣服,变成一只鹰,把正在洗澡的女士们的衣服给叼走了,飞出去扔给八戒。八戒在师兄的引导下,也闯入沐浴中心,纵身跳入浴池,提出无理要求:“也携带我和尚洗洗,如何?”

八戒要洗霸王浴,众女士们当然不答应,于是,终于发生大闹沐浴中心事件。

当时八戒的态度极其恶劣,在殴打过程中,夜总会女士提出“情愿贴些盘费,送你师傅往西天去也。”意思就是说愿意赔偿损失,孝敬你们一些银两做路费,然而,此时的八戒顾虑到大闹沐浴中心这种不光彩的事会泄露,于是动了杀机,拿着耙子行凶,结果技不如人,在洗浴中心被打得鼻青脸肿,结果不得不出来找师兄。

悟空和八戒一起扫荡了盘丝洞夜总会,本来是涉黄的,如今变成扫黄的了。组长唐被救出来之后,沉痛地检讨了自己的错误,表示就是饿死,也不一个人出来化斋了。没那个金刚钻,别揽那个瓷器活。估计七位女士让他吃够苦头了。

盘丝洞夜总会被砸,没有多少官方背景的七位女郎,躲到她们的大哥——多目怪那里,寻求庇护。

悟空吃了点苦头,去寻援助。这回却奇怪,不去找太上老君、观音菩萨,也不找天庭和元始天尊等大神,却找到几百年不出门的毗蓝婆,这其中当然是有苦衷。你想想啊,在夜总会和沐浴中心骚扰闹事,一个偷女人衣服,一个洗霸王浴,高大上的唐僧还主动上门勾搭盘丝女郎,多不光彩啊,闹到天庭和灵山以及南海去,要受多大处分?说不定取经班子就解散了,还不如偷偷地在路边找个不知名的高手给解决了。

从盘丝洞夜总会事件来看,取经团队的问题很严重,个别成员(加上马总共也才五个)的作风有问题,还好,基本不影响大局,取经工作照旧进行。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刘翔离婚记》

刘黎平:唐僧不愿留女儿国的神秘原因

刘黎平:从政治和女人角度解读乔峰

 刘黎平:刘备是怎样找到富爸爸的

刘黎平:史记《梁朝伟与尔冬升书》

刘黎平:史记《岭南汤王论》

刘黎平:猪八戒的性、爱情与婚姻

刘黎平:史记《灭灯男传》

刘黎平:《史记》权威人士传

刘黎平:《史记》高考赋

史记:希拉里传

谷歌史记:拉里·佩奇的伟大归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