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灭灯男传》

郑钢者,东南人也,乙丑年(1986)生。家贫,生计仰于母,母多疾,然不言,犹力作,郑生志之,窃曰:吾欲富贵,以报吾母。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甲申年(2004),郑生以优等入南京大学堂,习理工。其为学,能自苦,朝夕读书不辍。

某夕不归,诸生遍寻,乃见其晕厥于校室,犹执书卷,众负之归。

故学而优,保为硕士,然郑生贫,弃之而长叹曰:吾岂不好学,惜哉贫也,吾母病也,不得谋富贵乎?

郑生弃本业,谋生,初为售楼,冠东南,亦不能多金,复操金融,昼夜不得闲,苦甚。自谋曰:吾欲得贤妻。

乃登非诚勿扰,面二十四女子,曰:吾有志,欲以富贵奉吾母,养吾妻。又曰:吾欲得摘诺贝尔,欲得为巴菲特。

其言多谬,其形青涩,诸女子不甚尔尔,无以青眼相加者。

或哂曰:妾所欲男子,长八尺,尔身长不若乐公子,惜哉。

或嗤曰:尔一时欲奉母,一时欲富贵,一时欲有为,君何其谬。

或轻曰:学而优男,多痴。

或笑曰:尔为理工男,何好游戏也?

乐公子、孟公子曰:片刻间,君言富贵十有一次,以富贵为怀,误哉。

二十四灯皆灭,郑生铩羽归。

乙未年(2015),公历六月,忽传曰:郑生富贵矣,身价过亿。好事者曰:昔日二十四女子,或泣晕更衣室矣。

郑生富贵,不忘其本,以千万金为南京大学堂筑楼,以其名命之。筑楼处,乃郑生旧时读书闷绝处。

太史刘曰:

郑生若不富贵,今日寂寂矣,非诚勿扰旧事,亦不过寂寂尔。一时富贵,旧事乃闻,故功名富贵岂可忽哉,或戏言非诚勿扰,乃非钱勿扰,有哉!

然亦不可以灭灯事非二十四女子,人之惧贫,乃天性也,责他人与吾共贫贱,非人理也。

嗟哉,昨日之贫,未必非也;今日之富,未必是也。虽亮灯相许,诚可感恩;然灭灯不许,亦足感恩。人生之灯,备于我心,何为外求?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权威人士传

刘黎平:《史记》高考赋

史记:希拉里传

谷歌史记:拉里·佩奇的伟大归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