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军:刘六麻子保台湾

说实话,我对刘铭传没李中堂熟。虽然这位乡贤住得真近,但历史可以掩盖最近的距离,谁叫他是镇压农民起义的“反动派”?

最早是很小的时候,合肥过元宵节,看到灯笼上有画“刘六麻子保台湾”,很丑,还是大花麻子脸,完全不知所云,感觉是个大反派。那时候过节真好,市府广场就有人划旱船踩高跷,舞龙,还有猜灯谜,女角都是丑丑的男人扮的,小孩在大人的腿边走来走去。现在呢,呵呵。

我上了初中,才知道刘六麻子就是刘铭传,打过太平天国,但还是没啥好印象,估计是镇压农民起义的反革命将领,不好多宣传吧。太平天国,到我奶奶嘴里就是跑长毛,闹长毛,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感觉长毛不是什么好词,是种邪恶的动物。所以对刘的印象既有官方描述,也有口述得来。

有关刘铭传抗法保台,直到我上高中时,兴起了《河殇》以后,历史课本才有的。但这个麻子却让我印象深刻,大概麻子就会打仗。后来还有两个麻子也很厉害,一个是高岗高麻子,一个是洪学智洪麻子。据说主席老人家很高兴地说,抗美援朝是两个麻子帮我打赢的。

再到以后,有了唐浩明的《曾国藩小说》三部曲,知道了虢季子白盘(有关虢季子白盘典故,请自行百度)与刘麻子的渊源。这真是出了奇:刘在常州打长毛时,突然半夜里传来马笼头撞击马槽的金属声音,觉得大异寻常,起来一找,发现马槽是个大铜盘子,虽然刘麻子不识货,但觉得肯定不简单。赶紧找懂行的一看,我滴乖乖,国宝啊!是西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5年),虢季氏子白为纪念其受周天子命,率军战胜玁狁立下奇功,受到周王褒奖而作的重器。盘的内底有铭文111字,对这段史实作了详细的记载。

有个从太平军叛变过来的将军陈国瑞过来抢,两边打起来了,但铭字营是淮军第一营,哪能吃亏,三两下把陈国瑞给打惨了。

狠,这是我对刘铭传的第二个印象。

后来又知道,刘铭传为了抗法保台,把家产都卖了,召集子弟兵出征。但粗枝大叶,没有现在这么细的介绍。还留着“反革命将领”的帽子,给点正面评价也不会太多。现在知道了,马关条约后他听说台湾被日本人拿走了,气得吐了血。忠,是我对刘铭传的第三个印象。

有关他保台湾的事迹,差点闹出一场“外交事故”。九十年代,其时我尚在合肥工作,二姐夫与二姐由荷兰回国。合肥大蜀山脚下的徽园(安徽历史纪念馆)开张了,号称用了最新的全息摄影技术。好,就带着国际亲人看看吧。

看着看着,二姐夫发出一声惨叫,“纳尼纳尼”,脸涨得通红,荷兰语大概是什么什么的意思,我定睛看去,是台湾岛的沙盘模型,有位清军大将正在接受外国军队的投降,这旗子是荷兰国旗,沙盘模型叫作《刘铭传抗法保台》。

可怜的汤姆脸涨得通红,不过是我猜的,他半点也不可怜。这家伙可是个比格曼,身高六英尺二寸。我赶紧叫来讲解员,告诉她出了这样的疏漏。郑成功收复台湾打败了荷兰鬼子,那家伙是福建的;我们合肥的刘铭传打败的是法国鬼子,这个国旗挂错了,得挂蓝白红法国三色旗。这是荷兰友人,不换旗他会气死的。讲解员半信半疑找领导汇报去了。

我呢,跟汤姆解释,这个呢,是描述郑成功保卫台湾抗击荷兰侵略军的故事。汤姆这才恢复平静。他还是疑惑:“台湾跟合肥人有关系吗?”

我说:“太有了啊,台湾被郑成功收复了,后来又被合肥刘铭传保住了。”

汤姆还是很疑惑,“那个戴辫子的中国军官是郑成功吗?”

我用力点点头:“是的是的。”(对不起,国姓爷,有损你一世英名,让你投降清朝了)

2014年夏季,我回乡欲参观肥西紫蓬山刘老圩(刘铭传故居),不料半途遭遇追尾。关于刘铭传的生平事迹以及故居,还是节录鲍义来先生旧文《刘铭传故居刘老圩》来说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肥西紫蓬山国家森林公园附近,有几十个古堡圩寨,这些圩寨占地几十亩到百余亩不等,四面环水,大多有内壕,内外以桥梁沟通,圩边筑有高厚的围墙和楼堡。之所以有如此众多的圩寨,因为这一带是晚清赫赫有名的淮军发祥地,这众多的圩寨就是百余名淮军将领发迹后建造的故居。刘老圩位于肥西县紫蓬山区最高峰大潜山北麓2公里处,金水河(东淝河源头之一)环绕而过,圩内古木参天,是最大的淮军将领庄园之一。1868年,刘铭传回乡择址兴建,占地约6公顷,圩内四周是深壕和石墙。围墙上配有5座碉堡和炮台,外壕还有两座吊桥和门楼。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后,台湾处于万分危急中,清政府补授刘铭传为福建巡抚,督办台湾事务。刘铭传率军粉碎了法国侵略者占领台湾的企图。清政府任命刘铭传为首任台湾巡抚,刘受命治台七年,为台湾现代化建设建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湖南巡抚卞宝弟改任闽浙总督后,对刘铭传在台所推行政策多方掣肘,且支持刘铭传最得力的恭亲王又已去世,这一切都使刘铭传很难再施展抱负,他终于1891年五月称病辞职,回归合肥故里。

刘老圩建有盘亭,四面环水,唯石桥相连,存放国宝虢季子白盘;刘老圩西水面上有一大岛,据说刘铭传晚年曾拆了栈桥,每天摇船送孙辈到岛上读书,中午送饭,傍晚才接回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铭传回到故乡的4年之后,清朝战败,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后世称为“近代台湾之父”的刘铭传,此时痛苦是可以想象的!日军于1895年9月占领台湾,刘铭传即于当年11月在家乡合肥病逝,享年59岁。清政府念他旧日功绩,赠他为太子太傅,谥忠肃,建专祠,史馆立传,对刘氏家人也颇多抚恤。

看来与李中堂遭翁同龢掣肘一样,到处都能遇见爱国贼搅屎棍子,这也是中国特色;至今,这么一位名将先贤在我家乡依然不算特别出名,解放后,刘家后人被从自建的房子迁出,刘老圩改作军用仓库。听说,在台湾他可是泽被阿里山日月潭,民间的口碑好得很。

看来,口述史比起官史更可靠?最近某市连篇累犊的口述史就名噪一时,好评如潮。

我记得小时候听过的刘文彩建水牢、周扒皮半夜鸡叫的口述史也很精彩,影响了我们三代人,怎样呢?当事人近年纷纷自承乌有;连近在刘麻子家旁边的我们听到的口述史都虾扯蛋。

我们该信什么?也许过了百年,卸下了妆容的口述史才是用心说的历史。

读到这里,有财迷肯定要关心那只传奇国宝“虢季子白盘”最后的下落,好吧,告诉你吧:历经晚清、民国、日本鬼子侵华,抗战接收的动乱,刘家后人成功地保住了国宝,尽管没能保住自己的祖宅。

先是翁同龢高价购买不成后又提亲,均为铭传拒绝,两人结仇;抗战前,国民党省主席刘镇华多次派人以种种理由到刘府搜劫,美国人、法国人、日本人等都曾找上门来以重金购买虢盘,并答应移民美国,均被刘家拒绝;日军入侵后,刘家后人知不能敌,将虢盘重新入土,深埋丈余,其上铺草植树,举家外迁以避战乱;抗战后,李品仙任安徽省省长,天天逼刘氏后人交出虢盘。刘家人无奈,只好再次举家出逃避难。在此期间,李品仙的亲信合肥县长隆武功为讨好上司,亲自带人到刘家老宅,将几十间房屋的地板全部撬开并挖地三尺以寻虢盘。终亦未果,悻悻而去。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文物保护工作十分重视,1949年冬,政务院给皖北行署发电报,指示查明虢盘下落,皖北行署当即派人专程到刘老圩向刘肃曾全家传达政府保护文物的政策。1950年,刘家后人慨然将此盘捐献给了国家,历尽沧桑86载,传四代人。从此,与毛公鼎、散氏盘并称为古代三大青铜瑰宝的虢季子白盘就由国家珍藏保护起来,现存中国国家博物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最早是很小的时候,合肥过元宵节,看到灯笼上有画“刘六麻子保台湾”,很丑,还是大花麻子脸,完全不知所云,感觉是个大反派。那时候过节真好,市府广场就有人划旱船踩高跷,舞龙,还有猜灯谜,女角都是丑丑的男人扮的,小孩在大人的腿边走来走去。现在呢,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