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鸿:一场性丑闻引发的清末大参案

公元1907年,这一年是大清光绪三十三年,也是农历丁未年。这一年在中国近代历史上算不上多么重要的一年。除了革命党人在广东、浙江、镇南关等地发动了几次失败的起义外,恐怕就要属这场“丁未大参案”最惹人眼球了。这场大参案的结果使得一批忠直之士被排挤出了朝廷,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集团真正掌握了大清王朝的军国大权。而这样一场“丁未大参案”的缘起,竟然起自一场宗室性丑闻,始作俑者则是那位以爱钱著称的庆亲王的儿子,载振。

就在“丁未大参案”爆发的前一年,也就是公元1906年,大清王朝进行了一场新官制改革,裁撤了一些旧的机构,也新增了一些机构。其中,新成立的农工商部尚书由庆亲王奕劻的长子载振担任。是年末,载振出巡东北,路过天津,竟然看上了天津伶妓杨翠喜,于是,时任天津南段巡警总局总办段芝贵花费重金为杨翠喜赎身,并送与了载振。旋即,段芝贵连升三级,从道员一下升到了布政使,并署理黑龙江巡抚。

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平常的贿赂案,如果放在庚子年之前,完全掀不起任何波澜。然而,此时的大清要实行新政,甚至开始预备立宪了。这样一桩涉及皇家宗室的贿赂案便引起了朝廷里诸多势力的竞相登场,以致被炒得沸沸扬扬,闹了个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清末名伶杨翠喜)

这一幕到了影视剧里,更是被改编得绘声绘色。电视剧《走向共和》里对这一幕是这样刻画的:载振得到了杨翠喜之后,乘车到天津站准备乘火车回北京,恰巧遇到了《申报》驻天津主编,于是这一事件首先在《申报》上以“振贝子携美入京袁世凯权倾东北”为题被见诸报端。数天之后,御史赵启霖在军机大臣瞿鸿禨处看到了这份报纸,一纸弹劾庆王及其儿子的奏疏便到了慈禧太后的案头。

事实上,整件事情并非如影视剧所演绎的那样。载振在得到杨翠喜之后,并未急于带其回北京庆王府,而是在载振独自离开天津后,由段芝贵秘密将杨翠喜送到北京。之所以会闹得满城风雨,则是在赵启霖上奏之后,由瞿鸿禨授意《京报》将此消息进行了披露。于是,载振性丑闻才由此曝光,而这场晚清著名的大参案也拉开了序幕。

大参案第一阶段:各打五十大板。

随着媒体的大肆报道和御史言官们的口诛笔伐,慈禧太后先是感到很愤怒,因为在此之前,载振已经有过一次狎妓被罚的经历。再加上那个在太后西行途中立有大功的岑春煊几次三番向她进言。于是,老太后首先把那个买妓行贿的段芝贵给撤了职,任命程德全为黑龙江巡抚。接着,又派醇亲王载沣和大学士孙家鼐到庆王府进行详查。庆王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不得不让载振自行辞职,将杨翠喜送回天津。

当然,老太后为了顾及皇家宗室的颜面,对载振性丑闻却来了个各打五十大板。载沣与孙家鼐的调查结果为这场大参案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俩的调查结果为:杨翠喜乃庆王府使女,并非载振小妾。于是,老太后将那个上疏弹劾载振的赵启霖革了职,永不叙用。

在这件事情上,瞿鸿禨做得确实不怎么地道。瞿鸿禨原以为十拿九稳地抓住了载振的把柄就可以一举扳倒庆王。但是,他借助媒体大肆宣扬这一丑闻,让皇家宗室颜面扫地,让老太后心里大为不爽。因此,从一开始,瞿鸿禨便走了一招臭棋。只不过这一次他损失的不过是赵启霖这样一个卒子罢了。

大参案第二阶段:岑春煊折返。

尽管前一轮的弹劾让庆王既丢了面子又失了里子,但庆王爷毕竟还掌握着军机要职,权势依然如故。因此,瞿鸿禨也做好了与庆王长期斗争的准备。只不过,仅凭他一人要斗庆王以及整个满洲亲贵,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于是,瞿鸿禨想到了与他站在一条线上的岑春煊。

岑春煊在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太后西逃途中一路护送慈禧和光绪皇帝到西安,可谓是护驾功臣。为此,慈禧太后几次三番对岑春煊说:“如果没有你,我们母子哪里会有今天!”岑春煊也因此青云直上,一路做到了封疆大吏的地位。

于是,载振性丑闻之后,岑春煊被调任云贵总督。岑春煊如果去了云贵上任,那么朝廷里能帮助瞿鸿禨的人也就寥寥无几了。于是,岑春煊先是在上海称病,接着竟然迎折北返,向老太后请辞云贵总督。岑春煊这一招等于是将了老太后的军,慈禧太后尽管满心的不高兴,但一想到岑春煊救过自己的命,能怎么办呢?只是留下了句:“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总不会亏负于你。”

有了岑春煊这一中流砥柱,瞿鸿禨认为扳倒庆王的时机已经快到了,开始得意忘形起来,他哪里知道,庆王的反攻准备已经做完了,一场绝地大反攻,让瞿鸿禨彻底断送了自己的前途。

大参案第三段:庆王大反攻。

庆王爷在蒙受了重大损失之后,开始联络袁世凯准备报这一箭之仇。他们先是在军机处找到了当年瞿鸿禨保举康有为、梁启超的档案,又找到了岑春煊保举张謇等人的奏折。于是,庆王爷拿着这些黑材料去慈禧太后面前将岑、瞿二人告了一状,虽然没有立刻将两人扳倒,却在老太后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紧接着,袁世凯借南方革命党叛乱为由,举荐岑春煊任两广总督去平叛,慈禧太后此时也认为岑春煊是不二人选。折返京城不到一月,岑春煊便又收拾起南下的行囊。与前次一样,岑春煊一到上海便开始称病,想静观时局发展。

然而,这一次瞿鸿禨的得意忘形,却让这一天平倒向了庆王和袁世凯一边。岑春煊走后不久,瞿鸿禨便在慈禧太后面前参了庆王一本,告庆王贪污受贿。而这一次慈禧太后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并没有站在庆王一边,显然对庆王的所作所为有了不满但并未明说要对庆王进行处罚。此时,在一旁的瞿鸿禨揣摩出了老太后的意思,回家之后便告诉了自己的夫人。谁知道他夫人竟是个“长舌妇”,把这消息给传了出去,很快连香港都知道了。英国的《泰晤士报》还将这消息做了报道。

媒体的巨大作用立时得到了彰显,很快,英国驻华公使的夫人在一次宴会上将这些消息告诉给了慈禧太后,老太后先是感到非常吃惊,转回头来一想,自己只和瞿鸿禨说过这事,马上由吃惊变成震怒。得到了消息庆王马上让翰林学士恽毓鼎上了一道弹劾瞿鸿禨的奏疏,称其“暗通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分布党羽”。于是,瞿鸿禨聪明反被聪明误,被革职遣回原籍,走的时候由于盘缠不够,竟然变卖了京城的房产才得以启程。

还在上海等消息的岑春煊,得知了这一消息,也不得不启程前往广州。此时,朝廷诏书来了,让岑春煊开缺调理,等于把他也一并开除了。

一场性丑闻引发了一次官场大参案,角逐的双方到最后似乎谁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却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里子面子尽失,让人看之不禁哑然。

作者:傅斯鸿,生长于川南,现居北京。职业撰稿人,历史写作者,APP历史杂志《囧列传》主编。主要作品有:长篇历史著作《从王建到孟昶——前后蜀的兴亡更替》。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