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一个农民帝王的后宫生活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之后,在两江总督府的旧址上,毁掉上万家民居,天国为他们的天王建了一座天王府。这座天王府高大,宏丽,不仅仅是一座“皇宫”,而且是天下的中心。天王府大门前,有一幅“太平天国万岁全图”,展示了天国人眼中的天下:中间是一方大地,地的周围是海洋。大地就是太平天国,中间是天京,天京的中央是天王府。地图上没有北京,更没有香港,日本是一个小点,在图的西北方向,有两个小岛,名为英吉利和法兰西。这个天下的中心,住的就是天王洪秀全和他的众多嫔妃和女官。

洪秀全这个深受儒家思想教育的农民,说不上是理学家,但道学气比他的对头曾国藩还要重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对男女之大防的讲究,比谁都过分。虽然说,在天朝田亩制度里,明文规定,天下的少妇美女都要归天王挑选,他的确也收罗了大批的美女,从两广客家的大脚婆,到江南的小脚女人,应有尽有。按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讲,洪秀全有88个娘娘。但这应该是地位比较高的天王配偶,地位低的,应该不止此数。进过天王府的外国人说,是108个,也有人说,天王的女人,有2300多人,应该包括女官。而女官的身份模糊,到底算什么,说不清楚。即使只有88个配偶,也大大超过清朝的皇帝,咸丰有好色之名,嫔妃也不过18人,真是望尘莫及。尽管嫔妃众多,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天王府里没有太监。有的说法是,太平天国不兴这个,也有人说,是因为太平天国王宫里没有掌握阉割的技术,制造不出太监来,抓来了小孩,割一个死一个。

天王的正妻不叫后,而叫月宫,因为洪秀全自称洪日,或者日头王,则其妻则只能是月。但天父在天上给他找了一个正妻,所以人间的正妻赖氏,即洪天贵福的亲娘,就只能是又正月宫,正月宫在天上呢。赖氏实际上是贫贱之妻,他富贵之后,多少有点嫌弃,待她态度十分不好,但这个贫贱之妻并未下堂。这一点,跟朱元璋类似,都具有农民的朴素道德。洪秀全众多的嫔妃如何排序,有何种等级,现在不甚了了。按洪秀全的喜好,这样的等级肯定特别繁复,但由于深宫的一切,他都不让外人知晓,讳莫如深,所以,人们只知道一个又正月宫。其他的,就只好概称娘娘了。

天王洪秀全排场很大,仪仗众多,如果出行的话,跟东王杨秀清一样,得排上十几里去。不仅如此,每天吃饭,宫门外都排列着大锣数十对,还有几十门大炮,只要天王开吃,大锣一齐敲响,礼炮齐鸣,惊天动地的。过去说贵族是钟鸣鼎食之家,跟洪天王比,都算不什么。只是,这些仪仗队,敲锣放炮的,都在宫门外,不能进宫门半步。宫门内,只有他天王一个男人,连半男人太监都没有一个。特别在乎男女之别的天王,对自己的女人看得特别紧,不允许哪怕别的男人扫上那么一眼。

但是,这样一来,宫里的事儿就有点麻烦,所有的活计,都得女人干了。宫里是一个大家,里面难免会有笨活粗活,没有男人,就都得女人干。

本来,在建天王府的时候,就有点怪。历代王朝,劳役只役男不役女,但太平天国不管这个,男女平等,南京的男女都被赶到了工地上,即使小脚女人,也得挑土挖泥,干粗活。稍有懈怠,就鞭子伺候,抽死白死。从这一点上看,后人说太平天国男女平等,倒也是那么回事。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的天国治下的女人们,是不是也在女官的领导下,组织了铁姑娘队什么的,跟男人一争高下来着。

但土木建筑,毕竟离不开工匠。所有的工匠,都是男性。所以,天王府的工程,女人还只是做小工,当然,小工的活儿,更累。但是,王府修好之后,接下来一些内部的修整,也涉及到一些土木工程,挖地,筑墙之类的,就只能由女人来做了。顶多在实在需要技术的时候,找工匠打个框架,剩下的活儿,均由宫里的女人包了。不是洪秀全特别看顾工匠,舍不得使唤,而是他担心宫内外的男女之隔有了孔洞,他的女人,让别人占了便宜。天王府里还养了好些珍禽走兽,这些动物的喂养,也由宫里的女人负责。据说有一次,宫苑里出逃一只老虎,抓捕不及,被宫里的大脚婆娘们用长刀砍死,洪秀全还下令将这只虎剥皮示众。连最后洪天王死了,都是由宫里的婆娘扛出去埋的。曾国荃最后能找到洪秀全的尸体,将之挫骨扬灰,就是因为他找到了埋葬洪秀全的婆娘。

女人不能吃白饭,两广的客家女人的能干,远近闻名。一般来说,家里家外,什么活儿都干。出身客家的洪秀全,已经习惯了看女人干活,所以,做了天王,旧习不改,连他的正宫赖氏,都得干活,干体力活。赖氏以下的娘娘们,就更不消说了,所有人都得干活。两广来的大脚婆要干,江南新进的小脚女人,也得做。洪秀全每每亲自督率,自己监工。凡是偷懒的,他扬手就打,抬脚就踢。哪怕人家身怀六甲,有了他的骨血。害得杨秀清和萧朝贵在世的时候,总是得借上帝和耶稣的名义,出头开导他不要对妻妾这样粗暴。洪秀全很好色,拥有如此多的妻妾,但一共才有三子五女,原因就在于他的粗暴。男人这样粗暴,这些娘娘还要干这么重的体力活儿,怀了孩子,也容易流产。娘娘都得干活,至于女官,就更不用说了。反正,宫里的事儿,都是得这些婆娘干,不干,洪天王就不高兴,甚至发雷霆之怒。洪秀全亲自做的《天父诗》中,有妻妾十该打“条规”: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

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讲话极大声六该打。

有唤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喜欢八该打。

眼左望右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这十该打,真的很变态,做他的女人,挺难,里面至少有三条,跟干活有关。如此多的妻妾和女官,每天犯错的人,想必不少。可是宫里又没有太监,责罚起来,都得天王自己动手,其实也蛮辛苦的。真的不知道,当年的洪天王是不是因此而闪腰岔气过。尽管如此,由于天王府没有男人,所以,整个宫殿固然金碧辉煌,但是,到处都是污秽和垃圾。痰迹和脏东西,触目皆是,墙上都是脏手印。显然,那些娘娘们,做宫室的清洁还是大有问题。这么大的宫室,靠天王一个人,督查不过来。

娘娘们粗活要干,细活也要干。天王是农家出身,天生节俭,手巾手帕,用旧了都舍不得丢。不是没有钱买,纯属习惯。自然宫里的女红,都得这些娘娘和女官们亲自操办。干不好,偷懒,当然也得挨责罚。单单监工这件事,就累得天王不行。但是,天王还是农民知识分子,喜欢写作。每隔两天,总会有新诗文问世,由他自己亲手誊写出来,贴在宫殿的大照壁上。有的诗相当长,比如《全天榜》,记载了自盘古开天一直到明代的君臣事略,长达万言。天王亲自负责宣传部,充当写手,当然也很辛苦。

洪秀全的后宫生活如此忙碌,在脂粉队里,上下撺掇,堪比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跟贾宝玉一样,其实都是无事忙。因为他的确无事可做。杨秀清在的时候,所有的事都是杨秀清包揽了,等杨秀清死了,别的人,李秀成、陈玉成他们,包括他两个没用的哥哥,以及后来的堂弟洪仁玕也会替他做。朝政方面的事,即使他想做,也没有人听他的。所以,他只能忙活这些无聊的事,做工头监工,做惩罚妻妾的打手,做宣扬圣威的写手,展示自己的文采。一天忙到晚,累得一塌糊涂,以至于天国还没完,自己先完了。

闹大之后的洪秀全,其后宫生活,构成了他的全部。终日混在女人堆里,对她们却没有半点珍惜,哭不行,笑不行,抬眼看他不行,面色不喜兴也不行。有贾宝玉的艳福,却没有贾宝玉的温情和风情。这个日子,其实挺变态的。

作者: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作品有有《武夫治国梦》、《乡土心路八十年》、《乡村社会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变迁》等。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