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红:用“狠”来维持婚姻的王熙凤

作为一个缺心眼,我特别理解别的缺心眼,比如这次孙楠弃赛,有人说他是怕输,有人说他是耍心机抢头条,我真心相信他是好心办坏事。就是有那种突发性的缺心眼嘛。至于他突发的原因,后来接受采访时他也说了,不久前,他看了余秋雨大师(好吧,他原本说的是老师)的一篇文章,教育他“君子要成人之美”,他顺着大师的指引,就这么,干了。

不知道余大师若看到这句话,会不会翻个白眼说:“怪我咯”,但不管怎样,乱服鸡汤确实容易消化不良。像孙楠惹下这番风波还算小事,最要命的,是试图用鸡汤滋补自己的婚姻,比如曾子航曾有一本感情葵花宝典之类的书叫做《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我每次看到都要腹诽,狠,怎么个狠法,凤姐够狠的吧?她的地位稳了吗?

所谓的狠,常常指向两端,一个是对自己狠,一个是对别人狠。这两点,凤姐都做到了。

首先是对自己狠。书中没有细说凤姐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但她送给尤二姐使唤的那个并不善良的善姐说:“这些妯娌姊妹,上下几百男女,天天起来,都等她的话。一日少说,大事也有一二十件,小事还有三五十件”,倒也并非虚言。如此之大的工作量,换个人早累趴那儿了,凤姐不但有条不紊料理周全,还有精力接下宁国府的大出殡,都是因为她对自己足够狠。

时间像乳沟,挤一挤就有了,凤姐大负荷的工作量,全是从休息中挤出时间完成的。办理秦可卿丧事时,她每天卯正二刻也就是早上六点半就赶到宁国府,在这之前,她还得安排好荣国府那一摊子事,至于她几点钟起床,就不得而知了。

即便忙成这样,凤姐也不曾疏于自身形象,虽然说年轻媳妇,原该打扮得鲜亮一点,但凤姐的着装风格,却是极尽繁复之能事。且看她首次出场:“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蟠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这行字我敲起来都费事,你想她披挂上身该费多大一番功夫?书中一再说到凤姐的性感妖娆,这固然是她天生丽质,亦不可能不和打扮有关,这些,都要占用休息时间的。

2000 (10)

(资料图:姚笛扮演的王熙凤)

俗话说,没有懒女人,只有丑女人,反过来说,除去二八少女,粉面桃花,每个变身少妇,生过孩子以后,依旧风姿过人的女人,私下里,都一定是个勤快人。

对自己狠的人,通常,对别人也狠得起来,她自己够坚忍,就不会体恤别人的软弱。贾瑞对她有点非分之想,她便决心要置他于死地,如果说贾瑞之死说到底是他自己作的,她对尤二姐这个“小三”的狠辣,简直像很多婚姻鸡汤的真人版。

婚姻鸡汤不建议直接对抗,凤姐亦十分迂回,先是想设法把尤二姐撵走,没有得逞后又借刀杀人,兵不血刃地将这个“狐狸精”做掉,还在贾琏面前装好人。

对于平日里出现的各种险情,凤姐更是随时检查,随时排除,虽然不至于要杀掉自己的孩子同归于尽,但用贾琏的话说:“她有本事当着我的面打个烂羊头”,将一个狠字做到极致。

但那又怎么样呢?对自己的狠,极大地影响了她的身体状况,平儿曾说她“好容易怀个哥儿还掉了,岂不是因为失于保养?”后来又跟鸳鸯说起,凤姐的月经老是不干净。书中亦常说到凤姐的妇科病,这些,一方面透支了她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也使得她和贾琏的婚姻生活更加的不和谐,得不偿失。

对于他人的狠,不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起码影响自己的心态。下手成功时也许会觉得很爽,但这种爽就像重口味,越吃越上瘾,下手就越来越重。到后来,除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平儿之外,包括贾琏在内的她所有的身边人,对她都只有怕,没有爱,在她能量满满时可以不在乎,但在后来的章回中,常能看到凤姐健康状况恶化之后,她的凄凉、落寞,力不从心。

婚姻鸡汤里提倡的一切,凤姐都做到了。尤其是最开始那些章回里,她性感妩媚,会撒娇,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里,她也愿意配合性欲旺盛的贾琏。但她同样懂得用这些来挟持他,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二十三回里,她要贾琏跟贾政说,把管理小和尚道士的差事派给贾芹,贾琏不愿意,凤姐就“把头一梗,把筷子一放,腮上似笑不笑地瞅着贾琏道:‘你当真的,是玩话?’”赤裸裸的威胁啊,她作为妻子,以什么威胁呢?接下来贾琏答应之后,说了句:“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看上去是贾琏思维跳跃,实则他听懂了凤姐的弦外之音。

凤姐的要挟似乎达到了目的,贾琏的妥协里亦有爱意,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错误在于,他们都缺乏诚意,当夫妻相处中技巧过多,掺入博弈,就只是双输。

这种相处格局,贯彻两个人全部的相处中,由于凤姐够狠,每次都是她赢,她习惯了赢,由于贾琏够怂,每次都是他输,他似乎也习惯了输。我所以用“似乎”两个字,是因为,我不相信贾琏真的习惯,作为名门贵公子,家中练达的顶梁柱,他怎么可能甘心永远吃亏,永远服软?种种退让都是权宜之计,总有一天,问题会暴露出来,积重难返。

凤姐的判词是“一从二令三人木”,最后她应该是被休掉了。不过我不认为她是被贾琏休掉的,那首《聪明误》里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给这句词加上主语,就是“(凤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我怀疑是她在被贾琏冷落和命令之后,使出了最后的狠招,想以此令贾琏回头,却断送了贾琏的性命,最后,被整个家族驱逐。如此,才最合凤姐的性情,让她的悲剧更彻底。

不是说,在婚姻里,只能逆来顺受,该狠的时候也该狠,比如迎春错嫁中山狼,受尽凌辱,如果你以羊的形象活不下去,就该以狼的形象拼死一搏。但凤姐没到那个份上,每次都用力过猛,她以为单凭一个“狠”字就能解决一切,却不明白,狠中更有狠中手,她不像平儿宝钗那样懂得进退有度,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说到底,人与人之间自有个体差异,事情的走向,也常常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我对各种“秘笈”“鸡汤”不以为然的原因是,它们总以为可以把大千世界,囊括到它们非常简陋草率的规则中去,让误信者,用自己的人生来买单。

作者:闫红,作家,曾用ID忽如远行客,尔林兔。著有《误读红楼》《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张爱玲爱过的那些人》《诗经往事》《周郎顾》《彼年此时》《如果这都不算爱:胡适情事》等。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