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将人体冷冻数年乃至数个世纪,那么冷冻人苏醒之后会作何感想?

蕾切尔·努维尔在BBC未来频道的一个新栏目“假如…”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目前,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三个机构中,有约300人正徘徊于这一边缘。他们在心脏停止跳动后被深度冷冻,进入所谓的“冷冻保存”状态,其大脑组织在细胞真正死亡之前,经过一种叫作“玻璃化”的无冰流程被“暂停”。从法律上来讲,这些人都已死亡,但如果他们能开口说话,就一定会辩称说,他们的“躯体”绝非“尸体”,而是进入了某种意义上的无意识状态而已。

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否有可能复活,但似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有不确定性也比零可能性要好。到目前为止,加入“人体冷冻”等待名单的已有1,250人左右,新的人体冷冻机构也即将在美国俄勒冈州、澳大利亚和欧洲开设。

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人体冷冻机构(Cryonics Institute)是全球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其总裁丹尼斯·科瓦斯基称,“我们常说,被冷冻只是你有可能经历的第二糟糕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你被冷冻后一定会复活,但如果你被土葬或火葬就绝无可能起死回生了。”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要是复活后发现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你将如何面对?(图片来源:iStock)

1

对不了解的人而言,人体冷冻听起来就像是《香草天空》、《超级战警》等科幻作品中的天方夜谭。但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可靠领域,而且低温生物学家也正在对冷冻后复活的可能性进行逐步探索。最近,一个团队成功地解冻了一个兔子大脑。经过数周的冷藏,对脑功能至关重要的突触仍然完好。不过兔子还是死兔子,研究人员也没尝试让它复活。

虽然解冻一个兔子的大脑并不意味着人冷冻后就能复活,但有人相信,人体冷冻后复活在未来可能会像感冒或骨折痊愈一样司空见惯。“其实也并没那么颠覆常理或不可思议。”加利福尼亚的SENS研究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馆奥布里·德·格雷说,“它只是一种药、一种帮助病入膏肓之人的新型医疗手段而已。一旦你对它有所了解,就会觉得没那么骇人听闻。”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但是假设人体冷冻真的行之有效,那么对于那些冷冻于现在、重生于未来的人而言,或许复活并不仅仅是睁开眼睛向世界宣布皆大欢喜那么简单。相反,他们会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就发现自己身在异乡为异客,并面临重建生活的艰巨挑战。至于到时候他们际遇如何,那就取决于多种因素了,比如他们“沉睡”了多久、他们复活于怎样的社会、他们身边是否还有旧相识、他们以何种形式复活等等。现在回答这些问题还只能纯靠想象,但专家们已经开始花时间细细思索了——这样他们就可以为他们自己的潜在复活作更好的准备了。

2

被低温保存的人会有何种经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冷冻时间的长短。有些人对此持乐观积极态度。他们认为,根据加速回报定律,在未来三四十年的时间里,医疗技术的进步将强化生物系统、防止疾病,甚至逆转衰老。若果真如此,那么那些今天的冷冻人可能真会在未来苏醒,与他们已经长大成人的孙辈再续天伦之乐。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今天冷冻保存的人体都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死亡状态,但后世之人可能并不这样认为(图片来源:iStock)

但如果这种技术进步要花上一个世纪或更久,那这些冷冻人苏醒后身边就不会有故人了。面对这种潜在风险,有些人(比如科瓦斯基)的应对之策就是——大家一起来:他和他的妻儿都已经报名申请冷冻。人体冷冻机构终生会员的配偶可以半价接受冷冻,未成年的子女则可免费。科瓦斯基说,“我们这么做是为了鼓励家庭可以作为一个单元一直在一起。”

但即使是一个人单独接受人体冷冻,科瓦斯基认为,这也并不意味着复活后就不会幸福。他说:“如果今天你和你的家人朋友一起遭遇空难,而唯有你死里逃生,你会自杀吗?还是说,你会重新振作起来,然后组建新家庭,结交新朋友?”

冷冻后苏醒的这些人,可以成为彼此重建社交网络的起始节点。就如同初到异国的难民一样,他们可以因为共同的经历和时间节点作为一个群体连结在一起。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至于这些群体将在哪里生活、如何自力更生,就又不得而知了。海斯汀中心(Hasting Center;一家致力于生物伦理学和健康政策的研究机构)的联合创始人和资深研究学者丹尼尔·卡拉汉就说:“如果他们复活,对周遭无甚了解,又没有收入,就必须得有人照顾他们。那问题是,谁来照顾呢?”

人体冷冻机构也尝试着去预测这些潜在需求,他们有种做法是用患者费用的一部分(目前是含人寿保险的2.8万美元)购买股票和债券。他们希望这些投资的未来收益可以成为冷冻后复苏的人们的收入来源。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以无身体但有意识的幽灵状态存在,今天的我们听起来还像是无稽之谈(图片来源:iStock)

但也有可能,到人体冷冻技术成功实现时,钱这种东西已经不存在了,工作也不再是谋生的手段。科瓦斯基及同僚们相信,如果一个社会的医疗技术进步到可以治愈疾病并终结衰老,那么贫穷及物质需求也就不复存在了。到那时,用3D打印或其他先进手段产出的衣食住所应该会应有尽有,随时取之可用。科瓦斯基说,“如果人们选择把自己冷冻起来,复活时却回到反乌托邦的落后社会,那还有何意义?冷冻技术可以让人冻而复醒,意在其他伟大的事情,比如为人们提供富足的生活。”

3

但即使冷冻后复活的人们回到更公平、更先进的未来,他们也不可避免地要作大量的心理建设,方可适应新世界。面对变换了的时间和陌生的社会,意识到他们曾熟识的人与事都不复存在,他们很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心理创伤症状。更不用说还那些仅冷冻了头部的人了,他们还必须去适应一个全新的身体。

“即使对那些坚毅过人者而言,适应新身体、新文化和新环境也是一个莫大的挑战。这些人可能会忍不住问自己,‘我究竟是谁’?”来自费城的心理治疗师杰富瑞·考夫曼这样说道。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冷冻后复苏的人们可能会基于共同的经历和时间节点而结为一个群体(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其他的人则认为,对那些复活的人而言,人体冷冻所带来的心理影响到最后其实只是小障碍,因为到时候会有更先进的心理疗法,人的精神也自有其内在的复原力。来自纽约新学院大学的人类学家阿布·法尔曼表示,“我们降生时对周遭的世界也一无所知,但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适应陌生的环境。”

科瓦斯基赞同这种观点。他指出,从发展中国家来到发达国家的移民在新环境下都过得不错。所以,那些因为事故或战争换了身体的人们也能继续前行。

毋庸置疑,这种变化的强烈程度对心理学家也是全新的挑战。就像抑郁一样,创伤会以多种形式出现。人体冷冻或其将引发的创伤也会与我们之前的所见所闻完全不同。考夫曼表示,不同情况引发的现象不同,所以我们只能基于其他创伤,来对新情况引起的新创伤进行部分程度的猜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些来自遥远的过去的人们苏醒后,应该怎样与当世的人建立联系。考夫曼称,建立真正的联系可能会十分困难,因为新世界的人们可能会把来自过去的穿越者视为“奇葩”。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完全脱离自己所处的时代到底是怎样一种经历?这个问题我们只能交由未来回答(图片来源:iStock)

虽然德·格雷反击说,“人们不总是认为他人皆怪胎吗?”但冷冻人复苏后在新社会中面临的孤立,可能比我们今天的任何类似情况都更令人震惊。卡拉汉说,“在短短100年的时间里,世界也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别说再往后推100年了。到那时,来自现在的人可能都相当于外星生物了。”

以上这些情况目前还都只停留在想象的层面,但故事还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展开:如果一个人的意识可以被提取并经过上传进入到某种虚拟存在状态(类似《超验骇客》里强尼·德普的经历),那去预测他们到时候作何反应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就像考夫曼指出的一样,大脑和感觉器官和其他身体知觉共同发挥作用,即使他们与身体分开(比如四肢瘫痪者),也仍然有自我意象。以无身体但有意识的幽灵状态存在,今天的我们听起来还像是天方夜谭。“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真是难以想象。”卡拉汉说。

4

长生不老也有可能引发惊慌。上传大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战胜死亡,而这就会引发最基本的哲学和心理学问题。考夫曼称,“我们可以说,死亡是意识、规范法律和人类存在的根源所在。如果不存在死亡,那人类以及人类存在的性质就会产生颠覆。”

如果冷冻后死而复生,却物是人非,你愿意吗?

另外,也没有保证说,以这一形式存在的人会与当初进入冷冻舱的人一模一样。就像德·格雷所言,问题还是“扫描大脑并将其上传到不同的基质上是否算是‘复活’,或者是相当于再造了一个具有相同特征的个体。”

无论机器中有意识无身体的幽灵最后会变成人或是别的什么,将自杀选项编入程序都十分必要——万一最后导致的结果令人无法承受,也好有条退路。“我认为,他们必须提前想好安全出口,要不然到最后如果办法失灵,到底是公司有权杀了你,还是你来自杀?”

5

尽管存在诸多未知,有些人仍会愿意放手一试。比如科瓦斯基就说,“即使最后被完全遗忘,或归于虚无,或把作为一团意识存在于电脑之中,我至少会愿意试一下。会很酷的!”

来源:BBC Future 作者:Rachel Nuwer 翻译:未来论坛 饭小羯 审校:未来论坛 商白
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为 “未来论坛”微信账号(ID:futureforum)
未来论坛官网:www.futureforum.org.cn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Facebook爆火漫画:生命太短暂,我没时间讨厌你
经济学算法:一条生命值多少钱
展现新一代生命的魅力——读李拾齐的诗集《致青春》
微博全景记录:一颗心的生命接力
张曼玉周迅:用男人和爱来点亮生命
吴晓波:对我影响最大的八句话,生命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张泉灵:创业不是赶时髦,而是选择一种生命模式
一本献给所有人的书——《生命最后的读书会》书评
滑膜肉瘤病人魏则西之死:生命只能寄希望于法律和监管机构之下
罗四鸰:“无名氏”的生命尊严——评贾樟柯的《天注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