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产业的未来在哪里?数字才是救星

音乐数字化早已开始,但距离真正让消费者满意还很远,这取决于用什么样的技术来更新算法和推送,每个流媒体音乐提供商又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原文来自Hyperbot,音乐人攻略张冉玥翻译,原题为The Future Of Music Discovery Is In The Numbers ,虎嗅进行了编校。

音乐产业的未来在哪里?数字才是救星

信息技术正在改变音乐产业;不仅听众发现与消费音乐的方式发生了改变,而且企业为了应对行业内竞争也在用新科技武装自身。流媒体服务商在促进了音乐推荐算法发展的数字技术中看到了前景,同时,当下的内容提供商也受到数字技术诱人增长的驱使,得意的对外界宣布他们最近在与行业领先的软件服务商合作,而他们的服务器中的社交数据正以TB级的规模持续增加。

音乐发现的未来,甚至艺人发展的未来,将极大地依赖数字化的发展。

发现音乐:组装“音乐大脑”

Algorithm算法是mixtape出现后在发现新音乐的发展过程中最有影响力的一次进步。在不计其数的通过数字运算建立播放列表并且推荐符合听众口味的服务中,大家熟知的Spotify, iTunes, Last.fm, Pandora, Amazon和YouTube也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主动的听众能够借助这项服务发现与自己喜好相似的音乐人并且更深入的发掘他们喜欢的流派,被动的听众则只需要单击一下鼠标就能听到无尽播放的音乐列表。随着流媒体行业的竞争日渐激烈,鲁棒推荐(译者注:鲁棒推荐,Robust Recommendation 是当前较为高效的一种推荐算法)也就变成了不可或缺的日常品。

Echo Nest是麻省理工大学的一家创业公司,早在2005年成立之初就已经成了顶尖的音乐数据供应商。在政府公共补助与风投基金的共同扶持下,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结合互联网建立了音乐节拍、音调、音色特征和其他听觉印记的阵列。2014年2月,Echo Nest宣称他们的数据库中已有将近1.2万亿的歌曲数据节点,组成了一个最全面综合的“音乐大脑”。

Echo Nest成立之初主要为上百家公司、应用商及网站提供参考数据,他们向新企业或已有的开发商提供相关情报来积累有价值的音乐类经验。通过几轮融资,公司成功的筹集到了总共2560万美金的资金。此外,在3月初,瑞典流媒体平台Spotify以1亿至1.25亿之间的价格买下了“The Nest”,掌握其大部分股权。

Echo Nest过去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音乐大脑”也是作为一个音乐智能的中央数据库得到各方支持并成长起来的。 Spotify的介入不可否认的会影响Echo Nest原本的地位,因为这涉及到了音乐数据的API 问题。虽然很多Echo Nest的客户还没有公开表态,但是流媒体服务商Rdio已经对外宣布已经与该公司终止合作,以后将会与另一个独立的数据供应商Rovi更密切的合作。包括Musikki和 OpenAura在内的不少种子公司都紧盯着这片空档,伺机行动。Musikki的CEO以及创办者之一——Joao Afonso明确的表示Spotify的竞争者们不用太久就能找到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法的。

目前,掌握着最顶尖音乐数据库并且又刚刚拿到了了2亿美金信用额度的Spotify即将首次公开募股。在美国发行后的3年,上市成了它最重要的里程碑。

数据与内容生产:创作型计算

在流媒体网站上用于发现音乐的算法可以被用到找出被埋没的金曲吗?可以像Spotify找到最能够激励运动员的音乐那样利用相同的方法在音乐人的早期阶段就识别出他们的潜力吗?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音乐从业人员的脑海中。

在SXSW上,一个名叫Watson的超级电脑利用归纳推理实现了“创作型计算”。它将食谱、口味以及食物间的反应整合到数据库中,依据这些信息制作出了好吃到哭的菜肴。与之相似地,根据现有的集合了音乐流派、乐器、旋律、社会反应和地点等信息的音乐百科数据库,我们可以推测,下一个举世闻名的成果有可能是一个独具一格的协同过滤的项目。

易帜:300 Entertainment转向Twitter

Def Jam厂牌和华纳音乐的前任总经理Lyor Cohen在法国戛纳的2014年国际音乐博览会(MIDEM)上的演讲中宣布他的新东家300 Entertainment将与社交媒体Twitter进行合作。通过这项协议300 Entertainment将对Twitter的数据进行分析并向软件工具的成果提供报告,发现可以优化A&R过程的流行趋势。

音乐人和Twitter在很早前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013年4月这种联系衍生出了Twitter #Music这一独立的音乐发现应用,这一服务带着强烈的目的性但落得了一个差强人意的结果(几乎没多少用户)。在这次合作中,Twitter意图在#Music曾经的短板处大展拳脚。Twitter音乐部门的主管Bob “Moz” Moczydlowsky希望能利用专注于音乐数据的一套方案来创建一套先进的A&R策略和定向的营销工具,用以指导艺人投资或市场营销活动,以此来建立一个“音乐商业中人人都能获利的服务”。

Twitter如今争取到了一次在音乐产业中挽回的机会,300 Entertainment也在为之寻找一个更理想的数据组。Cohen认为:

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淹没在了互联网繁杂的垃圾信息中(twitter失利那件事)。所以,如果当代的科技能够帮你过滤掉那些杂音而不是让你试图明白他们,这样岂不是棒极了吗?
他认为,那些与众不同的个人一旦开始关注那些最有影响力的音乐用户,他们的个人色彩也就在YouTube和 Facebook这样的大众民主的观看和点赞中熄灭了。如果整个行业都把事情一概而论忽略个体差异的话,音乐也会在发展过程中因为风格的犹豫不定而急刹车。

不甘落后:华纳音乐携手Shazam

在探索新出路的的过程中,Lyor Cohen并非孤身一人。300和Twitter这方的合作消息还未唱罢,那边厢,华纳音乐和热门的音乐识别发现应用程序Shazam的合作新闻就新鲜出炉了。华纳的Rob Wiesenthal说:

通过与Shazam这样一个等同于为全球听众发现音乐的品牌合作,我们打造了一个十分有意义的主题:第一个众包、大数据唱片厂牌。
Shazam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理了超过1万首的音乐。这一庞大的数据库被用作华纳可靠的A&R团队的工具,将来它将在发掘有潜力的音乐人这件事上起到重大的支撑作用。基本上没有听众会去搜索那些榜单金曲,对那些音乐爱好者来说,当他们听到一段好听却不知道名字的音乐的时候,就可以利用这个应用,找到这首歌。华纳对这一领域十分看好。

“在这一行业中充斥着太多信息以至于有很多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Shazam则走在行业的最前头。”Winesenthal说道。当Shazam的8800万用户扫描他们喜欢的音乐时,一个音乐的地图也渐渐被描绘出来,这不仅能够识别出哪些音乐的地位在上升,也能得知这些歌播放于何时何地。

和Twitter一样,Shazam也坚持通过他在音乐产业中的关系获利。这款应用旨在通过软件直接完善音乐人推广来提高用户体验,不像Bruno Mars在超级碗上的演出或是Wiz Khalifa推出的“We Dem Boyz“那样的间接宣传。Shazam的CEO Rich Riley对于这款应用的设想是“这是一个能让你用来寻搜歌词、看视频、关注音乐人的应用”。

展望未来:不缺技术,缺人才

Echo Nest的CEO Jim Lucchese对当下的音乐行业进行了如下的总结陈述:

我们能够获得越来越多的数据,这点十分振奋人心,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当前我们极度缺乏能够有效整合利用这些数据的人才。
在十年或是更久之后,在我们浪费了大量机会之后,经理们最后一定会对那些可能会发掘下一个世界级艺人的数据科学家敞开大门。

但是数据真的能像它的支持者打算的那样成为一个极具竞争力的优势吗?社交媒体能够形成一个产业,但推文跟音乐扫描真的能代替传统的A&R星探吗?300 Entertainment和华纳受到久经考验的音乐思维引导,对原有的机制进行改良。同时,计算机创意的先锋实验也在为未来的实验打下基础。

摩尔定律认为,计算机效率以指数方式成长。15年前,iPod还不能播放视频,视频博客也还不叫播客,手提电脑还是一个尝试性的技术。当然,电脑编程不可能彻底推翻我们了解并一直热爱的音乐产业。例如Lyor Cohen就认为,产业大佬们依然会是新艺人进入行业的把关人,他利用数据将其和产业结合来更好的发掘培养艺人。但是音乐数据公司仍在试水新的可能,或许某天大家都会纷纷启航,因为投资者们正投入大笔资金以支持他们看好的计算机创意产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