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E Talk — 科技改变音乐总结篇】音乐和科技已经发生的关系比想象中浅薄,新硬件可能是接下来的方向

音乐和科技的路口,人不多,风也还没来。上周WISE Talk就把舞台搬到了路口上,面向资深的音乐人前辈和正在张望机会的人,我们尝试去探讨科技正在改变或可能改变音乐产业的地方。下面是这场活动中被引发出来的思考纪要,分享给大家。

音乐和科技双方已经发生的关系,比想象中浅薄

几乎所有选择在互联网音乐领域创业的人都有一颗想要改变音乐消费现状的心。

在活动中,亚马逊跟我们分享了一组数据。其中45%的用户会使用智能设备聆听音乐;30%的受访用户,正逐渐地抛弃传统购买和下载音乐的方式走向流媒体。但中国流媒体音乐还没有非常重要的意见领袖去引导大家聆听什么样的音乐,跟欧美、日本市场相比的话,发现中国市场的用户更多是在重复,85%的流媒体消费的是前5000首歌,这个数字意味很多。

在网易音乐高级总监王磊和前Jing.fm的CEO施凯文眼中,音乐行业急需改变的是大众在音乐消费上的品味。在音乐行业有15年经验的王磊表示,网易云音乐除了是网易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矩阵布局,做这个应用的最大愿景是希望通过产品、线下活动,能够提升一下国人的音乐审美。“百度的排行榜前三是凤凰传奇类的作品,毛主席说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中国国内的流行音乐主要是为农而服务的,这是可悲的。”

施凯文当初做音乐创业,是因为带着对音乐市场的不满想要改变音乐市场的垄断布局。“中国人听音乐不说美不美,全球现在已经公布的歌曲3600万首,但是在中国境内99%以上的人听到的是当中的四五十万首,而且95%以上的人只听华语歌曲,中国人听的音乐是3600万里面的千分之零点几,除了对音乐极度发烧,接受的歌曲每年不会超过100首,记住名字的可能只有十几首,中国人每年常听的歌可能也只有十几首。但这个匮乏很难被拔高,音乐不像图片,不像其他的知识是一步到位,音乐是需要积累的。他当初做Jing.fm就是想找到一种办法是打破这种瓶颈。在类似的想法下,陈曦则希望通过场景音乐更直接地改变大众的音乐消费,并且首先通过面向企业的公播解决方案改善公共场景下的聆听品味。

而对于前巨鲸音乐、星聚VOW的CEO陈戈来说,现有对音乐人的商业模式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它成本居高,效率较低,中间层太多,音乐人赚钱却比较少,这是他想要改变的。到今天为止,全球没有一家互联网销售平台和音乐人有直接销售的合同。而在社交网站上,艺人面对大批粉丝受众,也没有直接的与音乐产业有关的盈利模式。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就是,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音乐人没有关系,因为你没有生意在那。

有什么阻碍了音乐产业在互联网环境的发展

现场嘉宾聊到了几个方面:

1、准入门槛高

任何一个内容以外的行业,状态都是百家争鸣的——很多人有兴趣,有一些人失败,但在数量上会有成百上千的团队在一个行业里,这是非常积极的状态。而在国内音乐互联网行业,让施凯文悲观的现象是几家巨头加几个半死不活的小团队,导致了这个行业不可能百家争鸣。几个巨头、几个做音乐创业的,再把有点想法的加起来,就是十家,每家有四五个产品经理,就是四五十个人在做音乐行业。而因为一开始就要考虑版权,初创团队的准入门槛太高,没有更多的人去投身行业,会导致中国音乐行业不能有新的好点子,大家一直局限于流媒体的简单功能。

对创业公司来说导致准入门槛高的版权问题同样是网易云音乐的问题。王磊介绍网易云音乐有非常大的一笔支出是版权租用的预付,也有极少数是买断的。“我自己从事音乐行业很多年,如果有一些互联网在现在有经济能力,能够回馈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的话,我也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希望这个事情不要太离谱,现在来说这个版权的价格是畸形的。”

2、找不到人

在做云音乐的过程中,王磊深感音乐行业更缺乏人才。找一个文艺青年,他可以给你从莫札特讲到赫本,但事情却做不了,这个行业里面找到懂音乐又懂互联网,有思维又愿意踏踏实实做事是特别难找的,不是说薪水的高低,对于网易来说可能薪水上还有一点竞争力,但依旧是在招人和找人的时候成为他们特别头疼的问题。

3、版权监控未解决

在面向用户收费的政策真正到来之前,还有版权监控没有被解决,这对每年花千万级人民币去买版权并寄望于政府政策的公司并不公平。但相比房地产、航空运输什么的,音乐产业对政府来说体量太小,政策落地慢,这成为了音乐行业创业公司的困惑之一。

新硬件可能是音乐行业接下来的一大方向

整场活动下来我们看到不只有流媒体为主的讨论,还有好几位嘉宾都在会场上表现出硬件对音乐产业、消费场景改变的厚望。已经发布了VOW耳机的陈戈希望用互联网耳机的销售帮助音乐人,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音乐行业有希望从渠道为王回归到以音乐人为核心的状态。而QQ音乐的多终端合作部门正在和中国一个比较大的房地产公司联合做项目,对方要推出一个40平米左右的智能小公寓,他们就用智能家居的方式让用户进入房间的时候信息就被传输,根据身体的状态、需要的音乐以恰当的节奏,恰当的形式推出,他们还打算和卫浴厂商合作,让用户在洗澡的时候有唱歌习惯的人得到满足。在这里QPlay这样的软件服务就需要硬件做载体。

Amazon则希望用设备+服务的概念去推动数字音乐的消费,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硬件厂商加入到设备+服务的模式上来。陈曦就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内容,除了为商家提供的公播解决方案上包含硬件外,他们还打算在今年推出音乐盒子以扩展场景:在用户开车的过程中,盒子可以根据车速去推送音乐;而商家不需要电脑,因为商家的终端往往和财务挂钩,而单独的一个盒子播放音乐会更合适。

从各家的观点来看,硬件除了可以更容易地引出现金流,还可以去服务一些之前未被满足到的场景。而除了硬件,大部分的嘉宾还是希望去探索音乐是否可社交。除了有网易云音乐希望以人为精度做音乐社交产品外,Pogo看演出希望帮助演出现场的线下社交,让同一场演出的观众可以先聊起来,在产品上可以发照片和私信。陈戈则希望用一个社交沟通产品将明星和粉丝连接起来。

想得再远一点

在施凯文看来,传统的歌曲CD发行以及培养艺人的方式基本都没戏了。未来需要有新的音乐生产方式,以前是出专辑,找制作人,编曲写曲,而未来行业有可能借鉴大数据,借鉴国外的方式做批量生产内容,不过音乐创意在国内可能还不是一个很乐观的方向。而陈戈现在在考虑的是怎么让音乐人通过互联网赚钱。对于很多音乐人来说,他们的音乐虽然被搬到网上,但依旧没有生意在那,未来这个现状会被打破。这可能带来几个趋势:

1、音乐人将拥有自己的产品、服务、品牌

碧昂斯在家录歌然后直接到iTunes上售卖从一部分说明了整个音乐行业将因为科技又再次回到了以音乐人、艺人为中心,音乐人将拥有自己线上线下的所有产品、服务和品牌,即除了卖演唱会,卖唱片,Lady Gaga还可能售卖周边、设备以及线上的卡通表情。

2、音乐人将去中介化

就已经有影响力的音乐人可以在网上通过社交网络随时发起、销售产品或服务,这意味着音乐人可以24小时和粉丝在一起。在陈戈看来,互联网颠覆了过去的中间渠道,让音乐人有去中介化的趋势。而上述产品因为是他们拥有的,音乐人可能获得50%以上的销售收入。

3、 随着成本和效率的变化,音乐能够创造原本没有的商业模式

在原子世界中有很多音乐人是没有商业模式的,但因为上面所造成的成本和效率的变化,他们有机会形成新的商业模式。对于那些更小众的乐队来说,去中介化之后的互联网就是一个搭建好了的平台,他们原本要卖唱片,但考虑到中间环节的成本很可能就没有唱片公司愿意给他们做产品了。而未来一个乐队卖唱片,100万的收入中刨去20万成本,毛利还有80万。

一切等风来吧!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