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下一个蓝海?

陈琳 沈晴

“资本就是现在所谓的‘土豪’。”做音乐的要不要和“土豪”做朋友?如何做朋友?曾经因为发出“唱片已死”言论而引起业界轩然大波的音乐人宋柯,花了几年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事实上,对这个问题关注已久的不止像宋柯这样的音乐人,资本方也纷纷把目光聚焦文化产业,音乐产业在他们眼中已经颇具投资“蓝海”的潜质。

昨日,第21届东方风云榜颁奖。在此前举行的东方风云榜“真音乐·资本与产业”论坛上,恒大音乐CEO宋柯、开设独立工作室的艺人胡彦斌、王啸坤、“水木年华”组合成员卢庚戌,《创业家》杂志创始人牛文文,以及资本方代表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合一资本创始合伙人许亮、武岳峰资本创始合伙人武平等各界人士,面对面探讨了音乐与资本如何共舞才能取得双赢的话题。

唱片固然不景气,但是网络时代催生的全新的音乐形式和平台却能够赚钱,而与之“共舞”的资本也能够推动音乐产业的发展,创造一个又一个投资奇迹。但是,这一切真的如看上去那么顺利美好吗?

  移动终端激活音乐产业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音乐不仅可以和‘土豪’做朋友,而且可以做好朋友。”如今“已经和资本做好朋友”的宋柯坦言,虽然传统唱片辉煌不再,但随着智能手机全球市场的份额增长,虾米、唱吧、豆瓣等音乐终端产品相继出世,移动终端重新激活了音乐产业的价值,等于为资本入驻打开了新市场。实际上,音乐界早已是资本“暗潮涌动”,上市、并购、融资成功的案例一个接着一个。2008年,内地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之一A8音乐在香港上市。一年之后,主打个性化音乐收听的豆瓣音乐获得近千万美元的投资。时隔两年,中国最大的正版音乐网站巨鲸网收购一听音乐。2012年,手机KTV平台唱吧先后获千万美元的投资。去年,电子商务巨擎阿里巴巴也将目光投向了音乐,并且一举收购了手机音乐播放器天天动听作为他们的战略投资。

“从2011年到2012年,国内在线音乐呈现379%的惊人增长态势。2013年的数字还没公布,但我们可以肯定,保持增长仍是必然的趋势。”根据合一资本许亮的解释,在线音乐和移动音乐的增长潜力远不止如此,它的增长还比不上国内电影票房,这几年,电影产业的长势将音乐产业甩开了一大截。“就2012年举例,电影票房是170多亿人民币,而在线音乐和移动音乐的收入分别仅有18.2亿元和27.2亿元。”许亮认为,相比国内音乐的受众群,电影观众还是一个购买力较强的精英人群。“4亿人口中,每年去看至少一场电影的人只有8700多万,而在线音乐用户和移动音乐用户应该接近10亿。因为,很难想象一个人一辈子完全不接触音乐。即使是生活在农村的老大爷,也可以通过手机和收音机收听音乐。”同时,许亮还做了一个除法,去年国内平均每个数字音乐付费用户在音乐上的花销达到304元人民币,这其中隐含的巨大投资机会可见一斑。

此外,随着音乐的现场价值被资本深度挖掘,恒大音乐节、摩登天空、滚石Livehouse等音乐节和独立音乐厂牌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资本与内容发行商的“联姻”也正在催生一系列全新的音乐产业渠道。之前,诸如“草原音乐节”等活动,受众范围仅限于小部分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而这种新的产业渠道因为资本注入,比传统音乐渠道更容易吸引大众参与。比如宋柯执掌的“恒大星光”音乐节,将崔健、老狼、郑钧、大张伟等歌手招入麾下,他们开着大篷车,每周去1至2个城市,大至上海,小至毗邻京津的盘山,演出范围覆盖全国。由于依靠赞助商巨额资本的驱动,通过在演出中植入广告等手段,宋柯他们把票价降到相当于“一张电影票价”价格,平均每场的观众在2万以上。现场除了音乐,同时还为美食、供孩子玩乐的游艺行业带来商机。而随着音乐节的成功,宋柯表示他们还将继续增加音乐节的场次。

“整个音乐界用户是有的,歌手是有的,平台是有的,现在我们就等着音乐行业一阵风。”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认为,音乐行业的整合才刚刚开个头,但大家对音乐的热爱已经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中国好声音》一档节目让浙江卫视一下子赚了那么多钱,《爸爸去哪儿》的歌下载量突破五千万。“音乐是一个很大的金矿,但还是需要合适的投资环境。我们可能需要等待时机顺势而为,站在风口上。”

 不能只讲回报率

音乐是门好生意,不过,当对投资回报率“最敏感、最聪明”的资本竭力拥抱音乐“蓝海”的时候,作为内容的创造者的音乐人又该如何与之相处,也是一个颇有争议的问题。“水木年华”的卢庚戌从2009年开始,没有出过一张唱片,而是开始筹划一部与音乐有关的电影。“在我的记忆中,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是中国音乐最美好的日子,白衣飘飘年代,吉他一出,姑娘全扑。我想把这段关于音乐的记忆融入到电影之中。”当卢庚戌介绍完他在电影中融入了崔健、Beyond,甚至小虎队、齐秦、罗大佑等音乐符号和自己的情感,电影本身是个感人的音乐故事时,投资人便有了分歧,他的电影是否可以获得盈利。投资人的结论是,这部针对70后的电影风险有点大。因为中国电影市场上,40岁以上的观众加起来只占14%,而在39岁以下的观众中,20~30岁的观众占到35%。风险比较低的策略是把产品的受众人群定位在20~29岁的人群。而卢庚戌听完分析之后,有点不耐烦地回应:“电影和音乐只要感人就可以了,不是吗?”

投资人在乎生意,音乐人在乎内容、情感、理想,以及自我实现,似乎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已经从歌手转型为老板的胡彦斌,在论坛上发表的见解有几分犀利。“为什么我要自己创业开公司?原因非常简单,在唱片行业不太景气,很多唱片公司为了生存引入资本。但大部分的老板都是金融业和IT业出身,只讲回报率,所以对歌手的投资都不大。”胡彦斌透露,之前他已经接到一些投资人的电话,表明要投资他工作室的意向。但他最终拒绝了这些投资人的介入,因为担心他们太过急于求成、指手画脚,影响音乐的内容品质。18岁就出唱片的他经过多年观察得出结论,其实,音乐行业的投资不一定马上有回报。“音乐的回报大部分时间不可能立竿见影,这可能是很多大老板不明白的地方,大部分人不想要过程只想要结果。所以,能扛得住的、有耐心的都是凭着心中对音乐的热爱。”他表示只有现在认真做音乐,在未来才可能会得到更多回报。

这些音乐人的观点也得到了支持。《创业家》创始人牛文文认为,像音乐这类娱乐消费实则超乎消费和销售,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联系,如果发挥恰当能产生巨大能量。“这是一种不理智的‘粉丝经济’,而现在,一些品牌学习到了这种消费的精髓取得成功,这是他们向音乐产业学习的结果。”武岳峰资本的武平表示:“音乐发展不止需要资本的关注,音乐人在内容和产业上做出的努力也是极为重要的部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