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阅读,巨头的游戏与创业者的落寞

即使是精神世界,也正逐渐笼罩于互联网寡头的阴影之中。国外,是苹果、谷歌、亚马逊三座高墙深垒的“围墙花园”(Walled garden)。国内,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尽握于腾讯之手,而手机阅读市场80%的收入来自于移动运营商。

电子书 Kindle

即使是精神世界,也正逐渐笼罩于互联网寡头的阴影之中。

国外,是苹果、谷歌、亚马逊三座高墙深垒的“围墙花园”(Walled garden)。国内,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尽握于腾讯之手,而手机阅读市场80%的收入来自于移动运营商。

如果说过去几年,数字阅读版图中网络文学、数字图书还泾渭分明,各有所属——Kindle凭借在图书版权方面马不停蹄的跑马圈地、Kindle 终端不遗余力的市场推广在数字图书领域暂时称雄。今年,网络文学势力向传统图书的“反攻”已经则已经是大兵压境,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携20亿元的年收入剑指亚马逊,不仅将推出自己的阅读器,也将在版权采购方面豪掷亿元,实现传统、网文两者通吃。

而手握 UC书城、书旗小说两个三甲阅读 App的阿里刚刚宣布成立阿里文学,将挟移动端流量之利从腾讯那里虎口夺食,成为阿里互娱的“IP输送源”。号称拥有4.8亿用户的掌阅也在研发自己的 E-ink 硬件;将阅读视为“最后的生命线”,屡败屡战的当当今年初再次整装出击,吹响免费模式的号角。

免费模式和IP运营这两件网络文学的法宝,正在成为抽打在不温不火的“数字图书”身上的两记响鞭。虽然Kindle、多看、豆瓣阅读等正在培养起国人的付费习惯,但是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上,付费模式将受到网文领域杀入的“野蛮人”的冲击。

百度阅读的“免费+流量广告”模式,淘宝阅读的“免费+交叉补贴”模式,阅文集团的IP联动模式今年都将见出分晓。

在沿袭纸书的“单本售卖”模式之外,数字时代的读者面前有了更多的选择。而数字收入仰仗于一两家渠道商的出版社,今年也开始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在美国同行面前也可以挺直腰板了。

今年我们将继续见证那些“小而美”玩家的边缘化。在资本游戏、流量游戏、版权游戏的泰坦战场上,留给势单力薄者的腾挪空间将愈发逼仄。字节社的无疾而终、多看阅读的动荡频仍、豆瓣阅读的小众依旧……这些“逼格派”、“体验派”的代表长期受困于内容贫血、流量无源的局面今年将雪上加霜。

在国外,巨头阴影之下的数字阅读创业领域几乎一片荒芜,毕竟,内容都被深锁在围墙花园之中。毕竟,内容是一切衍生项目的根基,连 Goodreads 这样的社会化阅读网站都被亚马逊收入了囊中。

“据我所知,还没有人打批注存储服务的主意。这是个潜在的创业机会,尽管市场非常细分。这样的公司或许能把我们短如朝露的数字批注传之后代。然而,在未来10年间,你的批注将会与你选择的电子书商店绑定在一起。一旦你选择了一家书店,就很难改投别家,只有这样你所购之书与书摘、批注才能随你支配。”在2013年的《Burning the Page》一书中,Kindle 前两代的产品经理曾经吐槽过亚马逊、苹果、谷歌等大公司的封闭策略,也设计了批注共享、图书  Foursqure 等多个创业方向。然而,两年过去了,这方面的创业公司一家都没有冒出头。

国内也是一片同样单调的风景,虽然不乏亮点,然而却如一盏盏狂风中的火烛,前景堪忧。如果说过去读者的盗版行为是为了逃避“付费墙”,那么今后的盗版行为将是一种翻越“围墙花园”的努力。

虽然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法律风险,然而只要有需求,就会有创业者铤而走险地去满足。App Store、Android Market都是盗版的重灾区,排行榜上90%以上的都是聚合阅读类应用。以今年以来倍受追捧的追书神器为例,虽然用户体验、读者口碑都要远远优于正版平台,然而先天的“原罪”却难以让它行走于阳光之下。

而出版社在数字化方面的步履迟缓也催生了“没我找不到的电子书”这样的“电子书人肉引擎”,让懒于在100多个网盘里大海捞针的数字读者可以“书来伸手”。而找书君在微博上赚足了粉丝和人气之后,在淘宝上开卖起了Kindle,以微信推送图书服务作为卖点,成为一种饱受争议的影响力变现渠道。

我当然不是在鼓励盗版,对于盗版者我的态度也很坚决。不过我想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盗版如一面镜子,折射出了读者未被满足的需求,对于阅读体验创新的呼唤,折射出了内容持有者在用户体验方面的进步空间,折射出信息自由无所阻碍、自由流动的自我意志。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