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学掌门人吴文辉打法太老套

从目前来看,吴文辉的打法过于老套,而关键一环在于与张小龙的合作, 但是,张小龙会放开多大的尺寸,还是未知,而这一关键的合作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企鹅文学甚至是吴文辉的命运。

昨天,是企鹅家互动娱乐一年一度的大日子,筱瞧感觉最大的亮点是:企鹅互动娱乐事业群三大子平台第一次正式亮相,企鹅游戏、企鹅文学、企鹅动漫,更亮闪闪的是,吴文辉出山了。

吴文辉何许人也?此人可谓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奠基人,曾一手打造了网络文学商业模式、运行体系和版权拓展机制,而在去年,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罗立、吴文辉及其近20位起点原创团队成员纷纷从盛大文学出走,不到半年的罗立则因为原东家盛大的举报被拘捕,引发了两巨头的暗战。

无论这场风波最终以何种方式收场,昨天吴文辉的首度亮相似乎也表明了企鹅要在文学领域大展宏图的野心。

文学对企鹅来说,有多重要?战略地位毋庸置疑,截止到去年为止,企鹅的游戏业务已经达到了年收入300亿,下一个想象点在哪里?这就是互娱多年来所喊的“泛娱乐”。

我们再来看企鹅互娱的“泛娱乐”,其本质便是“以 IP 授权为轴心、以游戏运营和网络平台为基础的跨领域、多平台的商业拓展模式,这也意味着文学业务作为IP的源头,是重中之重。

不过网络文学可是一个很特殊的行当啊,没有强大的吸引作家的能力和运营能力可不行,企鹅需要找一个人来背书,以吴文辉的江湖地位,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吴文辉又为什么弃盛大而转战企鹅?难道是因为小马哥的“泛娱乐化”比桥帮主的“网络迪斯尼”要扎实可靠?

筱瞧觉得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文学的渠道被彻底改变,微信就是“罪魁祸首”,这个新的社交平台体系一手断送了吴文辉苦心经营数年的网络文学“经纪模式”。

不过,这些都不是筱瞧关心的重点,筱瞧所关注的还是,吴文辉,你来了,在企鹅,你要如何来做这个网络文学的CEO?在昨天的采访中,筱瞧也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甚至腾讯副总裁程武开玩笑说:这是吴文辉跟董事会汇报的内容了!从吴文辉的回答中,筱瞧感觉吴文辉还没有太新颖的打法。

筱瞧是这么问吴文辉的,“网络文学市场这些年一直没有太大起色,想象空间很大,但是赚钱的能力却很尴尬,也就是价值一直被低估,你闭关的时候想到过如何解决这个痛点?”(筱瞧查了下:在2008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这四年,盛大文学总净收入分别为5297.6万元人民币、1.345亿元人民币、3.93亿元人民币和7.01亿元约合1.114亿美元)

吴文辉告诉筱瞧,他希望未来有几亿的粉丝在文学平台上阅读腾讯文学的内容,无论是小说、菜谱,阅读范围会越来越广,不仅是网络文学、小说、图书,将来更多的要瞄准全中国人民提供一个最美好的阅读平台,每个人都能够在其中找到他们喜爱的文学作品,这种方式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实现,比如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可以通过大数据挖掘,精准营销,通过编辑去指导,跟子品牌分别运作,最后变成一个全民娱乐和全民阅读。

坦白说,筱瞧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说到底你还是在说如何通过企鹅的渠道来提高网络文学的影响力,但是,吴文辉你还是没有回答如何提高网络文学的运营能力?

当筱瞧再追问的时候,吴文辉举例说,网络文学确实是非常小众的内容,是一群爱好者和粉丝互相写作,互相娱乐的过程,但是在这十年之中,网络文学在不断成长,种类在不断扩张,像06年的《鬼吹灯》就是非常好的案例,它售出了影视、音乐、海外、声讯版权,包括越南、韩国、台湾各种各样的版权不断延伸。

这个的确没啥问题,很完善的商业模式,但是问题在于只有极少数网络文学作品可以往动漫、影视等领域扩充和延伸,这问题很现实吧。

“新官上任总要烧几把火”,吴文辉则向筱瞧透露,内容和渠道依然是今年工作的重心。

具体包括:第一拥抱移动互联网,希望能够借助腾讯大平台的渠道和资源,把游戏IP和内容,在移动互联网推广;第二,创造和吸引最好的IP,在内部建立更好的作家吸引的包装、培养和挖掘的体系,来创造更多更优秀新的作家;腾讯文学会提供更好的福利和待遇,吸引外部的优秀作家到平台上来;第三,关于IP的周围衍生,更希望从外部合作伙伴,从腾讯这边给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仔细回味吴文辉的话,筱瞧最大的感受便是:目前吴文辉的打法还是老套路,“抢人”——重金签约一线作家,和盛大文学硬拼。可以预见的未来,两家巨头在强拼作家资源这块一定会打得火热。

不过呢,这个对那些码子的宅男宅女作家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巨头的博弈中真正被争宠的就是你们了。

不过,后遗症也很厉害,网络文学这块好的内容并不多,而巨头混战的结果就是好的作品依然不多,但是价格却“水涨船高”,泡沫就会出现。

不过,吴文辉还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是,他与张小龙的合作,而这才意味着网络文学渠道的真正洗牌。

谈到跟张小龙谈判的细节争议时,吴文辉是这么告诉筱瞧的:“比如在哪些地方是以一种文学网站的方式介入,还是电商的方式介入,还是公众号的形式介入,都是在探讨的方式当中,其实可以借用的方式很多种,关键是哪一种方式是对于作家和读者更为便捷和有利的方式。”

对于上述合作方式,吴文辉是希望全部的模式都上,但是,张小龙会放开多大的尺寸,还是未知,而这一关键的合作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企鹅文学甚至是吴文辉的命运。

“我觉得商业模式的探讨是不断地开放的,而且我们也会花很大的精力去探讨的,我希望未来我们有很多种商业模式并存,我相信这个行业应该有很多种不同的商业模式存在。”吴文辉如是说。

—————————————喜欢较劲的分割线——————————————

如果你喜欢筱瞧的文章,欢迎您到微信搜索 ID:xiaoqiaolaile关注筱瞧,或者是拿起手机用微信扫扫底下的二维码即可关注。筱瞧的宣言:大佬亦好屌丝亦好,笑语相谈;内幕也罢趣闻也罢,初心以对。一贯率真性情侠骨柔情,一路刨根问底嬉笑怒骂,笑靥如花风姿摇曳,美女记者私家谈资,我是筱瞧来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