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启示录:特朗普动了谁的奶酪?科技是寡头游戏,还是多数人福祉?

“硅谷是靠移民打下的”,这恐怕是唯一一句能让所有硅谷人都认可的话了。

为了改善美国就业环境,特朗普提出限制外籍技术人员移民所必要的H-1B签证,这一做法可谓撼动了硅谷长期以来的核心竞争力。

特朗普动了谁的奶酪?从硅谷危机中我们究竟应该看到什么?需要深思与自省的恐怕不止是硅谷的大佬们。

硅谷:受害者亦或加害者?

一直以来,硅谷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都是推动全人类发展进步的无私奉献者。但当特朗普上台、发展的不确定性为硅谷的利益带来了潜在损害时,其善者的面具便也逐渐瓦解了。硅谷就像是80年代的华尔街:贪婪即是动力。硅谷的人们每天思索的都是如何提高点击量、如何从用户腰包里掏出更多的钱。市场,似乎决定了一切价值:如果你的产品比别人的更受欢迎,能赚更多的钱,那么你就对这个社会做贡献了。在这里,一夜暴富并不是梦,因为硅谷就是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硅谷启示录:特朗普动了谁的奶酪?科技是寡头游戏,还是多数人福祉?

虽然很多人并不看好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对美国科技产业的影响,但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在此次特朗普竞选中,他的硅谷搭档彼得·泰尔打出了一记神助攻。作为PayPal 和Palantir的创始人兼Facebook早期投资人,泰尔对特朗普的支持可以说让很多业内业外人士都摸不着头脑。但事实是,泰尔对于他的硅谷同僚们完全不在乎,他只是把他们看做建设者们,仅此而已。在他的热销书《从0到1》中,泰尔称,创新——特别是那些具有颠覆性、破坏性的创新,是注定会自取灭亡的。他认为对企业而言,真正的创新应该是一种从无到有的创造。但他也支持那些成功的企业进行产业垄断,他称其为“创造性垄断”——创收的同时可以带来新的社会价值。

但社会价值的增加并不意味着社会自由主义的实现。社会价值的增加实际上是由科技发展推动的,有时这甚至是一种不计后果的野蛮发展。虽然泰尔本人并不认可此观点,但值得注意的是“创造性垄断”本身就具有侵略性。这样看来,不管是泰尔还是硅谷,其实都是一脉相承:加速推进创新技术发展,无论代价何许。相信这样的口号对硅谷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吧。当人们极力声讨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和种族歧视时,科技发展的霸权主义却理所当然地得以幸免了。

硅谷启示录:科技是寡头的游戏,还是多数人的福祉?

最糟糕的是,政府对于科技产业的“野蛮生长”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论克林顿还是奥巴马,其管理办法基本都是换汤不换药,根本无法抵御科技公司的疯狂膨胀。另一方面,在欧洲,虽然人们也曾就Google这种科技巨头的垄断行为竭力谴责,但他们的美国合伙人终究没有调整公司的资源配额,更别提那些被Google攥得死死的海量的用户数据了。类似的还有Facebook。在经历这次大选后,Facebook在新闻传播方面强大的市场影响力也让我们看到了它逐步走向寡头媒体的意图。但同样,政府在其中并未起到任何管控作用。相反地,考虑到主流社交网络和搜索引擎在控制虚假新闻消息传播中的关键作用,它们反倒是对政府起到了监管。

一个在硅谷工作的澳籍极客曾把硅谷比喻为政客们的提款机。而著名风投公司KPCB也表示政府和科技发展的关系一向很好,以至于科技公司都把这种来自政府的关照当作了理所当然。特朗普上台后,他们才意识到这种关照其实并没有保障。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奥巴马在接受一次关于人工智能的采访时曾说过:“有一点其实我们很少聊到,那就是人工智能在经济方面的影响。现在的人们大部分都不会考虑奇点(人机结合)的来临,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工作是否会被机器人取代。”但其实人们的这种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硅谷启示录:科技是寡头的游戏,还是多数人的福祉?

无可否认,美国现在的体系是为精英阶层服务的,这包括股东以及大批涌现的科技产业的工作者们。自经济危机以来,大部分的工人们还不曾感受过加薪的喜悦,硅谷的巨鳄们就已收获了一轮又一轮的投资、独角兽一次又一次地破茧而出。今年评出的全球最大企业,前五名无一例外,均花落科学技术类公司。但问题是,除了硅谷,美国其他地区的人们并没能在这场繁荣中分得一杯羹。不仅如此,这些科技产业在谋取发展时似乎根本没考虑到自身对传统产业造成的冲击。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未来司机们该怎么办?随着计算机视觉的发展,未来放射科医生们该怎么办?随着机器学习的发展,未来律师们该怎么办?更多硅谷解读:www.yangfenzi.com/tag/silicon-valley

虽然奥巴马鼓励美国人更多地从事与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和教育相关的工作,但却没有考虑到这些领域的工作岗位实际上是极其匮乏的,分布也十分不均。虽然像Facebook、Google和Uber这些大公司的工程师们待遇十分优厚,但实际上,信息时代的高薪职位比工业时代的高薪职位要少得多。很多技术初创公司需要的是其实只是两三个全能型年轻男性雇员,因为这有利于打造简约干练的公司架构。他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生产出什么产品或提供什么服务,更不是为了节省资本去聘请更多的软件工程师或市场经理等,而是为了吸引更大的科技公司将其收购而采取的一种投机策略——毕竟公司架构越小收购起来也越方便。

硅谷启示录:科技是寡头的游戏,还是多数人的福祉?

因此,随着科技发展以及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产阶级的生存空间被步步蚕食。而特朗普的当选更像是一声警钟,让我们重新认真审视现在的科技发展是否真的造福了人们,是否真的可持续推进。最艰巨的时期往往就是转型期,人们辛辛苦苦耕耘了几十年的岗位很可能一夜之间便不复存在。然而新的工作岗位、新的产业是可以被创造的,人们是可以被再培训、再适应的。科技产业只有在发展的同时能坚持与社会紧密联系,能为更多的人谋取长远的发展,而不只是惠及一小部分人,方可实现自身的长足发展。

一直以来,硅谷都不缺乏统领世界的野心。它不遗余力地、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购物、旅行、住宿;它渗透进了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手机、汽车、家电等等,它唯一缺失的恐怕就是在影响现实世界这件事上的节制了。古人云:非兵不强,非德不昌,强而不霸利天下。这句话在共享时代,或许更有一种别样的意义。

资料来源:The Atlantic、shift.newco.co、SMH
编译:未来论坛 Don  审校:未来论坛 商白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硅谷中,那些潜在的颠覆世界的力量

➤ 李开复:科技创新圣地硅谷有哪些趋势正在发生?

➤ 硅谷的特权与不公:为什么成功的创业者很少来自寒门?

➤ MIT肯德尔广场(Kendall Square)提案获批,开启新创新时代

➤ 终年32岁的印度传奇数学家拉马努金让硅谷领袖们集体落泪致敬

➤ Anaplan,Wedge,Javelin…这些硅谷独角兽对中国市场格外有兴趣

➤ 看不惯川普,也要和唐纳德·特朗普一起建设美国特色的资本主义

➤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大佬们哭晕在厕所 只有彼得·蒂尔偷乐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