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plan,Wedge,Javelin…这些硅谷独角兽对中国市场格外有兴趣

硅谷,一台电脑、一个车库或许可以让创业者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硅谷,一个百万富翁所拥有的一切,也可能因为投资失利而瞬间化为乌有。这就是硅谷的魅力,一片创新者和冒险家的乐土,一个无时无刻都在创造财富和炮制神话的地方。

而在大洋彼岸,北京的中关村产业园区也正演绎着另一个东方硅谷的故事。硅谷——北京,双城记之间的脉动直接可以左右全球IT产业的步伐。

Anaplan,Wedge,Javelin...这些硅谷独角兽对中国市场格外有兴趣

往来于硅谷与北京之间,茱比莉感受到这种从0到1的双向脉动。近日,NetEvents全球媒体与分析师峰会在硅谷召开,这是诞生于硅谷的具有20年历史的交流会议,旨在分析当下最新趋势,将硅谷创新企业推向全球市场。

NetEvents2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硅谷企业创新故事集。这次峰会的主题关于“IOT与云创新”,参与的数十家硅谷企业中既有独角兽又有跨国企业,不少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们虽然仍处于C轮、D轮融资阶段,但茱比莉发现,这些明星企业显然已经开始对中国市场产生了格外的兴趣。

它们当中可能有“小微软”、“小思科”、“小谷歌”、“小赛门铁克”……

Anaplan,Wedge,Javelin...这些硅谷独角兽对中国市场格外有兴趣

科技茱比莉作为全球媒体一员,硅谷现场采访报道

Anaplan对标不是微软而是甲骨文

Aanplan这家基于云的SaaS企业很早就是硅谷的明星。成立之初被称作“Excel杀手”一直以微软的对立面出现,今年1月又获融资9000万美元,累计获得融资2.4亿美元,估值为11亿美元,用户超过10万,是当之无愧的硅谷独角兽。而这些投资者中包括SaaS龙头企业Salesforce、Workday,以及曾经投资过Facebook、特斯拉、Twitter、Box等硅谷明星企业的风投机构。

不过在于茱比莉沟通中,Aanplan公司发言人却不把微软看在眼里,从早期号召用户弃用Excel报表,到如今强调自身定位是计划与效能管理平台企业,而他们的客户也开始从高成长企业转为大型企业,帮助用户预测分析,智能决策、实时协作,对标企业则变成了甲骨文、IBM、SAP。

比如,它们最喜欢强调的客户案例是惠普,这家老牌硅谷IT企业“以前需要花费4个月时间去协作全球的销售指标和职责范围,要知道这25000销售分在178个国家和地区,覆盖8万家客户,800种不同的计算参数,而使用了Aanplan之后只需要一周时间就能完成销售指标制定。”

茱比莉点评:Aanplan一直好奇中国市场,却不敢轻易进入,毕竟Salesforce也没有进入中国市场,它们的顾虑包括业务流程不同、合规性不同、甚至是中国本土的中国SaaS企业。而与微软竞争变成了与甲骨文竞争的桥段,只能说明这家SaaS企业估值之所以迈入独家兽级别,就在于它们已经到了重视大客户的阶段。

Javelin引君入瓮的安全思维

Javelin是一家将AI技术用于网络安全的初创企业,只不过它用的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技术思维。这家公司已经到了C轮融资阶段,还是今年Gartner评选出的Cool Vendor。那么,Cool在哪里呢?

Juniper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物联网(IoT)连接设备的数量将在2020年达到385亿。复杂的网络拓扑,无数的连网设备都为网络安全留下隐患。

Javelin的安全创新思维是屏蔽真实的网络拓扑,利用假的网络拓扑来吸引黑客就范,并可及时通知抓捕,留下现场证据,这未安全防御取证不足提供了依据。就如现实世界中的魔术表演,也如谍战片中的诱敌抓捕行动,号称是全球第一家可以做到这种安全技术的公司。

茱比莉点评:Javelin的CEO还年轻,对中国市场充满美妙幻想,知道中国有家大的代理商叫神州数码,所以真要进入中国还有待时日。不过这个下一代的黑客探测和防御系统确实很COOL,有种猫捉老鼠的过瘾,给NetEvent参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VeloCloud对标的是思科

在SDN软件定义网络的大潮下,VeloCloud是一家独特的企业,它专注于软件定义广域网(SD-WAN)。IDC则预测这一市场将在2020年达到60亿美元。VeloCloud在今年就获得了27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由Capital Partners风投基金领投,思科等公司也参与了本资。

由于SD-WAN允许客户集成多种网络连接类型,让基于实际应用和网络类型智能分配流量,相比起传统的广域网架构,使用SD-WAN架构的客户可以节省大量的成本,从而被市场看好。而思科的战略投资将使得其WAN技术与VeloCloud的用户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操作。

当然对于中国市场,VeloCloud也知道有个思科强大的竞争对手华为,但创新的技术可以根据不同地区的规则通过不同的商业模式进行渗透。

茱比莉点评:提到网络,就离不开思科。早年硅谷网络创新企业可能除了Juniper几乎都走出了这样一条与思科纠缠到底的路径:站在思科对立面,最终被思科收购。而近年来联邦制更符合新变革下的生态发展,因此VeloCloud在C轮融资中获得了思科的战略投资,毕竟互操作性好对于技术的实现和用户体验都是好事。更多硅谷解读:www.yangfenzi.com/tag/silicon-valley

Cylance、Wedge像黑客一样思考

Cylance是一家网络安全与人工智能AI相结合的初创企业,在今年6月获得了 1 亿美元的D 轮融资,是名副其实的硅谷独角兽。在这次NetEvents颁奖典礼上,它由于“创新性地利用AI预测网络攻击,即通过使用AI主动防御持续性威胁和恶意软件的攻击”,获得了创新大奖。

值得一提的是,Cylance的创始人Stuart McClure是个连续创业者,他曾任Intel收购的安全企业McAfee的CTO。McClure认为Cylance打造了AI“大脑”,试图利用机器学习和AI来“像网络黑客一样思考”,可以预测未知和已知的网络安全威胁。Cylance的特色在于利用这种革命性技术来保护每一个端点设备。

此外,Cylance与Wedge(稳捷网络)还在大会当天宣布深度合作,以便更好利用AI来预防恶意软件的攻击。Wedge有中文名字,这意味着它已经进入中国,专注于云安全领域。此次合作,Wedge推出了企业级实时防御系列解决方案的第一款产品,就结合了Cylance的机器学习引擎和WedgeIQ防御分析技术,而这些技术的应用就是为了“实时”这一亮点。

茱比莉点评:Cylance是“小赛门铁克”还是“小谷歌”很难判断,原因就在于它将AI技术应用到细分安全领域。确实,网络安全威胁的未知一侧是人——黑客,而防御一侧必须要用类人——AI来对付。而由于McAfee的缘故,Cylance创始人对于中国市场还是有一定了解,此次与Wedge的合作是否会因此间接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待观望。此外,网络安全企业多年来的命运一般都是最终被大企业收购,它们的命运终会如何呢?

下面再介绍两家转型中的硅谷上市企业,说名字大家都熟悉,但是它们已经不是多年前的你熟悉的那家企业。

Anaplan,Wedge,Javelin...这些硅谷独角兽对中国市场格外有兴趣

Ixia、NetScout从测试到安全

Ixia曾经是一家成立20多年的老牌网络与应用性能测试企业,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并且在中国有分支机构。不过这次,他们已经转型,这次NetEvent带来的可是网络安全方案,并且安全收入已经占业务总收入的40%,其对付僵尸网络和DDos攻击的技术可圈可点。

NetScout是实时服务保障和网络安全解决方案的市场先驱,有超过30年历史的上市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十余年,并与神州数码合作在金融、运营商等行业颇有建树。而这家企业当初也是测试起家,现在已经拓展到安全、智能、监控等领域。比如自适应服务智能专利技术ASI能够持续监视交付环境,识别性能和安全威胁,为网络提供洞察。

茱比莉点评:硅谷不断有独角兽诞生,但是如何持续发展也是个问题,这些已经上市的硅谷先辈们正在不断转型和改造自己,基业常青需要的就是这种自我基因的再造,和对市场创新的敏锐嗅觉。从测试到网络性能再到网络安全,都是对网络流量进行分析和对异常进行判断,这两家企业选择技术上的相通性来拓展市场。

65年来,在这片长约25英里的谷地——硅谷,聚集了全球最顶尖的科技人才,创造了足以改变世界的科技奇迹,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商业神话,也诞生了一代又一代数字英雄。如今,他们的创新和发展也开始和大洋彼岸的中国相通相容。世界果真是平的。

文/翔snowman 科技茱比莉Jubilee(微信号:IT-Jubilee)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高估值泡沫让硅谷正在忘记“改变世界”

➤  科技改变世界?现实世界正破坏硅谷政治幻想

➤  奥巴马的硅谷朋友圈:诸多心腹涌入硅谷私企

➤  硅谷的人文精神和思维模式 硅谷中,那些潜在的颠覆世界的力量

➤  曹政:奇点临近,我们和硅谷相比真的很惭愧

➤  硅谷教父:边缘人改变世界,怎样确定自己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路?

➤  王煜全:美国创业正在去硅谷化,中国创业机遇何在?

➤  盘点全球最活跃的20个创业生态圈,欧亚大陆正赶上硅谷

➤  北极光风险投资创始人邓锋:中关村和硅谷之间差了几条街?

➤  终年32岁的印度传奇数学家拉马努金让硅谷领袖们集体落泪致敬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2016年1月14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Excel杀手”创业公司Anaplan目前已经融资9000万美元,市值达10.9亿美元,该公司的软件让用户无需使用微软的Excel即可办公。投资者表示这次融资体现了好的公司仍能够在财政不稳定的环境里以较高估值筹资。

    “与八九个月前相比,Anaplan融资难度更加大了,对此我们有直接的证据——在此之前有公司联系我们,但公司当时并没有接受融资。。”公司董事会成员、沙斯塔创投董事总经理拉维 莫汉(Ravi Mohan)这样说道。他的公司已经对Anaplan进行了四次投资。

    最新一次E轮融资是由普莱投资带领进行的,还包括Baillie Gifford, Founders Circle Capital, Harmony Partners,以及几名现有投资者,总共融资达2.4亿美元。

    AnaplanCEO表示这一轮融资“条款清晰”,意味着公司的市值并未因承诺为特定投资者的优惠回报而膨胀。在去年的一次访谈中,他告诉Dow Jones VentureWire,如果公司决定融资,他将“非常谨慎,避免增加上市的困难。”参与这一轮融资的其它投资者还包括Brookside Capital, Coatue Management, DFJ Growth, Granite Ventures, Meritech Capital Partners, Salesforce.com,Sands Capital Management和沙斯塔创投。

  2. 2016年1月14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Excel杀手”创业公司Anaplan目前已经融资9000万美元,市值达10.9亿美元,该公司的软件让用户无需使用微软的Excel即可办公。投资者表示这次融资体现了好的公司仍能够在财政不稳定的环境里以较高估值筹资。

    “与八九个月前相比,Anaplan融资难度更加大了,对此我们有直接的证据——在此之前有公司联系我们,但公司当时并没有接受融资。。”公司董事会成员、沙斯塔创投董事总经理拉维 莫汉(Ravi Mohan)这样说道。他的公司已经对Anaplan进行了四次投资。

    最新一次E轮融资是由普莱投资带领进行的,还包括Baillie Gifford, Founders Circle Capital, Harmony Partners,以及几名现有投资者,总共融资达2.4亿美元。

    AnaplanCEO表示这一轮融资“条款清晰”,意味着公司的市值并未因承诺为特定投资者的优惠回报而膨胀。在去年的一次访谈中,他告诉Dow Jones VentureWire,如果公司决定融资,他将“非常谨慎,避免增加上市的困难。”参与这一轮融资的其它投资者还包括Brookside Capital, Coatue Management, DFJ Growth, Granite Ventures, Meritech Capital Partners, Salesforce.com,Sands Capital Management和沙斯塔创投。

  3. 在 Salesforce.com 为代表的 CRM 系统,人力资源系统(Workday,SmartRecruiters 等代表企业),以及服务管理系统(ServiceNow,BMC 等代表企业)之后,基于云端的计划预测解决方案,也就是业内所说的企业绩效管理(CPM),有望成为云计算的下一波风潮,打破一直由传统巨头(如 SPA, 甲骨文)霸占的企业软件市场。

    在这轮风潮下,一些初创公司,像 Adaptive Insights,Anaplan,Host Analytics,Planisware 或 Tidemark,都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的市场注意力和风险投资,目前为止募集资金超过 5 亿美元,并还在以三位数的速度快速增长。这一切主要得益于,用户正希望从传统的本地化电子表格中摆脱出来。

    本周早些时候,Anaplan 公布了它的上半年增长数据,继续保持了连续几年的三位数增长率,该公司迄今为止募集的风险资本已经达到了 1.5 亿美金。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增长了 134%,全职员工超过了 500 名,活跃用户增长了 160%,即将突破 5 万个。客户包括惠普,Verizon 公司,VMware,美联航,潘多拉和 Facebook 等。

    最近我有幸对 Anaplan 公司 CEO Frederic Laluyaux 做了一次采访,谈论了为什么这些初创企业会转向这种基于云计算的新型 CPM 市场,争夺这个价值 120 亿美元的市场。并了解了 Frederic 对旧金山地区创业公司未来发展的一些见解。下面是我们的谈话节选。

    Jean-Baptiste Su:通俗地说,Anaplan 公司是做什么的?

    Frederic Laluyaux: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做的就是让你可以对未来进行规划,让你可以设想「如果….. 会怎么样?」,比如,如果将公司更多的预算和资金抽出来发展业务会怎么样,如果改变公司的业务区域会怎么样,如果销售业绩改变了会怎么样,等等这样的问题,这些推设都是基于公司最新数据的,是实时的。如果公司过去业务的表现都非常好的话,Anaplan 还可以在未来帮助你的业务,优化你公司的业绩。

    JBS:但是,不是很多企业已经这样做了吗?

    FL:是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过去在处理企业的运营问题的时候(比如预算,计划,预测等),用的都是传统的应用程序和电子表格。而现在,可以用我们的 Hyperblock 技术来完成这些工作,这是一种由我们专门研发的内存数据库技术支撑的新型解决方案。目前的很多企业,是将他们的所有数据从所使用的 ERP 系统,或财务系统之类的管理系统上导出来,然后再导入到 Excel 里面进行计划和预测。这里面的问题是,它不是可扩展的,而且是手动的,容易出错,它也不是一个可审查的过程,他的运算规则都是在单元格级别上设定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样的话,人们很难理解整个模型。

    JBS:那么,为什么人们还在使用 Excel 做财务预算和规划呢?

    FL:有两个根本原因。首先,因为他们以前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直到几年前,像 Anaplan 这样基于云计算的解决方案开始出现。但是,很难取代 Excel 的主要原因是,Excel 是一个个人化的工具,不支持团队化的协作工作,这样用起来就比较便捷,它的数据、运算、以及可视化都在一起。这些其实 Anaplan 也可以支持,但跟大范围来看,Anaplan 更是一种真正为企业设计的,用来进行协作化工作的工具。

    JBS:跟其他基于云计算的竞争对手,像 Adaptive Insights 或 Host Analytics 这些公司相比,Anaplan 的独特之处在哪儿呢?

    FL:在计算能力,建模和编程方面,我们都需要大量的资源。有三件事情是不可或缺的:相关性—模型所需的数据是相关的;复杂性—模型永远需要最新的数据;整合能力—要能够整合群体数据来解决特定问题。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开发出了我们自己的内存数据引擎 Hyperblock。现在我们的一些客户在他们的业务模块上面有超过有 2000 亿条数据,他们还可以在运行过程中快速地修改更新数据!目前,总共有超过 13 万亿条数据在 Anaplan 平台上被管理。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这一点,包括 Excel 也做不到这一点!

    JBS:内存数据库现在也不是新技术了。SAP 的 HANA 会是一个竞争对手吗?

    FL: Hyperblock 真正独特的是,在我们的数据引擎中,我们同时内置了智能和可视化功能。这不是一种分层模块,比如把数据站点放在一个地方,如放到内存数据库中,然后把运算规则和逻辑放到另一个地方,而可视化界面放到顶层。Anaplan 是把所有的这一切都嵌入进去了。没有其他公司能做到这一点。

    JBS:迄今为止你们已经募集了 1.5 亿美元的资金,接下来是不是要发行新股?

    FL:这取决于市场情况,还要看我们有没有准备好。我们感觉我们有正确的商业模式和一定的营业额可以这么做。但现在,我们将要决定的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候。

    JBS:对于像 Anaplan 这样的初创公司,如果你们也可以在私人市场筹集资金,但还是选择去 IPO,真正好处是什么?

    FL:很多大公司都依赖 Anaplan 来运行他们的业务,对他们而言,我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例如,我们有一个客户在我们的云平台上面运行着 27 个应用程序。这些客户希望我们上市,从而给他们安全感是很合理的,这样我们才能长期保持独立。IPO 的另一个优点是,它可以为员工提供变现的可能,目前我们还没有这种压力,因为公司的发展确实非常快,员工们对公司的发展速度都很满意。很显然,IPO 也是一个用来筹集资金进行扩张或收购的方式。

  4. 软件定义广域网(SD-WAN)厂商VeloCloud宣布结束了27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Capital Partners风投基金领投,思科等公司参与了本轮融资。该公司之前的投资方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和Venrock也参与了本轮融资,目前该公司总资金达到了4900万美元。

    思科一直在默默研发SD-WAN技术,根据SDxcentral网站的“2015 Virtual Edge Report”其虚拟管理服务产品就包括了SD-WAN。但其给SD-WAN厂商VeloCloud表明,该公司有推动SD-WAN进一步发展的意愿。

    今天的VeloCloud声明中,思科基础设施总经理Jeff Reed表示:“思科正在与用户密切合作,寻求思科智能WAN向SD-WAN部署过渡。”

    根据SDxcentral的调查,有75%的企业使用VPN链接多个位置的远程工作人员,最常使用的就是思科的产品。

    厂商们表示通过将更多的网络服务迁移到SD-WAN上,企业和服务提供商可以降低capex和opex,IT部门目前所需的WAN基础设施依然要从供应商处购买专用设备。

    而VeloCloud的技术让用户购买一个overlay WAN服务但不需要额外购买任何硬件。思科计划使其WAN技术与VeloCloud的用户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操作,思科投资VeloCloud公司对Glue Networks公司来说并不是个好兆头,Glue Networks公司的WAN软件被用来管理思科路由器。

    2015年,VeloCloud扩大了其SD-WAN生态系统的供应商合作伙伴,目前的合作伙伴有:BroadSoft,Cisco,Equinix,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Intel,VMware,Forcepoint,Zsca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