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白宫昨日发文,预计接下来2个月在全美举办4场知识讲座,讨论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法律政策、社会福利、安全控制及经济应用问题,加深公众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理解。公告还指出,将于下周成立“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委员会”,用于协调全美各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行动,并将在奥巴马任期结束前多用人工智能提高政府办公效率。

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眼看任期结束在即、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被 Trump 和希拉里(尤其是 Trump)吸引过去的时候,奥巴马政府决定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在华盛顿特区、纽约等全美4大城市举办4场免费公开讲座及讨论会,并将成果集结为报告公布,从而加深美国公众对人工智能及其影响的理解。

有外媒评论称,没有什么比白宫“主持”这么一场讨论更能说明人工智能这一话题的重要性了。以下为公告全文:

白宫意识到,人工智能很重要

准备迎接未来的人工智能

(文/美国副首席技术官 Ed Felton)关于人工智能以及如何创造具备智能行为的计算机,当下有很多令人兴奋的讨论。如何让计算机在处理日常问题时更加“聪明”?在多年稳定而缓慢的发展后,学界和产业界最近获得的一系列突破使得这一领域获得了强劲的动力,资本也在大量涌入。

现今人工智能依然被局限于特定的任务,也跟人类所展示的普遍的、自适应性的智能差得很远。尽管如此,人工智能在世界上的影响依然在与日俱增。照我们所看到发展速度,人工智能将会在众多领域产生广阔的影响,从医疗到图像和语音识别会。在医疗方面,奥巴马政府的精准医疗项目和癌症 MoonShot 计划都依靠人工智能在医疗数据中寻找可用模式,最后帮助医生诊断疾病并给出治疗建议,提升病人的治疗和保健效果。

在教育领域,人工智能也有着巨大的潜力,可以帮助教师为每个学生制定个性化的指导。当然,人工智能在无人驾驶汽车中也将扮演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这将会拯救上万条人命。还有,在可能会改变全球交通和物流业的无人机系统中,人工智能也将扮演关键角色。在接下来的10年中,在无数的行业都会看到人工智能的影响。

然而,和其他任何具有革命性的技术一样,人工智能本身也具有风险,并且在多个维度都会带来政策上的难题,从就业到经济,以及安全和监管问题等等。例如,人工智能在创造新的工作岗位的同时也会淘汰掉许多旧的工作。这会使得诸如TechHire之类的项目的重要性骤增,因为它们能带给劳动者在今天或者未来的市场中走在前沿的技术。人工智能系统还会以更加令人惊艳的方式出现,并且,我们正在越来越依赖人工智能给出参考意见,以及操作实体或虚拟的机器,同时,这也为预测以及掌握复杂技术如何行动增加了困难。

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对于美国政府来说,这既带来了海量的机会,当要把这一技术运用到政府和私人活动中时,比如隐私、安全、监管、法律、研究和发展等等,同时要考虑的事情也很多。

白宫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会联合举办4场公开的人工智能主题讲座,在公众中发起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对话,发现这一新兴技术内含的挑战和机遇。这4场讲座将有白宫和一些高校和非盈利组织联合举办,其中两个还有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参与。

下半年,这些讲座的成果将汇集成公开的报告。任何对这一新兴领域感兴趣,希望能学到更多技术和获得关于未来发展方向,以及这一领域所面临的挑战和机会的人都可以来参加。

2016年5月24日, 西雅图《人工智能的立法和监管问题》
2016年6月7日,华盛顿特区《从社会福利的角度看人工智能》
2016年6月28日,匹兹堡《人工智能的安全与控制》
2016年7月7日,纽约《人工智能技术近期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美国政府正在致力于用人工智能实现更好的公共利益以及组建更加高效的政府。下周,美国国家科学与技术委员会(NSTC)专门管理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的下属委员会将会成立。这一委员会将跟踪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最新的发展和技术里程碑,包括政府、私人企业和跨国机构,协调全美在这一领域的行动。

从更广泛的层面看,从现在开始到本届政府执政期结束,NSTC小组将致力于增加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使用,以提高政府服务的质量。这些努力可能会包括:让国家部门和机构试验性地运行一些项目以评估新的人工智能驱动的方法;政府对如何使用人工智能来让提升政府服务的工作效率的相关研究进行投资。

在政府的相关部门,特别是传统上不是技术集中型的部门应用人工智能尤其有意义。在一些项目和服务上,人工智能拥有巨大的潜力,可以使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好,比如跟城市系统和智能城市、心理和身体健康、社会福利、刑事司法和环境问题。

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我们希望与公众讨论如何最好地利用人工智能带来的机遇。

白宫主办4场讲座详情

1. 人工智能:法律与政策

【主旨】学术领域以及产业界前沿的人工智能专家对话政府官员,共同探讨制定更加实用的政策框架。

讲者: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Ryan Calo
讲者:微软纽约研究中心的主要研究院Kate Crawford
讲者: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教授 Pedro Domingos
讲者:艾伦人工智能研究院CEO
讲者:白宫副首席技术官 Edward Felten
讲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 Deirdre Mulligan
讲者:华盛顿大学法学院院长 Kellye Testy

2. 人工智能与社会福利

【主旨】近年来,人们对人工智能的关注有了大幅地提升。人工智能已经被成功地运用于解决具有挑战性的社会难题。未来,人工智能在为社会提供更多的福利上也有着巨大的潜力。在本场讲座,我们将会讨论在众多与社会福利息息相关的主题中,人工智能已经获得成功应用或者具有使用潜力的地方,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城市计算、健康、环境、可持续发展和公共利益。

讲者:微软研究院 Eric Horvitz
讲者:密西根大学 Pascal Van Hentenryck
讲者:卡内基梅隆大学 Stephen Smith
讲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Suchi Saria
讲者:南加州大学 Milind Tambe

3. 人工智能安全与控制

【主旨】计算机科学界对人工智能在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探索已经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在过去的几年间,人工智能的实用性上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台阶,并且,在一些领域,人工智能的可用性也得到了扩展,比如汽车、物流和军事系统,以及医疗、金融和智能城市。人工智能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可能会是颠覆性的,并且,人工智能的投资和人工智能应用程序的发展现在已经是一个世界级的现象。

许多技术领袖现在认为,人工智能的探索中,现在最主要的局限在于我们对于这些智能系统的在安全上的担忧,也就是人工智能应该以一个安全和受控的方式运行。一些专家声称,人工智能的未来,确保安全和可控比算法本身的提升更加重要。

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人工智能系统的复杂性,以及人工智能与人类用户交互的丰富性,以及操作环境等等,都使得安全性的问题变得很大。试想一下,如何确保雨天条件下,高速公路上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性问题。在人工智能系统通过机器学习学会自适应以及改变自我行为后,安全性上的挑战就更大了。此外,当人工智能系统在一个独立发展的,并可以自我学习和适应的条件下,以更复杂的方式进行交互时,困难就更大了。

人工智能安全与控制工作坊由白宫科学与技术政策办公室与卡内基梅隆大学合办。届时将若干主旨演讲和小组讨论,共同探讨人工智能的未来潜力和应用,以及逐渐兴起的建造安全系统的技术手段。还有,究竟可以从多大程度上确保安全?我们该如何处理安全上的难题,控制人工智能。换句话说,也就是我们该如何建设有生产力的合作性人工智能技术社区,应用社区和保险机制社区。

在开放讲座之前,卡内基梅隆会单独举办一个技术讲座讨论会,为第二天的主要活动作准备。相关讨论将着眼于人工智能安全性和控制的必要性和难题,以及人工智能和保险机制社区如何有建设性地合作。相关讨论成果讲会在第二天的大会上呈现。卡内基梅隆大学将会先行发布开放白皮书,为大会做好准备。

讲者:待定

4. 人工智能近期在社会和经济上的应用

【主旨】本次公开研讨会将致力于讨论近期人工智能技术在社会和经济系统中产生的影响,讨论焦点将放在接下来5到10年内会遇到的难题,具体讨论以下几个主题:社会不平等、劳动力、金融市场、医疗和伦理。产业界、学术界和社会组织的领袖将分享他们在技术设计、研究和政策方向上洞见。

主办方:白宫、纽约大学信息法研究院
支持:谷歌开放研究中心、微软研究中心

人工智能已列入中日国家议程

谷歌CEO多次强调一个以人工智能优先的未来,扎克伯格也将人工智能作为Facebook接下来10年规划三大支柱之一,微软、IBM、亚马逊等公司都在并购或自主研发各自的人工智能技术,期望赶上这波商业浪潮。另一方面,也不乏科学家和知名人士提出人工智能威胁论。同时,在美国机器取代人力所造成的失业问题非常现实(至少相比日本)。或许,这也是学术界希望人工智能在伦理、法律和技术方面得到全面论证的原因。

白宫选择在这个时期普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效果如何,值得期待。

说到这里,刚刚结束的七大工业国会议(G7)时隔7年首次举办了农业部长会议,讨论了(发达国家)因耕作人口老龄化且继承劳力不足而导致粮食潜在匮乏的问题。日本农林水产大臣森山裕将提出,要用日本研发的机器人替代人进行农耕。据联合国资料显示,发达国家耕种者的平均年龄约 60岁(日本是67岁)。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计划截至2017年3月,斥资40亿日元(约人民币 2.5 亿元)推动农耕自动化,并协助企业开发20种不同类型的机器人。

白宫筹建人工智能委员会,欲用 AI 实现美国梦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就在2016年4月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三部委联合印发《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我国机器人产业未来5年发展的总体目标,提出要实现“两突破”、“三提升”,即实现机器人关键零部件和高端产品的重大突破,实现机器人质量可靠性、市场占有率和龙头企业竞争力的大幅提升,并且点名发展弧焊机器人、真空(洁净)机器人、全自主编程智能工业机器人、人机协作机器人、双臂机器人、重载 AGV、消防救援机器人、手术机器人、智能型公共服务机器人、智能护理机器人这10大标志性产品。

人工智能已经登上了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议程。

鉴于受众是公众,白宫计划举办这些讲座讨论应该不会涉及深奥的技术知识,出席的各位讲者也不可能在会上宣布重大的技术突破,但由此所创造的契机应该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美国公众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理解。

目前,公告里提到的“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委员会”具体成员尚未公布,但据美国副首席技术官——是的,奥巴马在其任期内亲自在白宫设立了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美国(副)首席技术官隶属于该单位——Ed Felton 表示,该委员会将在奥巴马任期结束前,努力提高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使用以提升政府办公效率。

参考资源:

Ed Felton,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whitehouse.gov
Dave Gershgorn,The White House Has Realize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Very Important,popsci.com
Mario Trujillo,White House to study growing influenc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thehill.com
Shaun Nichols,White House to bring us up to speed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ype latest,theregister.co.uk
《日本都没农民了!下一代可能是机器人》,华尔街见闻

【文/新智元原创,作者:胡祥杰、闻菲,来源:白宫官网等】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2017年留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著名华人校友说道: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简称为Hopkins 或 JHU,成立于1876年,是美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也是美国大学协会的14所创始校之一,是一所世界顶级的著名私立大学。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连续33年将该校列为全美科研经费开支最高的大学。截止目前,学校的教员与职工共有36人获得过诺贝尔奖。2014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世界大学排名将其列为世界第11,美国第9;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将其列为世界第15。

    立思辰留学360介绍:霍普金斯大学不仅拥有全球顶级的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国际关系学院,其生物工程、空间科学、社会与人文科学,音乐艺术等领域的卓越成就也名扬世界。该校医学院的教学研究单位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HH)连续21年被评为全美最佳医院。其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培养出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财政部长盖特纳、世界银行行长埃因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冰岛总理哈尔德、荷兰外交部长柯恩德、财政部长霍格沃斯等一大批杰出校友。该校的应用物理实验室(APL)是美国近代物理学人才的摇篮,同时也是美国国防部的合同商,哈勃空间望远镜和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地面控制中心。在摩根财团创始人的资助下,霍普金斯诞生了美国第一所且最负盛名的音乐学院。霍普金斯主校区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分校区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并在中国南京、意大利博洛尼亚设有教学校区。

    著名华人校友

    截止目前,有超过900名霍普金斯大学的华人校友,著名人物包括:

    陈能宽: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国家元勋

    蒋树声:民盟中央主席,南京大学校长

    朱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全球副总裁,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中国校友会主席

    邵雪民:联合国环境和能源专题委员会主席,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驻华代表,曾任世界银行执行董事顾问

    周健工:福布斯中文网总编

    施一公: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世界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美国双院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清华大学生命学院院长

    陈十一:霍普金斯大学终身教授,计算流体力学家,现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前工学院院长

    王微:土豆网创始人及前CEO,追光动画创始人

    吴军:谷歌(Google)中日韩搜索部门的创始人,曾任腾讯副总裁

    崔天凯:中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外交部副部长

    王光亚: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前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外交部副部长

    李保东:现任外交部副部长,前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安全理事会主席

    陈翰笙:中国经济学家、外交部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外交学会副会长、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

    倪征??:中国著名国际法专家、中国外交部法律顾问,曾任联合国国际法院法官

    戚寿南:中国现代内科医学的奠基人,医学家、医学教育家,前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医学院院长

    谢元甫:中国泌尿外科奠基人

    董承琅:中国医学家、心脏病学专家,中国心脏病学奠基人

    应元岳:内科学家、医学教育家,中国热带病学主要开创人之一,有“中国发现肺吸虫病第一人”之称

    伍哲英:护理教育家,北京协和医院护士长、中华护士学会会长,被尊之为中国“护士之母”

    胡纪如:国立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英国皇家化学学会RSC院士,曾获“世界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苏起:中国国民党中评会主席团主席,台北论坛基金会董事长,2000年4月提出了“九二共识”的说法

    童振源:台湾政治学家,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任

    侯胜茂:台湾卫生部部长

    张博雅:台湾公众人物,卫生部部长,现任亚洲选举官署协会主席

    陈维昭:医学家、教育学家,前国立台湾大学校长

    陈思贤:政治学家,任教于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现代政治思想与西洋政治哲学

    陈鹤琴:中国近现代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前国立中央大学教务长

    陈克恢:20世纪国际药理学的一代宗师,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的创始人,国际药理联合会名誉主席

    陈信雄:国立清华大学副校长,台湾电机工程学家

    汪敬熙:中国现代生理心理学家,第一届中央研究院院士,前联合国科学部主任

    伍连德:华人世界的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医学家、公共卫生学家,中国检疫、防疫事业的先驱

    汤佩松:两院院士(中央研究院、中国科学院),植物生理学家、生物化学家、教育家

    钱致榕:物理学家,霍普金斯大学终身教授,政治大学讲座教授

    唐仲璋: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学家

    李桓英:公共卫生学家,发明麻风病的短程联合化疗方法,中国驻世界卫生组织第一人

    周炜良:中央研究院院士,华裔著名数学家,20世纪代数几何领域的主要人物之一

    袁晨野: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霍普金斯皮博迪音乐学院毕业

    童村:中国抗生素事业的奠基人和先驱者,医学家、微生物学家,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副院长

  2. Wired:阻止中国成为AI超级大国?特朗普政府为时已晚说道:

    无论是美国媒体、观察员还是政府官员,都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亟需对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所带来的战略挑战采取更加深远有效的对策。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中美 AI 实力对比的真实情况如何,中国的 AI 发展都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了解,在美国眼中,中国 AI 带给了美国怎样的压力,可怕之处究竟何在?

    7月2日,Wired发表文章称:阻止中国成为AI超级大国?特朗普政府为时已晚。近日来,无论是美国媒体、观察员还是政府官员,都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亟需对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所带来的战略挑战采取更加深远有效的对策。

    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中美 AI 实力对比的真实情况如何,中国的AI 发展都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了解,在美国眼中,中国 AI 的优势是什么?最担忧的是什么?

    “中国人有自己的战略和工业政策,而美国没有”

    一场关于 AI 的大国博弈正在展开。

    6月29日,在由天津市政府与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等主办的世界智能大会上,科技部部长万钢表示,中国面向2030年的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已完成,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项目规划即将发布。

    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中国项目资深研究员史国力(Adam Segal)表示:“(在人工智能方面),中国人有自己的战略和工业政策,而美国没有。”

    此前,新智元创始人杨静女士曾撰文《中国人工智能超美?远着呢》,指出:在人工智能的疆场上,无论产业还是学术层面,中国更擅长从 1 到 N 的模仿、复制与应用、调优,但美国还是在从 0 到 1 的创新方面以及在全球企业级研发竞争力层面大幅领先。目前,我们在企业主体和研发最前沿的落后主要是太注重战术应用,而忽略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突破。只注重投资规模,而忽略投资效益。

    杨静女士同时指出:美国舆论(中国 AI 赶超美国)的声音,已经成为一个类型,就是渲染中国的奋起直追,营造出一种危机感,其用意出于激励、警醒,以鞭策美国业界不掉以轻心,始终保持优势。而我们对这类声音,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另一方面,需要看到,美国对中国 AI 的发展,特别是中国在美国进行的 AI 领域的相关投资,已引起了美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准备采取相应调整。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表示,负责监管外国在美进行投资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显然已经跟不上形势了,改革势在必行。

    美国国会不久可能就会考虑由参议员 Cornyn 起草的法案,该法案主张加强审查中国在美对人工智能和其他关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敏感新兴技术的投资。美国人担忧,中国正在通过设立合资企业、少数股权投资以及对初创企业进行早期投资的方式“绕开”CFIUS。

    “公司千方百计地确保中国投资者无法获得它的源代码或其他重要技术信息”

    实际上,美国媒体很早就在报道中国资本进入美国敏感科技领域,引起五角大楼警觉的事情。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美国空军希望增强军用机器人的感知力时,他们向一家位于波士顿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Neurala 求助。但是当Neurala需要钱时,美国军方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所以 Neurala 找到了中国,从一只名叫海银资本的中国基金那里获得了少数投资。投资条款未被披露,根据中国国有企业光大集团子公司的一份声明,该集团是海银资本的大股东。

    纽约时报指出:在具有潜在军事应用的尖端技术领域,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初创公司的重要投资者。这些初创公司中有些制造航天器火箭发动机、自主海军船舶传感器,有些制造可以给战斗机驾驶舱印刷柔性屏幕的设备。这些中国投资者中有很多都隶属于国企。

    纽约时报称,这些交易在华盛顿敲响了警钟。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委托制作的一份新白皮书声称,北京正在鼓励那些和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企业,把资金投入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技术领域的美国初创公司,以推动中国的军事能力和经济发展。三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说,这本白皮书本周分发到了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别官员手中,它总结说,美国政府本来应该保护这些潜在的关键技术,但目前的控制力度还不够。

    这份报告是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前委托制作的,此时就有一些共和党人已经在呼吁对外国收购案进行更加严格的管制,他们要求向审查外国收购美国公司状况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授予更大的权限。

    彼时,展开了一些对于这些交易的审查。调查的结果显示,这些高科技初创公司及其中国投资者都没有不当行为,这些活动大部分都是无害的。中国投资者手里有资金,想要寻求回报,而中国政府则想推动投资来改善污染状况,提升产业能力,解决高速公路拥堵问题。这些交易的支持者表示,美国对技术出口的限制仍然适用于获得中国投资的美国初创公司。

    但更有人指出,这种资金流动也符合中国的一种常规做法,即利用国家指导的投资,来帮助贯彻其产业政策,增加技术持股,就像中国在半导体领域那样。

    海银资本创始人王煜全曾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及美国限制技术出口的事情:在航空航天领域,我们投资了美国 XCOR 航空航天公司。航天进中国不容易,因为美国政府限制出口。但航空没有限制,像我们投资了一家轻型飞机制造商,去年年初就拉它跟吉利谈成了合作,吉利已经战略投资了它两轮。

    王煜全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投资美国中小型高科技公司时说:下一轮全球创新的浪潮来自美国的中小型科技公司……前几年慢慢发现传统行业发生了很大变革,小公司涌现出大量科技。从长远来看这是个大趋势,硬科技将改造各个传统实体产业。他坦承,海银投资的公司,在国内很少被提及,“去海外投先进科技,这是中国人没干过的事,就连美国这么做的 VC 都不多,因为背后有很高的风险。”在美国,这种情况也差不多,更受关注的西岸 VC 都以彼得·蒂尔为目标,希望投到下一个Uber、Airbnb、Facebook。 “我们不想当西岸 VC,不希望自己多有名。我们希望投的公司成功。”王煜全希望在这一波创新型科技公司里,找到商业化成功的好苗子。

    去年年底,一家名为防务集团 (Defense Group Inc.)的研究公司在为国会编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Neurala 获得的这笔投资,可能会导致中国取得该公司的基础技术。报告还表示,这笔交易可能产生足够大的不确定性,让美国官员开始避开Neurala 的技术,从而浪费掉那些已经投入到该公司的美国资金。

    而 Neurala 的高管则表示,公司千方百计地确保中国投资者无法获得它的源代码或其他重要技术信息。

    如果硅谷银行 (Silicon Valley Bank) 荣休主席肯·威尔科克斯 (Ken Wilcox) 的经历是真的,也许能代表一些美国人的困扰。他说,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曾有三家不同的中国国有企业主动和他联络,邀请他做它们在北加州的代理人,为之收购技术,不过他都拒绝了。

    “三家公司都表示他们受命于北京,但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他说。“几乎什么技术都要,无所不包。”

    “军民融合”国家战略将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优势

    此前,中国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作为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欧洲一家商业机构对其的解读是:《中国制造2025》号召为十个行业提供巨大的政府支持,会将国外竞争者挤出中国市场,造就拿政府补贴进行不公平竞争的全球玩家。实际上中国政府的这项计划称,在短短八年时间里,获益的中国行业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应该达到80%。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欧洲和美国认为这项计划的机制很简单:国有投资基金和发展银行将提供大量低息贷款;协助收购国外竞争者;提供大量的研究补贴,目的都是让中国在目标行业基本实现自给自足。

    “中国高科技投资需要被理解为给一个至关重要的政治方案搭建组成部分。它的目标是有计划、有步骤地获得前沿技术,促成大规模技术转让。从长远看,中国是想控制全球供应链和生产网络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德国智库机构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在去年12月发布的一份有关《中国制造2025》的报告中写道。

    Elsa Kania

    而美国最担心的则是这些事态发展将对其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影响。美国的中国问题记者兼专家 Elsa Kania 撰文指出,中国的“军民融合”国家战略将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优势。因为中国领导层力图确保人工智能的进步可以通过军民融合的国家战略快速转移到军用环境中。

    这为精通汉语的专家表示:这一议程已经成为2017年初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的高优先级重点。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刘国治中将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以“共建、共享、共用”的方式,将人工智能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在这方面,即使表面上看是民用层面的人工智能进步,最终也可能被军方利用。

    Elsa Kania 进一步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力图将今天信息化战争方式转化为未来的“智能化”战争。刘国治中将预计,人工智能将导致深刻的军事革命。迄今为止,解放军对在战争中应用人工智能的初步思考受到了其对美国国防创新驱动深入研究的影响。在“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美国防部专注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领域,包括人机协作和团队合作。(例如,通过 Project Maven,国防部力求推动其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和卷积神经网络的使用,包括其“寻路器”(pathfinder)项目,该项目将自动化和增强无人飞机收集的视频数据)。然而,解放军对于战争中人工智能的应用的演进方式可能会和美国有所不同。例如,解放军似乎特别关注人工智能在指挥决策、战争游戏和模拟以及培训方面的效用。Elas Kania 举了以下三篇文章为例:

    “阿爾法狗”贏了,人工智能有可能代替指揮員嗎?(http://www.81.cn/big5/jwgz/2017-06/08/content_7631686.htm)

    迎接智能化时代军事指挥面临的新挑战-全军”战争复杂性与信息化战争模拟”研讨会观点综述(http://www.idoc.sh.cn/ShowDetail.aspx?d=1016&id=QKC20162017021700125967&m=)

    评论:实战化训练当借力人工智能(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7/06-15/8251378.shtml)

    Elsa Kania 评论道:展望未来,人工智能可以发展出影响力和破坏性巨大的军事应用,美中两国都力图借此提高军事力量。两个国家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对他们的军事能力,也对他们未来的经济竞争力至关重要。美中在这一领域的战略竞争远远超出了控制技术转移的问题。领导Maven 项目的 Jack Shanahan 中将上周表示:“认为我们的潜在对手没有能力进行深入创新,这样的观点是傲慢且危险的。”

    为此,Elsa Kania 对美国政府提出建议:无论对于商业创新还是军事创新,这句话都千真万确,由此更凸显了人工智能等新兴军民双用技术带来的独特挑战。虽然更新CFIUS 的法案可以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美国还应确保对科研的充分资助,避免“创新亏空”的风险,并主动抢夺这一领域的人才。为了保证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未来发展以及加强自身的长期竞争力,美国必须优先培育一个良好的创新生态系统。

    美国对于限制中国 AI 投资的不同声音

    对于加强 CFIUS 监管权力的提案,以及特朗普政府有意采取的类似措施,很多专家提出了批评,比如在美国和中国都曾工作过的吴恩达就表示:美国应把注意力放在发展自己的人工智能上,而不是阻挡其他国家的发展。

    新美国公司高级研究员彼得路辛格(Peter Singer)说:“这不同于我们掌握隐形技术而苏联人没有掌握。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都明确地把人工智能作为重点。即使美国通过这样的立法,也无法阻止中国继续在这项技术上取得成功——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硅谷的公司则担心特朗普政府对移民和在其他一些事务上的态度,将阻止外国人才和资金进入美国。他们认为,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保持领先的最好方式,是保持充满活力的、开放的研发氛围。

    掌管微软研究院的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 Peter Lee 说,任何对投资者身份的限制,都可能使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而与此同时,其他国家正在向人才和资金张开怀抱。

    Elsa Kania 评论指出:认为中国“不能”创新,只能依靠模仿和盗窃知识产权来发展的假设是非常危险的。基于这一假设低估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竞争力则明显是个错误。这种观念早已过时,并且和压倒性的证据相悖。的确,中国充分利用技术转移、海外投资和目标尖端战略性技术获取来获益。但是,不可否认,中国自主创新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中国在人工智能、高性能计算和量子信息科学等新兴技术领域取得的突破性进展,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和中国都不可能在知识型领域如人工智能中获得无可争议的优势。 今天,人工智能的大多数前沿研究和发展往往发生在私营企业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那里聚集着大部分资金和最好的人才。此外,与以往军事技术的突破不同,人工智能具有巨大而直接的商业影响。数据、知识、人才和跨境资本的流动给“限制”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或者可能性为零),特别是考虑到全球化网络世界中激烈的竞争和巨大的商业激励。

    因此,人工智能发展的扩散迅速发生。传统上,美国通过 CFIUS 或出口管制等措施来确保其技术优势。然而,这些方法对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的军民两用技术而言效果可能较差,美国不再是这些技术创新的唯一场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