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hack创始人Waldman的新书,让你体验从未有过的太空生活

设计师及平民科学家Ariel Waldman着迷于太空很久了。任职于NASA时,他成立了Spacehack组织。该组织由一批平民科学家组成,意图通过DIY卫星和对应的太空数据手机应用来进行空间对地观测。2013年,他被任命加入美国国家科学院的载人航天科学委员会。

当前,她正在撰写《太空起居录》,一本关于人类太空生活的困难和美好的科普图书。该书基于对许多前宇航员的采访资料编纂而成。这里分享几个图书的样章,这种巧妙编排的插图和评论使得该书老少皆宜。

这本书不仅能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还能提醒它们,太空飞行不仅仅是观赏美丽的蓝色星球和进行激动人心的科学发现。麻烦的太空解手或零重力下挂在舱壁上睡觉也是生活的一部分。Waldman穿插叙述了令人激动的太空行走与国际空间站的日常生活。此书会告诉你,宇航员在太空吃冰激凌纯属谎言。

如果你希望体验太空生活,请选择《太空起居录》。该书由编年史出版社出版。

睡眠

太空中入睡很难。没有重力,睡在床上也不会有地球上的舒适感。宇航员必须适应悬浮着睡觉——这意味着肌肉必须足够放松。这种零重力下的睡法很不好掌握。许多没有经验的宇航员证实,他们总是被向下坠落的感觉惊醒。这可算的上是一种新体验。一名俄罗斯宇航员是太空睡觉的高手,以至于经常被发现处于自己的睡袋之外——他在睡眠中飘了出去,身体经常在舱壁之间来回反弹。

集尿太空服

早期男性宇航员经常穿集尿太空服,但他们经常抱怨尿液会流到太空服的其他地方。一开始没有人知道这问题的原因。NASA后来发现这是因为收集尿液的漏斗尺寸太大所致。定制宇航服时,宇航员面对询问需要多大号漏斗的时候,经常回答“要大的”。

宇航员眼中的地球是一个夜晚灯光璀璨的星球。宇航员Sally Ride回忆:
近地轨道上看到的景色中,最令人震撼的是照耀整片云层的地面光。光自云层下的地面射出,被我们看到。光柱被云层散射成星芒状的光球。有时,当一个幅员数百英里的风暴产生时,看上去就像一座在其中时隐时现的跨洲云桥。’>后来发现这是因为收集尿液的漏斗尺寸太大所致。定制宇航服时,宇航员面对询问需要多大号漏斗的时候,经常回答“要大的”。

奇怪的头痛

最早乘航天飞机进入太空的宇航员中,有人报告感到奇怪的头痛。大量时间和资金被用于研究这个问题。颅内压增高?缺氧?都不是。咖啡在装运升空之前必须被干燥。干燥过程显著降低了咖啡因含量,因此宇航员的头痛实际上是咖啡因缺乏的表现。

令人窒息的时间表

宇航员的每天每分钟都得服从精心设计的时间表。在睡觉和工作之间,宇航员几乎无暇感受太空生活的滋味。1973年,执行第4批“天空实验室”空间站飞行任务的宇航员,由于不堪忍受而发起罢工。他们切断与地面的无线通信,整天坐在舷窗边欣赏地球美景。“我们的日程表令人窒息,”宇航员William Pogue写到,“我们整天除了忙就是忙。工作乏味又无趣,尽管窗外就是美景。”这次罢工促使NASA同意给宇航员更多的休息时间,以便让他们体验太空生活。

太空中的气味

对于太空中的气味到底像什么,宇航员之间没有统一的意见。尽管包裹在宇航服中的宇航员不可能直接让鼻子直接接触太空,但是它们试图形容太空行走后,留在气闸室的味道。有人说它像“雪地中摸爬滚打后的湿衣服味”、“烧焦的杏仁馅饼味”、“焊接时产生的烟雾味”、“臭氧味”、“火药味”、“炸牛排味”,以及“不太浓的过热汽车引擎味”。这些味道来自于数十亿年前创造了太阳系的死亡恒星的残留物质。这些多环芳烃在宇航员太空行走时附在了他们身上。

来源:arstechnica 翻译:离子心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