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任总统就是伯尼·桑德斯!至少科技屌丝们是这么想的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下简称伯尼)究竟是谁?这位“非著名”民主党候选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爆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赢得爱达荷州、犹他州、阿拉斯加州、夏威夷州、华盛顿州、新罕布什尔州、威斯康星州和怀俄明州的8场初选胜利。

这一系列胜利导致本已将攻击重心转向可能在党内胜出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希拉里团队,不得不调转头,重新面对这位竞选口号是“感受燃烧(Feel the Bern)”的党内候选人。气急败坏的希拉里团队甚至在媒体采访中指责伯尼,“明目张胆地企图获取总统大选的民主党提名”。

明天(周二),民主党初选将在纽约进行。虽然伯尼连胜8场,但希拉里仍居于领先状态。在最关键的选举人票数上,她以1756票领先于伯尼的1068票,离党内初选获胜所需要的2383票,只差627票,而纽约州一州就将决定247票的归属。从表面上看,希拉里·克林顿应该能轻松获胜。2008年民主党初选时,希拉里以两任纽约州美国参议员的身份参加竞选,获得57% 的选票,比现任总统奥巴马领先17个百分点。

伯纳德·“伯尼”·桑德斯(Bernard”Bernie” Sanders,生于1941年9月8日),生于布鲁克林区,是波兰犹太裔的第二代。詹姆斯·麦迪逊中学毕业后进入芝加哥大学,1964年获政治学文学士学位。同年搬到佛蒙特州,做过木匠和记者。美国联邦参议员,代表佛蒙特州,2013–2015年参议院退伍军人委员会主席、2015年参议院财政预算委员会在野派领袖。国会史上任期最长的无党派议员。伯尼自诩民主社会主义者,美国著名语言学大师诺姆·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认为他“是罗斯福新政主义者”。并不属任何政党,以无党派独立人士身份成为美国众议员,担任长达十六年。2006年伯尼在当选美国参议员后,加入民主党党团运作,故在委员会编排方面被算作民主党一员,不时与民主党营成投票阵营(Caucusing)。2015年4月30日,宣布以民主党人身份参与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来源Wikipedia)

但很显然,伯尼的支持者和盟友并不这么认为。在他们心目中,伯尼很可能会像在密歇根那样实现逆袭,在纽约一举获胜。这位74岁的老人虽然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但实际上在纽约政界只是名新人,数周前才在纽约设立第一个竞选办公室。因为离开纽约太久了,伯尼甚至以为地铁里还在使用代币。无论如何,逆袭都是不可预测的小概率事件,更大的概率是,伯尼在纽约以及最后的结果无法获得民主党提名。

伯尼团队的竞选海报,口号是“这不是乌托邦的梦想”

伯尼团队的竞选海报,口号是“这不是乌托邦的梦想”

结果很重要,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伯尼旋风”已经将美国政坛刮了个底朝天,甚至是在美国社会引发了广泛的共鸣。从形式上讲,伯尼进行的是一场完全不同类型的竞选,更像发起了一场运动。出于某种原因,伯尼具备了一种美国政坛上少见的那种能量,成千上万的民众会因为一封电子邮件的邀请,便去参加集会。在此之前,候选人支持者很少表现出如此强大的自发性和组织性,相反,更多是和电影中描述的类似:在巨额的竞选资本强行推动下的、具备洗脑特质的粉丝活动。

这是如何做到的?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解答就是伯尼的“民主社会主义”标签。伯尼去年在乔治敦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etown)演说时,发表了他对民主社会主义的看法,并以民主社会主义者自居。民主社会主义(Democratic socialism)如字面所见,指的是民主的政治体系与社会所有化的经济体制相结合的政治理念。在大多数情况下,民主社会主义与常说的以北欧国家为代表的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概念类似,甚至也基本类同于一般的“社会主义”概念,加上民主两字主要是为了与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有所区分。

伯尼团队的竞选海报,意在推翻华尔街的银行家

伯尼团队的竞选海报,意在推翻华尔街的银行家

听上去很唬人,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政治家很多,每个人对这个理念解读都各不相同。但伯尼其实只有一个核心观点,即贫富差距极端化和中产阶级利益严重受损。在竞选主张上,伯尼反对自由贸易协定,认为这是造成美国本土就业机会流失的主要原因,呼吁美国科技公司应立足于本土,而不是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外包到发展中国家,甚至不希望美国太多参与外交事务,应把重心收回到国内。同时,他支持一系列左翼自由主义政策,包括对富人提征税收、同性恋婚姻、少数族裔和妇女的平等权利、医疗改革、堕胎权等。

那么,究竟是谁在背后支持伯尼在一个当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掀起“社会主义”旋风?谁是伯尼竞选背后的最大金主?

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先来看两张图表:

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总筹资情况(不包括自有资金):

图片来源:InsideGove.com

图片来源:InsideGove.com

民主党候选人伯尼与希拉里前20名资金来源情况的对照:

统计截至2016年3月。数据来源:Center for ResponsivePolitics。根据美国法律,接受以机构为名义的捐赠是被禁止的,因此表内提到的所有的捐赠来源都是公司的高层、雇员以及公司成员的直系亲属。

很明显,两位候选人背后的金主不是同一拨人。伯尼后面有大量的美国顶级科技公司和科研机构。但再仔细一瞧,这两张图表看似存在逻辑上的漏洞。为什么希拉里与伯尼在筹资总额上并未有太大差距,但前20名资金来源的数字却差距如此之远?伯尼的第一名资金来源是Alphabet(谷歌母公司),金额只有区区25万多美金,而希拉里的数字却高达700多万美金,相当于是前者的28倍。

我们可以来做个简单的计算:仅上表中数据为参考,伯尼筹得的资金额除以2700美元(美国法律规定个人向总统候选人捐款上限),约为52000次个人捐款人。由于可选捐款最低额度为15美元,所以这个人数的理论最大值高达900多万。据统计,为伯尼竞选的个人捐款平均金额在27美元左右,那就意味着约有400万人为他掏出了真金白银。小额捐款已经成了伯尼本次竞选的资金基础,虽然同样的事情当年奥巴马总统也干过,但很明显,和伯尼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这是伯尼的竞选海报。海报指出,伯尼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爱国者法(又称反间谍法。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提出针对反恐斗争而提出的新法案,争议之处在于针对美国国内大众的监控),拥有超过34年被选举的公共服务的经历,更重要的是,他拒绝大公司的捐款。而与之对比的是,希拉里则是支持伊拉克战争和爱国者法,只有8年被选举的公共服务任期,而竞选资金多来自大银行。

总之,平均而言,伯尼的筹资数量少得可怜,但他的捐款者数量众多,远远超过希拉里,甚至是美国总统选举历史上十分少见的。所以,即便希拉里有超级大财团在后面一掷千金地支持,但“屌丝候选人”伯尼在总筹资额却不逊色于希拉里,并十分接近。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大群人在为伯尼捐款?从上面的图表中,可以看见伯尼的前20名捐献者有很多科技公司,其中不少来自硅谷。那么可以推论,伯尼获得了硅谷科技公司的支持吗?

图片来源:berniesanders.com

图片来源:berniesanders.com

打开伯尼的竞选网站,除了能看到常规的捐款信息外,网站底部特别标注了一句话:谢绝亿万富翁(not the billionaires)。当然,亿万富翁也包括科技大亨们。实际上,伯尼从宣布参选到现在,只造访过一次硅谷,而且还不是来要钱的。

伯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真心希望苹果公司“能在美国生产苹果的产品,而不是在其他国家”,以及“不要试图逃避应交纳的税收”。

很难想象,硅谷科技巨头的老板们会喜欢这位伯尼。相反,这些掌门人们更愿意掏钱给希拉里。在第二季度的竞选中,为她开出支票的大佬们包括: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谷歌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传播者文顿·瑟夫(Vint Cerf)、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以及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此外,来自苹果、Zynga、Dropbox的高层也出现在捐款名单中。

但据Crowdpac公司最新统计的竞选资金情况来看,伯尼从科技从业人员那里募得的资金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两倍,而且个人捐款排名前五位的公司全部来自科技界,比如谷歌、苹果、微软、IBM、亚马逊;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数据,在 2015年第四季度,伯尼从硅谷五家最大科技公司员工那里共募得了105,000美元,而希拉里只募得了95,000美元。这是伯尼第一次在硅谷拿到的捐款数量超过希拉里。

这些统计数据令人大跌眼镜,这里的“意外”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伯尼的政策基本都没硅谷什么事儿,却如此受科技公司追捧;二是同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被伯尼后来居上,且颇有将要赢得提名之势。两人单一资金来源相差了20多倍,但是资金总量却只差了14%左右,这一天一地的区别为我们揭开了两人竞选背后的真相:

伯尼正带领着一群包括硅谷在内的草根屌丝们逆袭着希拉里和她的高大上群体。

就像伯尼宣称的那样,他所获得的竞选资金的绝大部分都来自小额个人捐款。达到2,700美元个人捐款上限的只有约150人。当然,除了有效的互联网战略、兢兢业业的志愿者技术团队、特立独行的个人风格,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所倡导的政策也深得年轻人的认同。在硅谷,甚至有这样的说法:Bernie or bust!(译:要不选伯尼,要不就完蛋!)。

小李子也是伯尼的支持者

小李子也是伯尼的支持者

伯尼提出的国家应该补贴教育和医疗,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应该基于性思考,而不是画大饼,以及政府应该充分尊重个人隐私等政策,在年轻人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最好的例子就是在爱荷华州的民主党初选中,三十岁以下的年轻选民有84%将选票投给了伯尼,仅有14%的年轻人选择了希拉里。在以年轻人为主要人口构成的硅谷更是如此,他们中的很多人相信,世界在改变,伯尼代表着未来,是时候结束裙带资本主义了。

伯尼曾在一个月内通过大量个人小额捐款的方式筹集了2,000万美元,而希拉里在同一时间段的筹资总额为1,500万美元。

十分有趣的是,这里还必须提到一个网站:Coders For Sanders(伯尼和他的码农们)。这是一个由200多名程序员、开发者和设计师组成的松散组织,对这群30岁左右的“政治小白”来说,伯尼的竞选其实就是他们的半夜写码时间。

伯尼的志愿者讲解如何开发竞选用App。图片来源:YouTube

伯尼的志愿者讲解如何开发竞选用App。图片来源:YouTube

这些来志愿者中不乏来自各大科技公司的技术人才,也不缺初出名校的创业精英,他们想方设法为伯尼的竞选App更新功能、分析邮件数据、接入社交平台,这让伯尼这位特立独行的前无党派人士居然拥有了一支“码农”大军,各种在线活动、集会组织、竞选产品销售在网上进行的如火如荼。美国著名新闻社交网站 Reddit 上一个关于伯尼竞选的粉丝页面订阅量居然达到了将近19万的订阅量。

目前,志愿者们已开发出诸如:Connect with Bernie、FeelTheBern.org、Bernie QR、Feel the Bern、Bernie BNB、Bernie 2016 Events等数个新产品。

如此强大的技术支持其实在奥巴马竞选时代就已经出现,但像伯尼这样从初选就开始有组织的、自发性地进行,还实属首次。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没有那么多PAC、基金财团、工会支持的情况下,捐款总额仅落后希拉里14%了。

PAC(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美国政治组织,旨在筹募及分配竞选经费给竞选公职的候选人。1971年《联邦选举法》通过后,PAC的地位愈形重要。该法对公司、协会及私人所能捐赠的款项数额予以严格的限制。但PAC在向为数甚多的私人捐款者筹募经费时,都能设法避开这些限制。

同时,伯尼的团队也充分意识到,他们应主动利用数字营销渠道,尤其是通过移动设备,去影响年轻的受众们。“我们的重点一直就在移动端”,伯尼团队的数字广告总监克堪•高迪斯(Keegan Goudiss)表示。“视频是能够更好地传达情感的极佳途径,相对而言,横幅广告(banner ad)比较难以影响我们的受众。”比如,伯尼曾邀请一位穆斯林妇女参加其在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选战演讲,而这位妇女对竞选中对穆斯林群体的说辞一直抱有不满情绪。伯尼团队成员在大学演讲现场编辑视频,数小时内视频就被发送到YouTube上并广泛传播。

总之,不管最终初选结果如何,伯尼至少赢得了大多数硅谷居民的支持,赢得了年轻一代的支持,虽然这些年轻人的老板们并不一定这么想。

写在最后

目前美国大选还处于党内提名的初选阶段,任何预测都为时尚早,且看看美国社会各界对伯尼,这位“草根英雄”的评价:

刚刚喜获“小金人”的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伯尼在第一轮总统竞选辩论中表现的很出彩。当被问到我们星球面临的最大问题时,不像别人,伯尼的回答简单直接:‘气候变化’,令我印象深刻。”

“绿巨人”主演马克·鲁法洛(Mark Ruffallo):“谁在为伯尼的竞选买单?不是美国最富有的156个家庭,而是美国人民!”

前UFC女子格斗冠军隆达·鲁西(Ronda Rousey):“我会为伯尼投票,因为他不拿公司的钱。”

著名哲学家、民权人士康奈尔·韦斯特(Cornel West):“美国需要一位热爱人民、尊重人民、不会被收买、勇于开拓的领导人。”

最后是一段视频:《180秒让你为伯尼投票》

【文/DeepTech深科技(微信号:mit-tr)】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