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之父:我们凭什么要共享一切?

以下是 “共享经济之父” 杰里米·里夫金在 GIC 全球创新者大会的演讲,他描绘了一个理想的、具有乌托邦特色的共享经济社会形态:随着计算革命带来的指数级增长,会重塑能源、通讯与交通模式,而这些模式最后都会加速 “分享经济社会形态” 到来的脚步。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经纬创投(ID: matrixpartnerschina)。

“共享经济” 之父杰里米·里夫金,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享有国际声誉的社会批评家和畅销书作家,著有《第三次工业革命》、《工作的终结》、《生物技术的世纪》、《路径时代》,每本书都被翻译成十五种以上的语言。里夫金还是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的主席,曾经担任过前欧盟委员会主席罗曼·普罗迪的顾问。

杰里米·里夫金

杰里米·里夫金

 

新的经济在诞生 

我觉得来到这里很棒,这里有新千年的创造者。开始的时候我要非常清晰地说一点,国内生产总值在放缓,每个国家都是如此,所有地方都是这样的。GDP 放缓,是因为生产力放缓了,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如此。过去的 20年,一直是这样的。非常清晰的是,我们开始看到新的经济要诞生了,我们也看到已经诞生了一个新的经济范式。我们可以理解为危机和机遇。

我们需要知道新的经济范式是怎样改变的,我们想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我们可以画一个路线图。你们这一代人就可以画一下,看一下它在历史上是怎么走的。历史上差不多有 7 次经济范式的转变,是一个协同分享的结构。它们有个共同点,也就是在某个时刻,出现三个不同的技术并且融合,从而创造一个共同的技术平台,和新的基础设施,造成根本性的变化,来改变我们如何在整个价值链上进行管理。

这三个基础的技术,第一个是通讯,可以更加有效管理我们的经济活动;其次是新能源,可以驱动我们的经济活动;第三是新的交通模式,使我们经济能够运转。所以,在通讯、能源和交通,以及物流这几个领域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会改变我们管理经济和经济能力的基础。经济活动,要管理赋权,并且要管理我们的产品和服务。

例子 1

第一次工业革命在 19 世纪发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在 20 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在英格兰,英国用的蒸汽机孕育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之后在整个英国,又发明了电报,这些通讯技术与新能源结合起来,把蒸汽机加上轮子,做了火车头,就有了火车,从而可以在全国性的铁路系统上运转整个经济。

能源和交通这是很关键的,催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大大地提高了生产力,所有的经济形态都产生了,这是一个平台。因为基础设施一旦到位,就能够增加生产力,管理能源,并且以此推动我们的生产活动。

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在美国和德国,核心的电力和通讯变化之后,在经济活动中,使得我们有了一个大的跨越,这是由无线电的电话推动的。有了电话,就像有了因特网一样重要,电话之后是广播和电视。亨利·福特发明了汽车装配生产线,把所有的人推到了道路上,然后道路把所有的经济活动都给转变了。

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在 20 世纪产生的,到达巅峰是在 2008年,那时波洛克原油还不到 140 美元一桶。在 2008年,所有的购买力下降了,在所有地方都是如此,那是一个经济的地震啊!经济市场在 60 天之后就崩溃了,我们都感到了崩溃,但是还有更大的隐患呢。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太阳落下了,因为有了新的电子通讯,又有了新的能源替代化石能源。

例子 2

当默克尔成为德国总理的时候,她让我去柏林。她刚上任几周就让我去解决一个问题:如何让德国的经济增长?我到了柏林,问了默克尔的第一个问题,我说:“默克尔,你如何让德国的经济增长?如何让欧盟的经济增长呢?” 全球经济在过去的一个时代是怎么增长的?靠通信技术、能源以及交通,它们都在成熟,但是没有带来任何生产力的提升,这怎么增长呢?

前几天,我跟默克尔做了一个规划,规划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个新的矩阵,能源、交通以及交流推动经济共同发展的一种方式。最后,默克尔跟我说:“里夫金先生,第三次工业革命,会在德国发生!”

这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通信技术。任何的经济活动,如果一旦和互联网活动结合起来,就可以减少边际成本,并且提高我们的经济生活。你们所有的人都有 iPad,都有智能手机。这样的技术,在过去的 25年 不断地发展,这是互联网催生的。这些通信技术都已经数字化了,它们都在转变。我们有数字化的可再生能源网络、数字化的自动 GPS,以及无人驾驶的网络,可以有一个三网的融合。

交通、能源和通信,都可以数字化,来让经济活动运转。“互联网 +” 有很多的困惑,告诉你们,对于 “互联网 +” 有一个误解,这并不是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数字化,我跟你们说的是 “互联网 +”,三网融合,通信、交通和能源结合起来,就是 “互联网 +”。

这三个互联网它们都在一个平台之上,它是架在物联网之上的。我们会把传感器都联结起来,就可以分析实时数据。这些数据是干什么的呢?它们可以在交通、通信和能源网络 “来回”,所有的人都可以管理并且运行经济活动了。我们在农业方面有传感器,在工厂里有传感器,智能家庭有传感器,智能汽车、智能办公室、智能库房,都有传感器,会组成大数据,在整个体系中推动经济活动运转。

世界将有大规模的变化 

到 2030年,我们会有一个大联结。我们会有一个网络平台向所有人开放,这是一个关键。我们会有 30 亿人连上互联网,这是现在物联网上的的情况。未来会有 25 美元的智能手机,所有人都可以连上网。你每天挣两美元都可以买个智能手机,所以这是一个大跃进。从第一个手机诞生以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一个几乎没有成本的手机,这都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变化,大规模的变化。我们要看到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我们要认认真真地应对它。我们需要创新,物联网平台非常的便宜,几乎是零边际成本。我们可以缩减数据,把那些没有用的数据都剔除掉。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联结的活动,我们可以储存这些活动的数据,我们也在从事经济活动,我们也在这个经济中循环,我们每天也在应对这个价值链。

如果你是一个中小企业,或是一个小企业,你们可以怎么做呢?你们可以到物联网平台上,把你们的价值链数据截取出来,之后用分析系统,做自己的算法,做自己的应用程序。所以,你们就可以不断地增强你们的算法效率,每一步都可以来增强你们价值链的效率。算法的高效就可以让你们 86%的生产率都得到提升,之后的 14%都是机器和人来做了。用没有成本的技术,你们就可以自己创造应用程序和算法,可以让软件 24 小时管理和推动经济运行活动。

这意味着什么呢?等于现在有一个新的平台,可以大大地提高生产率,可以减少边际成本(边际成本指的是每一单位新增生产的产品或者购买的产品带来的总成本的增量。 比如,仅生产一辆汽车的成本是极其巨大的,而生产第 101 辆汽车的成本就低得多,而生产第 10000 辆汽车的成本就更低了——笔记侠注)。

边际成本是一种成本,你付了固定成本之后,边际成本就会在分销产品以及服务中产生。我在沃顿商学院教书,在那里我们教新的领军者,要不断地发明新的技术,提高生产率和效率,这样就可以减少边际成本,提高市值。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在资本主义社会当中,边际成本会趋近于零。

 共享经济正在增长 

随着数字革命的发展,生产力变得如此的先进。现在服务和商品方面的成本,实质在资本市场是非常便宜的,而且边际成本已经降到了零,促进了一个新的经济系统的诞生,那就是共享经济。所有人都已经参与到了共享经济当中,那么这是什么呢?现在它是新的形态,共享经济形态。这是一个很小的婴儿,在资本主义这个父母的带领下,现在正在繁荣生长。共享经济,非常年轻,还没有成人,并且没有任何的意识。

在共享经济成长的过程中,让它找到自己的定位,让它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资本主义,这个父母可以培养这个孩子,并且和孩子之间建立一种关系。所以,我现在对于创新者们的建议是:您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快速发展的经济社会。现在就是交互和交换的经济,基本上用零成本在发生。对于零成本的社会,变得越来越普遍。

2015年,资本主义将不会变为完全主导的社会形态,它要和共享经济同享这个舞台,因为共享经济在逐渐地长大。现在青年人的社会里,你们的生活里面,已经有了部分共享社会的影子。我告诉你们一个例子:对于三个物联网,包括交互物联网,其实在这 5年 内,已经发展成熟了。假以时日后,这个会场里所有的人,包括数以万计的青年人,将会用零成本生产并且分享服务和商品。在数字技术的发展上,你可以自己作为音乐人,而不用任何固定的成本。但是,如果你想分享这个音乐给别人的话,你可以用你的智能手机分享给一个人,或是几十亿个人,同时用基本上没有成本的方式分享给他们。

我们有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正在生产并且分享他们的视频。这没有任何的税收,也没有任何的成本。所以,这么多的天才竟和别人用零成本在交流着。我们现在有数以万计的学生,通过公开的课堂形式,上着最好的大学的一些课程。如果通过网络把这个课堂分享给任何人,这都是零成本。这将是颠覆性的,这将是在 15年 内就会发生的事情。

20 世纪的大工业也应该在走向衰落的步伐,电视也开始衰落,因为大家发现不能跟大家分享电视上的内容。另外一个例子就是维基百科,大家可以分享知识,而且这个成本就是零。所以,当一些很大的工业在衰落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公司已经开始产生,有些盈利,有些没有盈利。我们已经开始创造一些不同的资源,创造不同的方法,来分享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有些人在市场里面,但是更多人是在社交媒体里面。你可以创造一些活动,连接不同的网站,从而创造价值,这就是颠覆。

我们可以猜想一下,从现在开始,第三次工业革命在虚拟社会里面,将会用零成本的方式呈现。我在我的新书《零边际成本社会》里面说到:我们可以改变和冲破这个防火墙。现在在零边际成本的线下,其正在影响我们现实的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大批的创新者,在你们这一代将会产生。我们现在改变了交通互联网,因为有数字,有可再生能源,而且有 GPRS 自动驾驶系统。

第三代工业革命,将会建立在这个平台基础之上,因为数字化确实是用零成本的形式在发生。我们将会创造所有的创新、所有的应用、所有的网络,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下,都可以实现。

 边际成本产生的新能源,没有任何成本 

让我们看一下德国,在过去的十年里,自从默克尔说到我们将发生第三次工业革命,发生了什么事情?德国现在 27%的电力都是风力发电产生的,没有任何的成本。到 2022年,38%的电力,都将会通过太阳能的形式发生;到 2030年 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 2025年 后,40%的电力都将是通过可再生能源的形式发送。届时德国所有的能源,都会从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潮夕能当中发生。

太阳能、风能,在 2025年 会变得极为普遍。1970年,可能要花费 1150 美元才能买到一个太阳能发电片,在今年,差不多 66 美分就可以买到一个。它整整降低了几十倍,就像现在智能手机一样便宜。在未来的 15 到 20年,这种技术将会变得越来越普遍,并且运用到第三次工业革命中。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工业革命自己就明白这个道理。太阳能、风能,其实几乎是没有任何成本的。太阳能在德国可以带来巨大的收入。所以,在德国,太阳能、风能、热能,全是免费的,他们的税也在下降。

例子 1

在德国,现在已经进入了百分之百的能源消费为零的情况。任何的公司,一旦加入了这个平台,就会有大大地节省你的能量,加大你的生产能力。因为边界成本为零,能源使用几乎是不用花任何钱的。

全球有 4 个主要的能源公司在德国,它们是大而垂直性的公司,是全球的跨国公司。对于大的能源公司,它们只是产生了 40%的能源,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扩张,没有办法再继续生产化石能源。

而对于新能源,你可以在小的领域里进行生产,比如说太阳能、风能。在音乐、体育、报纸、电视行业,还有地产公司和其他的一些工业,建立了一种合作的体制,它们都从银行里面获得定息的贷款,这些银行将会用这些公司省出来的钱,换他们的贷款。所有的人都获得了这些贷款,都已经有能力产生了新的能源,它们在一起之后,让它们的企业回到了正轨,这被称之为 T 型的经济增长方式。

每个人都将产生新能源 

这对于能源公司意味着什么?它们必须要改变它们的现状,同时也必须改进它们的状态。在将来,有数以万计的人,将会在数字化方面和互联网上生产他们的能源。在 10年 的经济范围内,我们将会在世界范围内生产我们的电力,并且是共享经济的状态。在 25年 内,你就会看到这一代有数以万计的创新者,每一个人都会生产他们的新能源。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他们都会生产这种能源:风能、太阳能、热能,特别是太阳能和风能。

所以,我们讲到能源公司现在最大的模式是什么?产生能源,把能源传送给我们,管理这个能源的网络。你管理了这个能源网络,你可以售卖这些电力。更多的能源被售出,你就可以挣更多的钱。所以我们挣钱的方式,主要是卖电。作为电力公司,该公司建立了一个合同中心,大公司、小公司还有私人公司都这样,并且管理了所有的价值链。

但这个边际成本,对于公司来说,可以大大地缩小。确实有很多公司,他们分享他们的生产力,还可以返回到能源公司,这叫做 “反向的合同”。

中国现在怎么做呢?在过去几年内,当新总理就职的时候,李克强总理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经常说之前读过我的书,其中包括《第三次工业革命》。现在他到了中央政府,包括国务院,将我刚才和大家讲的想法付诸于实践。中国现在确实和德国的步伐是一样的。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杰里米·里夫金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杰里米·里夫金

在过去的几年内,我和汪洋副总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中国能源部部长说中国中央政府已经从四年内拨款 1100 亿美元,给中国电力设备加上一个新的模式。所以,每一个人可以分享并且生产,就像德国一样。看了德国,大家再看中国,再看一下欧盟,所有的都是一样的。我们从互联网、数字、新能源和交通方面,都给 GPS、无人驾驶和物流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这就是我说的 “互联网 +”。

汽车就是在第三次世界革命中的一个例子,我们用自己的经营方式创造了我们新的方式。你们都有汽车,对吧?你们都可以到处移动,因为有了车。所以,分享汽车的服务在世界各地都有,因为我们有自动导航系统,这都是互联网给我们的系统。中国、美国、欧洲的年轻人都会买智能手机,它们把你跟互联网分享设备系统都联结起来,它就会给你一个 GPS 导航系统的联结网络。它在 90 秒钟的时间可以让你连接起来后,就可以在网上支付。

为什么我们马上就可以用非常廉价的方式来获得它们?这就是我要给你们提的一个建议了。你们、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子孙后代,不会再买汽车了,汽车时代结束了。不是今天,但是会终结。你们会分享汽车,会有一个汽车的网络,每一个车分享出来之后,那车就不用再生产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对于一个中型的美国城市来说,你看我们可以减少 80%的生产了!所有的车都可以减少,这都是汽车分享带来的。汽车是第三大排放来源,第一大是我们的建筑,但是我们通过可再生能源可以减少排放。

二氧化碳的第二大排放源,你知道是什么吗?导致气候变化的第二大来源是什么呢?是牛肉的消费,是畜牧业。没有人愿意谈畜牧这回事,你们知道在中国和美国,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食物链,你们可以应对第二点。

第三点就是交通,80%的汽车得减少了。那还需要的 20%汽车怎么办呢?可能是电的,可能是零边际成本的可再生能源推动的,可能是 3D 打印出来的。现在第一辆 3D 打印车已经在路上了,还可能是无人驾驶的,这都是零边际成本的汽车,不需要 10年 就能实现。

克莱斯勒公司已经有一个任务,无人驾驶技术在今年就要上路了,这是一个革命。中国是太阳能的领军者,是风能的领军者,现在也该是电动车的领军者了。对于交通者来说,有两个模式,第一个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在一段时间内,还会有上百万的汽车,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来了,汽车会更少。所以在这个新的时代,交通公司可以改变我们的物流网络,也可以用低排放的模式来推动,可以是零边际成本运营。

 分享智慧 

分享经济都有空间,但是你必须是一个精明的商业人士。在董事会当中,他们都在读《零边际成本》这本书,每个星期都有人在读。我们可以看一下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到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怎么过渡的?我们路在何方?

你们都是年轻的创新者,你们是社会的企业人,但是你们需要有创新者的模式。好生活的标志,就是每一个人都能分享他们的智慧,同时是公共分享。

各位,我们都是新一代的创新者。亚当·斯密说:“人们如果只追求个人利益,不顾及他人利益,个人利益也难以实现。” 社会的创新者,你们有不同的想法,因为你们有因特网。你们要知道,如果用开源的方式来分享信息,分享你们的才能,你们就会形成一个网络,这个网络也会惠及于你。

在我这一代,还有之前的那一代,第一次工业革命诞生的人,有一个基本的哲学思维模式,我们相信自由是排外的,都认为每一个人有自主性,每一个人追求自我利益而不是公众利益,但是通过追求自我利益的时候达成大众利益。这意味着要自由,你要独立,自己要形成一个岛,要排他的,你不需要依靠他人,这是自由的定义。

而在中国有道家、佛家、儒家的传统,它们认为不仅仅是自主性,而要追求一个社会性,我们每个人的个性通过与其他人和社会的接触,能够得到一个升华,在 “互联网 +” 这一代,人们长大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分享的网络。自由,并不是排他的,而是共荣的。你们都是相互联结的。你们联结起来,相互建立关系,不断地在一个网络当中,让你自由。因为你有更多的能力来创造关系,并且过得更好。这是一个对自由完全不同的理解。

我们对权利的了解也是不一样的。互联网之前的那些人认为,我们的关系是一个金字塔,是从上到下的。但是你们的年轻创业者说这个权利是一个梯子,我们都可以不断地分享。如果你的能力提升,别人也都可以受益。所以说,这是一个像氧气一样的东西。

所有人都互相联结的 

最后,我这一代人,以及我之前一代的人,都是在一个地缘政治时代生活的。我们相信,每个人之间都在打仗,都在争资源。所以,有民族和国家。企业之间也在打仗,都在争取稀缺的资源。但现在,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后,我们会从稀缺到富足,实现这样一个转变:从富足的一代,到生活得更好的转变;从功能混乱的社会,到一个生态文明的社会。所以,我们会看到相互联结的新一代,就在我们的这个世界中产生。

我们从海底一直到天空,所有的生态在互通,来不断地维持生命。所有的学生,他们都需要有这一种深层的思维模式,像呼吸大气层当中的空气一样。我们要同家族、同社区来联结,还有更大的社区,我们也要同他们建立关系。北京有高中生,纽约有高中生,东京也有。他们回到家跟家长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开两辆车呢?我们都可以分享汽车,那么我们有个电视不看,那不是在浪费资源吗?

我们希望孩子们回到家说,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汉堡是从热带雨林中来的吗?热带得人需要把树都砍掉,把我们的生态系统都破坏掉,来养牛。孩子他们会说:不!我们不能为了生产汉堡来养牛,不能破坏土壤了,不能再毁坏树林了。这样的话,我们森林就会灭绝了。树会吸收二氧化碳,如果没有树,就没法吸收二氧化碳了。温度会上升,孩子们就吃不饱饭了。干旱和洪涝,就是因为汉堡产生的。互联网的一代会考虑到:我们每天做的所有事情,都会影响其他的人,影响其他的动物,影响其他的生物圈中的个体。

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相互联结的。如果其他的人过得不好的话,我们也会受到损失。这种新的方式,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大气圈,我们的自由不是独立的。现在我们会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因为商务都是由故事产生的。一旦故事有了,那我们就会建立成商业模式,就会完成我们的故事。那并不是说只是去设计一个 APP。我们要做所有的创新,产生新的故事。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大气圈当中,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

我们面临着一个危机,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是最年轻的物种,我们现在面临着气候变化,它会推动你们这一代以及后代的变化。气候变化的可怕之处在哪里呢?这种变化会改变水循环。有人说,下雨了,有雪,根本就没有变暖。这不对!这是一个水的星球,生态体系在上百万年内,都是由云来维持的,云在地球的上空。气温每上升一度,就是因为气候变化了。

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当中,由于各种核能、内燃机的交通,推动了气候的变化。气候上升一度的话,大气就会被扰乱,它们就会少吸收 7%的二氧化碳。我们正在不断地渗透,全世界都是这样。水的活动也在受到扰乱,去年波士顿下了 8 尺的雪,很多地方都有洪涝,夏天有干旱。今天早上加利福尼亚起火了。就在今天早上,巴基斯坦干旱。台风、飓风,每年都会发生。我们的生态系统赶不上水系统的变化了。

这些气象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处在一种灭绝的活动循环当中。每一次大的灭绝,需要 1000 万年才能恢复。我们现在是在第六轮灭绝的活动当中。

科学告诉我们,我们要改变各种的生活,你还在孩子的时候,可能就要面对这种变化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有多么的严峻,我们在 “睡觉”。跟你们说,在 “互联网 +” 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99.5%的物种都会灭绝。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有移动的技术,有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就可以提高效率,可以减少边际成本,提高生产率。如果我们用这种技术监控数据、分析技术,写我们的算法,那我们就可以监控我们的价值链,提高我们的效率。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少用资源,不浪费它。

零边际成本是一个模式,减少碳足迹的重要模式,可以提高生产率。我们就是要分享汽车、分享家庭、分享衣服、分享玩具。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用来分享,这就是分享经济。

真正的创造力,就是考虑自由、考虑我们的星球、考虑权利。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这 3 点,你们就会创造创新、创造分享经济。这样我们就可以学习共存共荣,共同分享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如果光是考虑赚钱的话,那就不会有革命。我们会创造新的故事,会创造新的企业。我们需要共同生活,拯救我们的物种。同时,在新的社会,我们会过得更好,实现生态文明。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