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本周,在Facebook的加州总部,马克·扎克伯格与印尼总统打了20分钟的零重力乒乓球。

这就是Facebook的风格。本月早先时候,新加坡总理访问了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的新总部,他也顺道来到扎克伯格办公室旁边的虚拟现实室,戴上Oculus Rift过了把瘾,尽管他还是对虚拟恐龙更有兴趣。正如扎克伯格描述的那场与印尼总理佐科·维多多的虚拟乒乓球赛,其重点在于他们两人在虚拟世界花20分钟一起做了一样事情

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人们关心的,”扎克伯格坐在虚拟现实室外的大厅里说道,“是人际互动。”

自从2014年春Facebook收购了Oculus后,扎克伯格便将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形容为未来的“社交平台”——人们不仅用利用VR技术打游戏、看电影,而且会真正用以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我们在做一项长期的赌注,赌沉浸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告诉记者Facebook宣布这笔20亿美元交易的那天,就认为它有潜力成为“有史以来最具社交性的平台”。在当时,这番话似乎未免太过夸张。我也曾是怀疑论者中的一员。然而在过去两年间,VR已经变得离扎克伯格长久以来的设想更为接近了。Oculus Rift正是这变化中的一部分。其内置传感器的手柄让人们能够进行零重力乒乓球游戏。Oculus不但可以追踪玩家头部的运动,还包括了手部的运动。游戏手柄使得玩家的身体得以“穿越”到虚拟世界。如同扎克伯格和维多多一起玩虚拟乒乓球,玩家可以看到对方并进行互动——至少是一定程度上的互动。

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虚拟乒乓球是被Facebook称作“玩具盒”的Oculus演示版的一部分。在这一自由虚拟环境中,除了乒乓球,还有放鞭炮和搭积木等游戏。最棒的是,这个别样宇宙中还可以容纳不止一个人。扎克伯格认为这是人类通过虚拟现实与真实世界互动的一种展现。“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当有第二人在场,这一切就自然而然成为了社交,”他说,“这并不是一场游戏。没有比分,不分胜负,只是人们互动的方式。这种互动方式是全新的。”

VR社交软件

或许更为重要的是,扎克伯格的理想更接近现实是因为众多科技大咖怀有跟他一样的理想。2014年10月,谷歌牵头对增强现实初创公司Magic Leap投资5亿美元。2015年1月,微软披露了自家的增强现实头戴设备Hololens。同时,谷歌也一直致力于自主研发比通过智能手机实现VR的头戴设备更先进的硬件。如今,苹果公司也在做同样的事。“两年前人们还把这些当笑话看呢。”扎克伯格说道。

在巴塞罗那,一年一度的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开始之前,扎克伯格将出席硬件制造商三星的一场盛大的发布会。三星将要发布的VR头戴设备就是基于Oculus技术制造的。扎克伯格将宣布Facebook新成立的团队。这支由设计师丹尼尔·詹姆斯和迈克尔·布斯率领的团队将着手为Oculus打造社交app。扎克伯格拒绝透露这些app的具体信息。“大家只要知道我们正在做这件事就够了。”他说。鉴于我们仍在等待Oculus面市,扎克伯格的这些努力在中长期到底有多重要仍是个问号。但为VR开发社交app这样的豪言壮语已经不像在2014年时听起来那样纯属异想天开了。

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风投公司A16Z的合伙人克里斯·狄克森是Oculus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连他也惊讶于Facebook当初会认准这家初创公司。“投资并不是我们当时的初衷,”他说道。“那并不是个热门的领域。”现在时过境迁,他也认为VR会是下一个大“平台”。“一旦价格下降,质量上升,研发者们摸到门路,创造出各种新产品,”他说,“我们将会发现这一领域前景之广阔远不止于游戏。”

梦想成真之时

扎克伯格说,当他十一、二岁时,他的父母给他买了第一台电脑。他立刻着迷了。中学数学课上,老师边在台上讲课,他边用C语言和Pascal语言在笔记本上写电脑程序。有时他甚至神游得更远:他会给自己的电脑画出一个VR界面——在那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东西。“计算机不应该只是停留在做个网页或者执行一些2D的任务上,”他想。“还应该让人有切身处于某种场景的感觉。”

这是很多年轻人都会有的想法。然而之后他所处的环境变了。“也许当我是个孩子,研究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他说。“但是现在,我们有了这家大公司,我们也乐于下这样长远的赌注。”自然而然地,2014年,在“读过大量科幻小说”并从商业及学术角度了解了一些尚在孵化中的VR和AR科技后,扎克伯格和Facebook为Oculus投资了20亿美元。“Oculus演示版是我想法的转折点,”他边回忆边解释道。最初的设备远比现在的轻,成本也比现在的低。“那就像是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Facebook买下这一技术不仅是为了明天,也是为了当下。扎克伯格说这不光是社交平台,也是继智能手机后,计算的下一个基础环境。“一开始是PC机,然后是网络,再然后是手机,”他说道。“我认为像VR和AR这样的事物会成为下一个平台。”换言之,这是与电脑互动的另一种形式——也是与世界互动的另一种形式

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在虚拟未来上花20亿美元下注的扎克伯格就如同一个闯进糖果店的小孩子。然而狄克森在参照了谷歌2005年收购安卓后,还是赞同扎克伯格的。“我记得当时想‘哇,这真是次异想天开的投资’,”狄克森回忆道。“我对谷歌的举动充满敬意,但仍觉得这是步怪棋。后来事实证明这是天才之举。”然而即使是天才之举也不是能马上被证明的。安卓的成熟需要时间来酝酿。VR亦如是。

Facebook表示,从11月发售VR装备起,人们已经用头戴设备观看了超过百万小时的视频。谷歌声称已经发售了超过500万的Cardboard头盔,使用者为此设备下载的app数量已超过2500万。虚拟现实已成为现实。但是狄克森会告诉你,这些设备比起Oculus来,只是小巫见大巫——尤其当配上最新的Touch手柄就更是如此。Oculus是一种大众见所未见的东西,狄克森补充道。当试用Facebook的“玩具盒”演示版时,你就可以亲眼见识它了。“这个演示版真是太棒了,”他说。“能够同时让别人加入进来会让它更有冲击力。”正如扎克伯格所言,它具备社交性。

当VR遇到AR遇到现实

事实如此,至少在小范围内是这样的。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社交VR如何与Facebook的其他产品衔接。Facebook已经将360度视频加入到其News Feed功能中。扎克伯格将此看作向虚拟现实迈出的一步。观看这些视频并不需要戴上眼罩,然而虚拟现实却需要。它使你与现实世界隔离开,而这与Facebook并不一样。使用Facebook只是你在坐车或者等人时用手机进行的消遣。

扎克伯格还没想好该如调和这两者。即使他知道,也没有挑明。不过终极理想,据扎克伯格表示,是一副超轻的眼镜,可令你在现实与虚拟世界间自由穿梭来回。这既可以使你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也可以为你眼中的现实世界增添一些数码乐趣。通过这些眼镜,你可以与世界另一端的人对战象棋,扎克伯格说。或者你也可以用其观看某人刚刚在Facebook上发送给你的静态照片。

虚拟社交:扎克伯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今天谈这些还为时尚早。在当下,轻量级数码眼镜——比如谷歌眼镜——仍不免沦为败笔。但是假以时日,这一切都会更加贴近我们的现实生活。

来源:Wired  作者:Cade Metz  编译:未来论坛 商白

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为 “未来论坛”微信账号(ID:futureforum)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专家解读2020年虚拟现实会是怎样?

虚拟现实新的应用形式:让你成为任何人

国外创业者为单身男提供虚拟恋爱服务

杨元庆:联想布局虚拟运营商及移动社交

匿名社交APP走红 实名制的Facebook也想开发了

好莱坞关注虚拟现实技术:虚拟现实设备已在电影中出现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