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家可归到最顶尖的天使投资人,他是如何做到的?

Pejman Nozad 是目前硅谷最顶尖、最受尊敬的天使投资人。他是 Dropbox、Lending Club 等很多知名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人,也给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投资过。然而就是这么一位顶尖天使投资人,他在 1992 年的时候曾一度无家可归。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1992年,我在硅谷无家可归了。好吧,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无家可归。我当时在一家酸奶店上班,并想方设法说服店老板让我在酸奶店顶层的阁楼免费借宿。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夜里很晚才回店里准备睡觉,结果却被警察拦住了,我竟然被警察误认为是要乳酸奶店行窃。

其实我并不怪那些警察,如果换作我是那些警察的话,我肯定也会去拦住我自己的。不过无论如何,那样寄人篱下的日子我终于挺过来了。

而就在几个月前,我刚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伊朗,只带了 700 美元只身一人来到了美国的加利福尼亚。那时,我不会说英语,在加州也不认识几个朋友。不过当时的我坚信,美国就是机会的象征,我是绝不会错失这个机会。当时的我正在热恋中,我在德黑兰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一位和我一块从小长到大的女孩。所以,刚来到美国的那段时间,我将自己身上几乎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打国际长途电话上。很快,我的口袋就空空作响了。

在德黑兰的时候,我是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体育记者,当时主持一个在伊朗非常受欢迎的体育电台节目。但这一切在美国都起不到任何作用。后来我在美国的圣荷西找到了一份洗车的工作,同时为快速解决语言沟通问题,我还在一个当地的社区大学学习英语课程。后来我放弃了洗车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酸奶店工作。

有一天,我正在酸奶店的阁楼上看电视,偶然看到了位于帕洛阿尔托的美达连地毯精品店的一则招聘广告,他们当时正在招聘销售员。我立刻打电话过去咨询,就有了下面这个对话:

“你之前有过地毯销售经验吗?” 对方问。

“没有。” 我会回答道。

“那你之前卖过家具吗?” 对方接着问。

“没有。” 我答道。

“你之前有过任何销售工作经验吗?” 对方又问。“没有。” 我回答道。

“那你打电话来想干什么?”

在他就要挂掉电话之前,我恳请他给我一个机会。

“对于一个你从未见过面的应聘候选人,你怎么能直接就否定而不给一点机会呢?” 我问道。

接着是长时间的沉默。

“好吧,那你明天过来面试吧。” 他最后说道

第二天,我就过去参加了面试,并成功获得了这份地毯销售的工作。一周后,我搬离了酸奶店顶层的小阁楼。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美达连地毯精品店的工作经历

来到美达连地毯精品店后,我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波斯地毯的价格真的是非常昂贵,每件地毯的价格都在上万美元。

我学到的第二件事是,大部分顾客其实并不知道他们花这么多钱买的地毯是否物有所值。顾客们不知道地毯的制作流程,也不知道它的货源地,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地毯的合理价格区间究竟是多少,当然,他们也没有渠道了解其中的价格。这就是为什么销售高端的地毯需要相互间高度信任的原因了,因此这需要销售和顾客去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而这正是我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做的事情。

我和我的很多顾客都成为了好朋友,我经常去他们家做客,并和他们的家人聊天叙旧,通过这种方式,我能够更好地去了解他们。我也因此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业绩。我一年最高的地毯销售额超过 800 万美元。

我还会向他们提出有关他们的事业、品味以及对世界形势看法的一系列问题。在销售地毯的过程中,我了解了这个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这些人群正在改变着世界,而我也非常渴望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因此,在向他们销售地毯的同时,我开始咨询他们很多的问题。慢慢地,我对周围的世界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背后的公司、技术和和所实现的告诉增长,受他们的启发,终于有一天,我走进我们老板的办公室告诉他:“我们需要成立一个科技风险投资基金。

真正的冒险开始了

我的老板 Amir Adimi 是一个非常精明能干的人。他曾在伊朗一手创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伊朗革命后,他来到了美国并选择一切从头开始做起。他非常聪明,也非常相信我和我的提议里蕴含的巨大机会。所以我将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投入到了这个风险投资基金中,并开始物色寻找有发展潜力的早期创业公司。我曾诺投入 20 万美元进去,但当时手头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将自己每个月销售地毯的销售提成收入都投了进去,获得该基金三分之一的股份。

成立了这个风投基金后,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让人们相信我们是在认真做这件事的,同时让他们相信这个基金是非常靠谱的。和我们见过面的大部分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曾和来自 Sand Hill Road 的那些顶尖风险投资人见过面。在他们的印象里风险投资人都是在外人看来非常优雅的一群人。然而我们和他们的会面地点却选择在毛毯店的后院,提供也是波斯风味的茶叶,来见我们的创始人们心里肯定都惊呆了。不管怎样,我们总算走出了第一步。

不过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先于其他人找到那些优秀的早期创业公司。当时,“天使投资” 和 “种子投资” 还不是特别流行,Y Combinator 和 AngelList 这样的机构也还没有出现。我邀请很多风险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创始人来到我们的地毯店里来聚会,让大家相互认识。此外,我还花了很多时间用于自我提升,我会参加能参加的所有会议,同时尽可能多得认识投资人和创业者。此外,我还会通过阅读来学习相关专业知识。

刚开始做投资的那段时间,我们投的很多项目都不成功,不过时来运转,后来终于有了起色。2000年 的时候,我们投资了 Andy Rubin,他后来开发出了 Android 系统。和 Andy 会面对我而言是一个转折点。在 Andy 身上,我发现了一些非常罕见的企业家特质,所以自那以后,我就会根据创业者是否拥有和 Andy 同类的特质而决定是否投资他们。

我的第一笔大投资的对象是一家专门研究便携式数据交换设备的创业公司 Danger,这笔交易谈了好几个小时。我询问了很多 Danger 的情况,虽然对该项技术不太了解,但在后来担任谷歌安卓系统运营主管的 Rubin 进行了第一次业务会谈之后,我对 Adimi 说:“如果这个人是在兜售自己的激情和梦想的话,那我愿意给他投资。我相信他会实现目标。” 于是我们给这个公司投资了 40 万美元。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毛毯点和我们探讨科技问题,很多顶尖的风险投资者也越来越看重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投的金额也越来越大。我们是 Dropbox、Lending Club、SoundHound 和 Zoosk 等很多成功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人。如今,我投资过的创业公司的总市值超过 200 亿美元,其中的很多公司最开始都是在我们的毛毯店里做项目演示的。

成立自己风投公司

2013年,我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 Pejman Mar Ventures 开始单干,管理的风险投资基金有 5000 万美元,主要投资早期创业项目。我的合伙人是 Mar Hershenson,她是西班牙人,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电气工程的硕士学位。她之前曾联合创办过三家创业公司,覆盖电子商务、企业软件和半导体领域。我们坚持的投资理念是,投资时我们不光看技术还要看人。我们希望能找到那些解决的问题有很大市场的企业家,通过对他们进行投资让他们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并从此和他们同舟共济、不离不弃。

如今我们已经投资了超过 30 个项目,包括外卖跑腿服务DoorDash、新兴医疗技术公司Guardant Health、薪资福利管理平台Gusto和智能深层链接技术公司Branch Metrics等知名创业公司。尽管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不同的特质,成功也没有神奇方程式能让你一眼就识别出优秀的创业者,但我在那些最成功的创业者身上找到了一些共同的特点,在决定是否对他们进行投资之前,不妨看看他们是否拥有这些特点。

(1)伟大的创业者不会单纯去追求宏大的创意想法,他们解决的是真实存在的问题

对于那些一开始就有 20 个创业想法想去执行并最终选取一个看似可行性更高的想法去做的创业者,我始终心怀警惕。相比之下,我更看好那些和自己的创业想法有深厚渊源的创业者。最伟大的创业者不会仅追求有趣并看似宏大的创业想法,他们解决的是那些切实存在的问题,而且都是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比如,将有车的人和那些需要乘车的人连接起来、在工作中创建更好的员工内部沟通交流方式或是更好的远程储存数据解决方案等,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有待解决的问题,而正在瞄准了这些具体的问题,才成就了 Uber、Slack 和 Dropbox 的今天。

如果一个创业者对自己要解决的问题有深入的理解,在创业遭遇困境的时候,他们往往能挺过难关,同时也会更加了解在这个市场上妨碍别人解决这个问题的结构性因素所在。宏大的创意想法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然而如果一家公司仅仅建立在这样一个宏大的想法上,这样的公司的失败率往往会更高。

最优秀的公司解决的往往是创始人亲身经历过的具体现实的问题,他们之前甚至被这个问题严重拖累、困扰过。正是基于对所要解决问题的亲身经历才让他们更有动力去解决这个问题,而在此基础上的创业的成功率也会更高。

(2)毅力和韧性很重要

想打造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并非易事,因此创业者决不能轻易动摇,要有足够的毅力。

在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那时的每天晚上,伊拉克战机都会在德黑兰的上空飞过,由于忌惮伊朗的防空武器,伊拉克的战斗机会在很高的高度就会投下炸弹,导致地上建筑的玻璃会因此震裂。这样的事情每天晚上都会发生。

有一天在太阳下山之前,我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挨家挨户去销售胶带,这样居民可以把胶带粘在窗户的玻璃上,避免玻璃被震裂。我不仅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不幸的是,没人愿意买,所以我很快就放弃了。其实一位真正优秀的创始人是不会这么快就轻言放弃的,他们会尝试其它的销售方式,或许尝试销售其它种类的胶带,亦或是尝试销售其它可以防止玻璃震裂的产品。

多年以后,我曾和一位年轻但灰心丧气的创业者聊过,这位创业者表示自己正在寻求融资,并表示硅谷其实就是一个战场。在我看来,硅谷并不是战场,因为我自己就在战争的环境中长大的,我知道真正的战场是什么样。我坚信:想要成功,不屈不挠的韧性和毅力是不可或缺的品质。

(3)他们是船上的船长

一位优秀的船长对船的航行方向了然于心,为了达到目的地会想尽各种办法。一位优秀的船长不仅对自己船上的伙伴会保持忠诚,对自己的目标使命也会保持绝对的忠诚。一位优秀的船长愿意与船共存亡。

(4)创业合伙人太重要了

如果一家创业公司的几个合伙人之间没有太长的共事经验,我是相当警惕的。根据我的发现,那些成功的创业团队在联合创业之前都曾在别的项目上共事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对彼此的优点与不足都非常清楚,也知道该如何带领公司安全度过各种艰难困境。这种创业团队成员相互间的关系是非常和睦的。

这种创业合伙人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创业初期,你可以改变创业方向,你也可以选择融更多的钱,但却很难换一个联合创始人。

(5)他们有正确的创业初衷

相比鼠目寸光的创业者,我更欣赏怀有长远目标的创业者。他们追求的是否是想尽快发家致富?他们追求是是不是做出让用户满意的产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打造一家能实现长远发展的公司或是彻底变革一个行业?

创业者不能眼高手低,要从解决实际的问题入手。与此同时,他们还应该思考自己希望打造一个怎样的未来,而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往往在这个时候发生。

(6)他们是友善的偏执狂

我欣赏偏执狂型的创业者,这里所说的偏执狂当然是正面的意思。我欣赏那些对自己项目的发展远景有足够的自信和认识的创业者,同时对自己所做的每个决策都能再三思考来确保正确无误的创业者。只有充分考虑到每一种情景和可能产生的后果后,创业者才能对自己所做的决策是否正确充满自信。

偏执狂并不是说为人不好相处或是是不友善。我欣赏那些将公司和团队成员的利益置于自己个人利益之上的创始人,他们为人是非常友善的。我也欣赏那些拥有不同寻常经历的创业者。

从酸奶店阁楼里学到的东西

对于我而言,这一切都源于我曾经工作过的那家酸奶店的阁楼上。那时,我身上没什么钱,也没有什么希望。不过那时我坚信,如果我能顺利度过这么艰难的时光,今后我就能克服任何艰难险阻。我也相信,只要我乐于牺牲奉献,能够埋头苦干,终有一天我能成就一番属于我自己的事业。

还记得那个我情愿花掉所有积蓄也要和她打国际长途的女孩吗?今年的 6月 就是我们第 22 个结婚纪念日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了 2 个孩子,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之所以分享我自己的故事给大家,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只要永不放弃,成功终将属于你。

本文由36氪编译自:medium.com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对话任泉:从演员到投资人 要将资本“娱乐化”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如何用一个小时征服投资者

不要忽悠投资人!融资过程中数据一致性的价值

知名投资人王功权:成功创业者要迈过哪些坑?

高瓴资本张磊:低调的中国投资人能“点石成金”

13句话让你读懂硅谷传奇投资人泰尔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清流资本刘博:新一代投资人的爱与痛说道:


    我们这一代投资人面对的是失去参照的全新竞争,变化是断崖式的,非常残酷,但只有这样剧烈变化,才可能给新一代投资人一些机会,否则江山还是别人的。

    清流资本执行董事刘博在知识技能共享平台“在行”做过一阵咨询。来找她的人大致有:小白创业者,见投资人遇挫的创业者,跨界做Vc的投资人以及关心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女性。
    这段经历让她确认,所有的行业困惑,集中起来往往是:你可能很自知不想要什么,却不清楚想要什么。“职业迷茫很多,但大部分是在于你不够了解自己,这导致你觉得很多问题难以克服或者觉得不公平,但如果当你明确自己想要的,只要那个东西一直在,那你是愿意妥协或者牺牲的”。
    而她是自知的,10年前,从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毕业后,她非常清晰地选择了咨询行业,“因为这个行业是所有行业的最大公约数,可以快速培养职业素养”。这个过程构建起她对很多行业的认知,同时也让她明白性子急的自己更适合单打独斗类型的工作。三年后,她修读MBA,去中信证券研究部和雷曼兄弟的资管基金里做消费行业研究。这个过程,让她想要更大的成就感:行业要发展快,工作要有清晰可见的价值感。
    就这样,她开始了自己做VC的职业生涯。并用自己的长处去切那种自己会有赢面的赛道。先是互联网金融,在线旅游,后来也开始看消费,并投出了花点时间,花卷,衣二三,怪兽充电,密扇,AnyShopStyle,世界邦、随手记等项目。
    在她看来,VC这样一个在有限信息下扣动扳机的工作考验你的不是“对不对”,而是“信不信”。日益复杂的创投环境,让她格外看重创业者的“高情商”。她知道自己这一代投资人面对的是失去参照的全新竞争,变化是断崖式的,非常残酷,但“只有这样剧烈变化,才可能给新一代投资人一些机会,否则江山还是别人的。”

    (以下为刘博口述)

    1:和上一代vc相比, 我们这一代有什么不一样?
    2012年我入行投资界后,看到的是一个断崖式的变化。首先是VC竞争的加剧。2011-2012的移动红利带动起了一批VC,2014年募资红利使得VC数量井喷,一些FA也越来越勤奋,越来越早期化,甚至把投资人sorcing项目的能力给肢解了。投资人的竞争,也随之延续到了项目层面,就使得同一类模式都拿到钱。打激素的竞争,赛点会被拉得很长,使得商业模式是否成立迟迟没有办法被验证。
    投资机会也完全不同了,先是完全没有对标可以参照了。过去很多时候有Copy to china的模式可以去看,但现在真的很多是中国本土的创新,甚至很多是copy from china的模式输出型。然后是赶上了vc的人民币化。币种变了,退出方式就不一样,判断项目的逻辑思路也都不一样。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现在很多人爱看消费了,消费是人民币基金喜欢的赛道:商业模式并不复杂,现金流不错,盈利模式十分清晰。另外,新时代下,做投资没法盯住一个行业守株待兔了,因为机会往往来源于降维打击。做社交的干死做广告的,做线上平台的干死线下开店的,做时尚博主的干死做品牌的…很多项目早期像故事,后期却变成佳话。
    第三是我们所处的时代,移动化渗透率很高,信息泛滥会导致投资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受到更多诱惑。按照今日头条的slogan,“你关心的才是头条”,当你看了一个文章,被打了标签后,你的结论会不停被push给你的信息所验证,这样不断的自证会给你催眠,让你认为自己就是对的,投资判断和观点也更加随手可得。当然,正是断崖式变化,才可能给新一代投资人一些市场机会,如果是一种惯性维持,那么江山还是别人的。

    2:做vc,最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信不信”
    刚做VC时,我会选择用自己的长处去切那种自己会有赢面的赛道。比如我是金融背景,互联网金融起来后,我投了随手记。2015年后,我也看消费,一来我自己就是非常敏感的消费者,也在投行做过消费行业的研究,二来消费是一个常年存在并且长产业链的行业。
    在咨询行业和投行的经验,刚开始对我来说,肯定有所帮助。但越到后面,我反而会有意拆掉那些经验。做咨询和投行,每天看到的都是成熟型大公司,会有一套成熟的思维模式,然后你搜集充分的信息放到这个框架中去。但VC行业正好反过来,它是全新的,而且信息有限,所以很多时候你找不到对标,所以如果说过去,你的决策是在对与不对之间做判断,那现在更多是在信与不信之间。
    就像清流资本投出的几个项目,比如像“花点时间”,我们需要问自己相不相信鲜花日常化会是一个大的市场,因为之前能查到的数据都是批发市场的数据。投“衣二三”,你需要问自己是不是相信未来的女性会通过租衣服来追赶潮流。投买手集合店Anyshopstyle,则需要问自己相不相信在AI的冲击下,更多年轻人会更喜欢去从事一个可以自主且有创造性的职业——独立设计师。
    这些选择在最初都无法用充分的信息去说服自己,但你还是要做一个阶段性判断,在有限的信息下扣动扳机。往往,很多新的信息过来后,你就要把之前的否定掉。做VC,今天的自己打昨天自己的脸是常有的事,这个行业变化太快。所以很多人说,做VC还是一个需要勤奋的活儿。你需要非常大量扎根在里边,消化大量信息,才能够在动态下,做一个相对来说有逻辑且稳定的判断。
    我不是那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性格,我知道很多时候成功是借力,是顺势,而你要足够的敏感,足够的有好奇心,才能发现时代给你的机会是什么,所以我会花很多时间在生活中。很多投资人会喜欢旅游,甚至一些极限运动。我觉得这是对他们好奇心的一种补给,工作中看模式相仿的项目看多了,会有逆反,会急切地需要去看世界,需要去体验不同的东西。你的敏感度也会让你在判断项目时,找到它的比较性优势。
    像清流资本,我们在见创业者都会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是现在选择这样一件事?”,我们也希望创始人在创业的时候,除了知道自己有一个很nb的团队外,外界还给了他怎样的天时,另外你需要知道你看到的需求是一个伪需求还是潜在的需求?这种直觉需要你在生活中真正去体验去感知。

    3:得年轻人者得天下
    清流资本投出了很多时尚相关的项目,我个人也相信未来的时代,审美会是一种力量。像买手集合店Anyshopstyle和“衣二三”属于渠道类,“密扇”属于品牌类。之所以投主打“中国风”的年轻人品牌“密扇”,在于我们对“潮牌”的观察。所有的潮牌成长周期都比一般品牌成长周期要短,像美国西海岸出来的一些潮牌,可能两三年就火遍全世界,这里边是有运营思路在里边的,潮牌的受众人群是年轻人,他们是一个会密集在移动互联网做传播的人群,在“后喻”时代下,年轻人的语言和喜好主导着社会的潮流,他们喜欢的东西会快速传播,发酵和爆发。除了可能具有潮牌属性外,我们还看重“密扇”的文化属性,觉得中国文化是一个可以借力的元素。中国人的审美有过浮世绘般的精美时期,但后来的战争和文化大革命,清一色的“绿军装”把很多都破坏掉了,现在有重新捡回来的机会。
    我们去年募集的清晗基金专投年轻人消费,也因为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缩短消费品成长周期的环节,这样的环节特别适合做加速。过去,一个商品的营销方式是非常集中的,但移动互联网起来后,原来的介质被打散了,精准成为新的关键点。最精准的莫过于人以群分。在移动社交网络已经编织的很完整的情况下,爱晒,爱社交的年轻人就是低成本,快速传播的最好介质。你会看到,很多奢侈品品牌在选择和潮牌合作,因为得到年轻人就得到了社交媒体曝光的机会。
    2016年下半年清晗投红人电商的花卷,也是这样的逻辑。早在2014年,大家还顾虑中国年轻人没有Party文化,所以彩妆火不起来,就去做护肤品。但我后来发现,现在年轻人有没有Party文化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是重视生活仪式感的一群人。很多人觉得我上班是需要化妆的,白天我躺在家里素颜,但晚上出去吃饭我要化个妆。这些需求让整个赛道起来,同时相关商品也在大量涌现,我们开始寻找可以把这些新出来的商品推销出去的渠道。在商品还没有知名度的时候,只能是强销售形式,后来,我们就想到了网红这个介质。
    这个逻辑类似过去的电视直销。一你有时间在那里,二来营销的人有自己话术上的技巧。可以说,好的商品只要保证年轻人用上,就可能成为爆款。而且这些商品在它们还是新品的时候,毛利率是最高的。这个项目也恰好赶上了网红供给的上升期,所以8个月内就实现了20多倍的增长。
    选择“花点时间”这个项目时,还很早期,但就在他们小样本的订单里,我们发现大量的用户是送到写字楼里的。办公室场景和年轻人一样,是性价比非常高的传播介质。后来我们看它的供应链,发现过去因为前端需求不稳定,导致整个供应链非常落后。所以如果在C端的量起来后,可以提升改造供应链后端,有增长的空间。

    4:青睐 “高情商”创业者
    如何在同类型的项目中,选定其中的一家,我的答案经常是因为创始人的情商高。其实评判另一个人情商高低是很主观的一件事,很多时候是一种直觉。我们投过的一个项目,初次见面那天,创始人有两个活动连在一起,前边是一个时尚活动,需要你打扮的花枝招展,创始人参加完后,为了准时和投资人见面,搭乘了地铁,然后快速卸掉了夸张的妆容,换了鞋。因为她不想让见第一面的投资人误会自己是一个过度关注外表的人,自己也不是花瓶式的创业者。
    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想问题就是情商高的最具象的表现。有一些人是自我价值观输出特别强的人,万人万事一个方式,就不能适应当下多变的环境。我们青睐高情商CEO也是因为现在的创业环境太复杂。CEO们要去和各种人群打交道:人民币基金投资人,美元基金投资人,老投资人,新兴行业的投资人,而且很多商业合作也都是跨界。和不同人群打交道,就需要情商连接一切。
    因为多变,我们选择创业者时,也会有意弱化CEO的各种标签,比如性别标签,比如背景标签,一些有华丽简历的人可能更适合大公司,而不是创业公司。而且现在很多方向是跨界的,是新涌现的,过去的履历并不能说明一切。但如果他是一个学习能力强的人,有做事的意愿,很多缺失是可以补上的。

    5:如何看待2017年的消费生态?
    我个人看的方向大致是源自我的几个判断,比如刚才提到的审美会成为一种力量,比如移动化使用场景和传统消费结合出来的新可能,人才大规模从互联网回流到线下,比如年轻人人才结构变化滋生出的机会。
    今年消费类比较热的一个点是无人值守,我对这种模式的理解并不是“重新走到线下”,也不是从成本上提高效率,而是从管理上提高效力。线下店的运营很多时候卡在规模化上,除了开店选址,还有人员管理,因为他们提供的是服务,所以怎么标准化就很难,只能通过奖惩。无人值守可以把管理集约化了,通过底部监控的数据分析,影像和用户反馈,我就可以去管理一个终端,这样也许可以解决规模化的难点。
    饮品市场我们看好现调饮品,相比茶,更看好咖啡。第一,从文化属性上,它可快可慢,对新一波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更国际化的行为。再加上年轻人饮食结构的一些变化,比如甜品的普及,奶制品的普及,都是更匹配咖啡这样一种饮品。
    此外,我看好年轻人的线下轻娱乐。过去的很多重娱乐项目被解构成很多小型的甚至无人的模式,像迷你KTV这种。我们也在看宠物赛道,宠物是一个很好的晒的介质,可以使跟宠物相关的商品得到大量曝光,所以看好宠物赛道品牌化的机会。
    另外,我也在看教育相关,主要关注职业教育,因为K12的教育竞争太激烈了。这一波创业潮,导致出现很多新商业模式,行业结构已经出现变化,但是人才结构的体系内教育的调整却是滞后的。各行各业需要很多跨界的人,如果依靠他们通过跳槽来实现,就很慢,但这就给市场化的公司提供了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