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Google Venture 合伙人:怎样的机器人公司值得投?

Andy Wheeler已经在GV(之前称为Google Ventures)工作4年了,对很多家硅谷初创公司进行投资,其中包括基地在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市的Savioke公司、基地在圣卡洛斯的Farmers Business Network和基地在红木市的Carbon3D。上周他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来源:Silicone Valley Business Journal  

编译:新智元(微信号:AI_era),译者:张巨岩、戴秋池

合伙人介绍:Andy Wheeler,毕业于MIT计算机科学和电子工程系,现任Google Ventures的合伙人。曾是Adura Technologies的CTO,AJW Consulting的首席咨询师,Tendril Networks的首席技术师,Zipcar的技术顾问。

自从网络热潮起(那时候他是Zipcar的一名早期员工),创立硬件公司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Andy Wheeler说,他是GV的合伙人(前称为Google Ventures)。

但当他投资像机器人初创公司Savioke(位于加州圣克拉拉)的企业时,他所依据的原则基本却没有变——团队要真正熟悉他们在解决的问题,和他们试图进入的市场有很大前景。

上周谈话中涉及了很多话题,Wheeler分享了他的想法,其中包括了他对AI世界末日恐慌的想法,硬件投资的众筹效应和一些他认为初创公司应该避免的创业陷阱。

以下访谈录被编辑,以便阅读。

您在GV主要的工作核心是什么?

我倾向于将工作重心放在软件与实际世界有交叉的部分。很多人在寻求能够转化为产业的东西。当有些事物真正影响到世界时,我自己也会变得很激动。

在加入GV之前,我工作过的四家初创公司都涉及实际产品。我开始是在Zipcar,接着我加入了一家半导体公司,我在能源利用效率方面做过两件事情,这两件事都有实际产品。

我的投资组合不仅仅限于硬件公司,甚至还涉及了不是硬件的公司,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其他东西的。一个例子是Farmers Business Network,一家旨在影响农业的纯软件公司。另一家涉及了数据分析,观察真实世界并分析它。

您工作内容中涉及过任何一家AI初创公司吗?

这要看你如何对AI初创公司归类。例如,Orbital Insight是一家处理卫星数据的公司。他们的核心技术是从一定规模上分析卫星数据集。所以我把他们归类到AI类别中。虽然它不是纯AI公司,但是我们的一些未公开的投资可能更靠近纯AI类别。

您对AI末世恐慌是怎么看的?我们某天有可能成为机器人的宠物吗?

我认为,作为人类这一物种,我们确实创造出一些很吓人的技术,但也创造出承载这些技术的方式。我认为现在所谈论的AI应该是健康的。我认为它目前的进度是最需要发生的正确的事情。但我不会在晚上突然惊醒,并担心AI是否会前来抓捕我。

当涉及到AI这类事情时,我可能不会那么杞人忧天。但我会承认这一点,技术有很强大的力量,我认为严肃地谈论开发这些技术的最好方式是很重要的,即使我个人不相信会有这种严重的威胁。

在与您有过交集的公司中,Savioke接待产业机器人刚刚获得一轮很大的融资。您对其投资是看中该公司哪一点?

我们在他们的种子轮投资。特别是早期阶段,我特别观察过这个团队。我在寻找在解决相应领域问题上有一些特别优势的人。他们不知怎的就凸显出来了。

在我跟踪的领域中,如农业或机器人,有很多人想在这一领域一展拳脚。但我很难找到一些我认为非常有优势的人。

我知道Savioke的创立者Steve Vousins出身自Willow Garage公司。Willow Garage公司很显然是一家非常独特的公司,他们在机器人部门中构建了一支有很多人才的令人惊讶的小组。

因此对于我来说,这基本是我要找的团队了。而且这也是我在所有种子轮和A轮中想要找到的特质。他们一定要有好的想法,而且他们所进入的市场也必须很有趣。但我是否会投资他们则要看我有多么相信这个团队的特殊优势,他们的优势会让他们得到所在领域的内部信息和知识。

农业是一个好例子,它有很多活动。自从Climate Corp被Monsanto收购后,IT与农业的交叉领域一直有复兴的趋势,但是我一直很难找到有很强农业背景,并且真正理解如何向农民出售、理解如何找到这个市场的团队。

关于这两项投资,您认为它们具有革命性的部分是什么,或者说在您寻找的方式中,具有潜在革命性的部分是什么?

在Savioke的例子中,我所观察到的是机器人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机器人有很多次炒作了。

但是这里我认为不同的一点是,这家公司抓住了关键部分:现在,我们可以在可接受的成本下制作出适用于人类环境的机器人。其实现在,机器人基本上都在笼子里。

你去一家自动组装工厂,那里有数不清的机器人,但它们坐在巨大的笼子和玻璃箱中,因为它们对它们的环境基本没有感知。它们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你挡住它们的工作路径,你会受到严重伤害。

因此,改变的是,在手机中的这类传感器现在可以用于让机器人感知其物理环境。这一点,再加上竞争和云连接技术迫使价格连续下跌,现在终于有可能让人们制造出在固定人类环境中运作的机器人。我认为Savioke出色地找到了让机器人高效运行的环境。

他们聪明地避开了一些仍然很难的问题,如抓取和控制东西。如果机器人不能很好的与人类交互并在人类环境中行动的话,你就不能制造它,因为它所运行的环境可能有人类在四处走动。而这家公司克服了这个问题。

农业初创公司呢?您看中他们哪一点了?

再一次(见上述“在你有过交集的公司中,Savioke接待产业机器人刚刚获得一轮很大的融资。你对其投资是看中该公司哪一点?”问题),在这一领域,我曾仔细寻找但很难找到同时理解技术和实际应用的人。后来我找到了Farmers Business Network公司。他们吸引我的一点是,不仅仅这家公司有一群出身硅谷的人才,而且这些人才有农业背景。此外他们所采用的制造数据的方法让农民的生活变得更好,这一点吸引了我。有很多人会说这也是他们做的事,但是他们很少有动力去完成。

你走到一个农民前,说:“我们将让你变得更加有效率。快把你的数据给我们,我们会处理它并告诉你怎样种植更好。”

这没有让农民信服。第一,他们会说:“你凭什么告诉我如何种植更好?”第二,他们会说:“我不相信你。你从哪来?我几年来收集的数据为什么要给你?”他们都知道自己有数据,应该对这些数据做些什么。但是他们也不想把这些数据给别人。

迄今为止,大部分来尝试的人是Monsanto和John Deere等这种向农民出售他们产品的人。这自然会让农民们担心他们的数据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我听过的另一些来尝试的人是硅谷初创公司,他们说:“你好,我们来自硅谷,我们将处理你们的数据。”

Farmers Business Network安排业务和产品的方式让农民信服。当我们投资时,他们可能已经有了在我见过的公司中最大的精确农业数据。自那之后,他们现在应该有比当初多3倍的数据了。在他们系统中已经有2200万主要活动。考虑到要从中提取出一些真正的想法,这是很大的数据。所以,正是他们的团队和“产品明显让客户满意”这一事实才让我真正产生了兴趣。

这些天以来,技术和硬件的结合给该领域带来了很多利益。这对您所做的事情提出挑战了吗?投资有潜力的公司的竞争是不是越来越激烈了?

我认为那些最好的公司总会吸引很多注意力,不管它在市场的哪个部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感觉到它有剧烈的变化。我确实感到有更多的投资商——特别是在早期阶段——进入这一领域。对我来说,这可能是件好事,因为有更多想法达到了可以从投资角度观察的程度。

让我注意这一领域的一个大趋势是实际开发新硬件产品所要求的资本水平的改变。相比于我在Zipcar时期,工具有了很大的进步。例如,在原型制造上,迭代和得到原型的速度让人大开眼界。它明显不像是在开发软件速度那么快——但在创建一个硬件公司时,还是可以有很多科幻色彩的,但是这些东西的进步速度真的很让人吃惊。

我去年完成的最大一笔交易就是Carbon3D,这是在3D打印领域的一笔交易。像机器人一样,3D打印也存在一段时间了,但最近进入了大规模炒作的周期。但是当人们意识到他们家中300美元的打印机实际上不能给他们制作出洗衣机等之类的机器后,像这样的大部分技术将会遇冷。

但这个技术有巨大潜力,而且似乎有第二波或第三波初创公司现在研发新一代3D打印技术,包括Carbon3D公司,这是第一家做连续生产过程的公司。如果你拿一台普通的3D打印零件,然后把它弄成两半并放到显微镜下观察的话,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层。这意味着它与你从注塑模型中得到的东西很不一样。但是有了Carbon3D,如果你打开它并观察,它就像是一个注塑模型产品一样。

今天投资一家初创公司与你过去在Zipcar时期相比,其时间和金钱区别(a time and money difference)有多大?

这有点取决于你在制造的东西。我会说在原型阶段,你可能会看到少于1个数量级的成本,很可能接近一个数量级的时间来拿到功能原型。

但当实际制造产品时,如果是一定量的产品的话,这里没有很大的区别。今天的批量生产过程看起来仍然与10年或15年前的过程很相似。

但是原型这方面完全改变了。你能多快制造电路板,你能多快制造塑料外壳等这类东西已经完全改变了。

众筹网站在硬件初创公司的所作所为有多大影响?

这是这个平衡中成对出现的另一部分。之前,制造新原型需要大量资金,你不得不募集很多风险资金,而且不得不在关于这类产品的任何实际市场信号出现之前就募集好风险资金。你有可能渡过了这一非常昂贵的阶段,但发现实际上没有人想要你设计的产品。

众筹彻底改变了这一点。现在你可以自己完成非常昂贵的原型,接着将这款原型放到众筹平台上测试市场,看一看有多少人想要这个东西。

然后你就有了启动资金,这是风险投资人不想给的资金。而且没有银行会为小型初创公司制定债务线。所以我认为众筹平台彻底改变了游戏的玩法,它考虑了市场反馈,基本上也兼顾了初始运营资本。

一家公司众筹时的发展对于您来说有怎样的意义?

我个人在消费者层面并不会做很多,所以对于我来说它并不是很重要的因素。我所观察的一些事情,即使它没在消费者层面,也会有一些众筹活动。所以它在大多数情况中也确实是一个信号。然而,事实是,我发现人们有可能从中得出错误结论。比如,你在产品预定阶段可以有神奇的表现,但是结果证明那就是全部市场。所以它不能预示未来市场,你在用这个因素预测时应该谨慎一些。

我在观察一个众筹活动时,大部分情况下我会寻找如收购成本这类的信息。我想要这样的人:足够精明在做众筹活动的同时也做过多渠道营销,保持记录这些数据,例如,它随活动的进行是怎么变化的。这给我提供了他们公司获得客户的可能的几种方式,还有这些数据随时间变化的趋势。如果他们只是将产品扔在那,然后做了点事,接着有了一个很漂亮的数字,我真的不能从中得出结论。

但是如果他们测试了Adwords和Facebook广告,而且他们跟踪了博文,最终能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些渠道是有用的,这些渠道不是,这就是收购成本,而且这些数据也会变为有趣的数据。

请问能传授给您的合作伙伴一些你曾犯下的、他们应该避免的错误吗?

我犯过各种各样的错误。我想最重要的错误是很久以前发生在顾客上的事情。特别是因为我从事的公司是一家半导体公司,而且半导体的发展周期十分漫长。

在软件行业,做一个小的原型,然后在某人手中实现它,进而你就真的可以使用它们。然而在半导体行业,你真的无法得到这种奢侈的享受。我想,即便这一点被反复强调,还是有很多人会犯这个错误。

你仍会看到上述现象,尤其是当你有一群大部分是工程出身的创立者时。也存在另一种趋势:真正与顾客沟通之前,开发和设计的东西太多。我想以上就是我不断会看到的错误和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教训。

您认为有哪些很容易误入的陷阱值得提醒各公司注意?

是的。创业融资陷阱。讲真,尤其在硅谷,那里有创业融资的光环。有时候,人们试图用他们在银行中的资金数目来衡量自己。与真正的顾客吸引力,顾客兴趣或者产品在市场上的匹配度相比,这是一种很糟糕的度量标准。所以,我有时会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听某人说我的朋友得到了一大轮资金,现在我也需要一笔融资,这就是一个陷阱。这不一定是应该做的正确事情。

我见过,很多业务都遇到了这一瓶颈,最终我非常有诚意地告诉他们,他们根本不应该募集风险投资。这不是说他们的生意不够好,而是这些生意不能从风投中获取恰当的回报。

适合风险投资的业务应该会花费相对少的资金,但发展十分迅速。但是有另外一些非常好的业务,因其自身的性质,发展规模会相对小一些。这并不意味着你不应该发展这些业务。只是说你可能不应该来到硅谷并企图利用风险投资,因为这样你会对你的业务有所期待,而这些业务或许并不符合你的期待。这是另外一个大家容易误入的陷阱,头脑中固执地认为“我必须得到风投资金”。

如何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某个误区中?如果您是创立者,您显然会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满热情,而且会“当局者迷”,不是吗?

我认为,有很多不同的测试。其中一个就是从整体来看,你所追逐的机遇到底有多大成功可能性以及经过这一初期市场机会后,你的长期计划是什么。很多时候,风险投资所注重的业务是追求一些起初很小但后期会有迅速发展的市场,或者公司有很多方法使现有市场迅速壮大。

也有一些其他的业务,比如它们所追求的东西所在的生态圈较小,而且突破这层生态圈后也不清楚是否有扩张的机会。这类情况可能在小型生态圈中有很好的商业机会,但是不能在风险投资的规模上运行。显然,真诚的说,这有一点点像是在主观判断。

在未来的一两年里,您想投资什么特定领域?

有一些仍旧是我已经投资的领域,我只是继续寻找一些机会。

对我来说,3D打印始终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在塑料领域Carbon3D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但是金属领域会出现很多的创新成果。如今,一个金属3D打印机使用的是有毒且有爆炸性的粉末,粉末数量很多,而且这些粉末只能用在大型工业设备中。有很多人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因为那些粉末昂贵、有爆炸性而且有毒。如果你找到其他的方法实现金属3D打印,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产品由金属制成的,而非塑料。所以我对此很感兴趣。

我想在农业领域也仍然会有很多机会。不同学科事物的交叉应用这一方面中会有很多东西出现,比如该农业领域的传感器,还有航空成像以及把它应用在农业领域。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靠个人投资的领域,它是一个我认为会出现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的领域,所以我持续关注。

机器人也是一个常规主题。正如我所说,我认为我们进入了一个更符合成本效益地制造在人类环境中运行的机器人的时代,所以我正在关注这些领域中很多不同的公司。

您接触过的公司中,有些公司非常强调他们募集了多少资金,还很强调估值。这些对您的工作有怎样的影响?

我想要提醒所有的企业家,你应该对以下事情采取谨慎态度:优化以得到高估值或者募集的资金数量。上述两件事都会制约创立者在推动业务发展过程中的选择。如果你以高估值的态度筹集资金,每次你略微调高估值,就会丧失一系列潜在收买者,而且你也会对要公示的价格施加更多的压力。

调查显示,经历了第四季度的大幅减缓,创立者们对今年的筹资环境感到紧张。您注意到了这些吗?

我当然看到了很多公司对这个话题越来越频繁的讨论。的确有减缓现象,特别是在后期。但是我认为,也是客观不变的道理:最优秀的公司不管条件如何都能够继续筹集资金。所以就这点来看,我对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没什么担心,但整体上说我认为市场确实有变动。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7种不会被机器人取代的人类

“机器人大脑”教机器人学做人

那些曾经击败过人类的机器人

机器人正在接管社会,人类去往何处?

《星球大战》最萌机器人亮相 真材实料!

这款机器人助理萌萌哒:还能帮你搞定自拍哦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