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VR:接管你的社交生活,下一代人机交互革命?

前两天腾讯发布 Tencent VR SDK 及开发者计划,并表示明年 6 月份会推出面向普通用户的消费者头戴式设备版本。

以腾讯的角度看 VR,多少有点像 Facebook 当年看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感觉。回头看历史,那些最终成为人机交互变革者的产品,最开始的时候多少让人觉得“不靠谱”。但也正是这种认知上的巨大差异,让他们在巨头林立的世界里杀出一条生路。

我们很难知道 VR 是否能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的核心产品。不过来自 IEEE Spectrum 的一篇文章就认为,VR 的杀手级应用一定是接管你的社交生活。

译文如下:

相比于玩游戏,通过 VR 和朋友社交会使之变得更流行。

我们即将开始虚拟现实设备进入主流市场的大门了。工程师们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硬件挑战,把价格降低到只有几百美元,完成了大量的测试,也把工具交付给极具创造力的开发者们。在商店的柜台上,我们将会很快看到充满了头戴式设备和手持控制器。这些玩意能创造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虚拟世界,然后第一波的虚拟现实移民,会成为最早的占领者。

很多人认为 VR 的第一波使用是游戏,但这是错误的。VR 的杀手级应用,一定是增进我们的社交体验:和你爱的人交流、商业会议、同学会等。相比于短信、打电话和 Skype,这能给人们带来更丰富的接触体验。

Jeremy Bailenson 是斯坦福大学虚拟人机交互实验室的创始人。他在 2011 年合写的文章里预测道,这种社交虚拟现实(Social VR)正在地平线上。他们写道:“当前的社交网络和其他网站,这是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的前身。当人们和现在 Facebook 做的一样,和他人进行长时间的交互时,能够拥有完全被追踪的替身,这种全新的社会互动形式将会出现。”随着各种头戴式显示器,Oculus Rift、Sony PlayStation VR、年底即将销售的 HTC Vive 的出现,未来将在这里发生。

在最基本的层面而言,社交虚拟现实技术能让两个在地理上互相分离的人们,通过相当逼真的替身,像面对面一样进行通信。他们可以进行眼神交流,也可以熟练的操纵视野中看到的虚拟物品。这有点像远程视频,但虚拟现实的使用者们,不用担心不小心穿着睡衣出现到了商务会议上(这些人的虚拟替身、头像和穿着,都可以是无可挑剔的)。而且相比于远程视频,社交虚拟现实会有更好的网络通畅性,而无需和裂开的图片或者通话中断做斗争。毕竟,他们的 VR 工具只需要发送指令去移动替身,而非发送整个图像。

当然了,这些年的 VR 技术并不完美。头戴式设备很难精准追踪到你的眼睛聚焦在哪里。例如说,软件会自动假定,你会看向你正在对谈的人。软件也很难读取非常细节的脸部表情,这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虚拟现设设备就挡住了大半个脸,虽然现在也有很多人在开发解决方案。例如有一个小工具,就能监测到你脑袋的转动,或者是否在点头。

而对于更为强大的系统,会需要电缆连接到电脑中。因为这需要大量高分辨率的视频,这样的数据量会远远超过当下标准无线技术的承载能力。而要进行完美的用户操作界面,例如和鼠标对等的 VR 设备,尚待我们的开发。不过今年将出现的 VR 输入设备,已经足以让社交 VR 腾飞。

这样的结果是,很多人在努力让社交 VR 成为现实。《第二人生》游戏背后的 Linden Lab 是一家旧金山公司,他们以屏幕为基础,有一百万的日活跃用户,现在正准备推出一个新的凭他。Linden Lab 有一台叫做 Project Sansar 的主机,能够给用户创造虚拟现实的体验,也提供工具和虚拟现实头盔、标准电脑屏幕和移动设备协同工作。Sansar 的世界会被构造的更像第二人生,人们租用空间放置虚拟创造物,并且会以 3D 和高帧频的方式出现。法国公司 Beloola 也在给社交网络创造相似的虚拟空间。

《第二人生》的创造者是 Philip Rosedale,他最新的公司 High Fidelity 提出了不同的方案:与其创造虚拟的世界,他们在开发一个开源的软件工具,给虚拟世界提供身份验证系统、注册系统和其他服务。还有一些公司在开发虚拟现实的分享软件:例如说看电影和电视节目,360 度录制生活中的小片段,并和朋友进行分享。

这些事情要出成果,需要一个临界点。所以很多公司都指望着把 VR 设备卖给那些有急切需求的人,例如减少出差,或者想提高教育的体验。

Rosedale 说道:“当你带上虚拟现实头盔,走在意大利的街头。每个人都在谈论意大利,你也和其他的学生、老师在意大利互动,这才是真正的沉浸。而我可以为你做价格便宜的方案。”

基于社交 VR 可能性的吸引力,这需要一些时间把它广泛传播到各种社交媒体中。“2016 年,我们不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虚拟现实,”Rosedale 说,“这将是十万计的,但这些早期使用者能做的事情是,在一个房间里和过去不认识的人相遇,并和正常的沟通一样。这会有非常高的价值,他们会拉来更多人参与其中,使用这些东西。”不仅如此,几乎每个人都比自己愿意承认的更经常使用 Facebook,当你进入到一个在线的世界里时,就很难离开了。

来源:IEEE Spectrum 译者:王嘉俊 新智元(微信号:AI_era)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十年之后,可能不会有人再排队去看《清明上河图》了

创业者们请冷静,VR并非单纯的智能硬件!

“互联网+电影”大风口,18个创业项目现场PK北京电影节

媒体人和技术宅创业:焰火工坊欲成虚拟现实MIUI

Oculus VR让感官互联网的能量彻底释放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