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律董事长陈云峰:让共享经济之光,照亮法律服务市场

2015年8月20日,七夕节,一个天上和人间高度连接的日子,一个互联网与法律深度融合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全球首款法律Uber——亿律APP产品,在北京亿律公司三个创始人——北大法律版“中国合伙人”的母校北大所属博雅国际酒店中华厅震撼发布!

作为亿律公司董事长,陈云峰在发布会上作了“梦想引领我前行”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简要地介绍了Uber模式的本质和特征,亿律APP作为Uber模式的“互联网+法律”产品的独特品质和功能,以及Uber模式的亿律APP产品在重构法律服务生态系统中的社会价值。与会的法律界、新闻界、投资界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均对亿律引入Uber模式打造APP产品的创举给予高度赞誉,不吝溢美之词。

“互联网+法律”走过了早期萌动的孤寂,历经一段时间不温不火的尴尬,迎来了它爆发式发展的契机。在亿律APP产品8月20日发布前后,又出现了一些新上线的产品。可以说,最近一个时期中国大地上,“互联网+”如火如荼,“互联网+法律”也是热潮涌动,已上线的,正上线的,待上线的,纷至沓来。更有个别网站在全球首款法律Uber—亿律APP产品发布后,又以“首款全球法律Uber”的名头在各路媒体上大肆渲染。有鉴于此,作为“互联网+法律”的创业者和先行者,本人认为有必要对以下一些问题,做出肯定而清晰的回答:什么是Uber模式,Uber的本质是什么?将Uber模式引入法律服务市场意欲何为?它在重构法律服务生态系统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众所周知,Uber模式,就是把闲置的车辆、车辆闲置的座位、车主或驾驶人的闲置时间,通过互联网的连接作用,整合激活,精准匹配给有打车出行需求的人,并给予用户非常满意的行车体验,它改变了人们打车出行的方式。

从表面上看,Uber模式发端于打车出行市场,似乎只是改变了人们打车出行的方式,其实,它是当下最热门的“共享经济”模式在打车出行市场的具体体现,其本质是一种共享经济模式。共享经济的特征是,激活存量资产,或者说,是将现存的闲置资源,碎片化的人、物和信息,通过互联网连接的力量,挖掘整合激活,形成快捷有效的供需匹配,使闲置资源得以充分利用,从而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变废为宝的目的。它的着眼点不是在创造新的增量上,而是在既有的存量上,是激活存量为基础做增量,是现存闲置资源价值的激活和充分发挥。

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首次将Uber模式引入法律服务市场,打造亿律APP产品,基本思路是,不简单照搬Uber打车出行模式,而是将Uber模式共享经济的精髓与法律服务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它融合了Uber模式将闲置资源挖掘整合激活充分利用的精髓,融合了Uber模式利用互联网连接一切的力量进行闲置资源供需双方快捷精准匹配的精髓,融合了Uber模式在激活存量过程中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变废为宝的精髓。在充分吸取Uber模式共享经济精髓的基础上,将法律服务的闲置资源,碎片化的法律人(主要是律师),法律人的碎片化时间,当事人碎片化的法律需求,通过互联网连接一切的力量,进行整合激活,实现供需精准匹配,建立法律服务市场信息对称,重构法律人与当事人之间的信任机制,激活目前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中“存量”资源。

我们的亿律APP产品,无论是法务110,还是咨询发布台,亦或是亿律圈,三位一体,有机统一于Uber模式,有机统一于共享经济精髓,有机统一于激活法律服务市场“存量”资源。激活这个“存量”资源,需要重构法律服务生态系统,而重构生态系统必须针对目前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痛点”。

几十年法律生涯使我深知,中国法律服务市场有一个根本痛点,这个根本痛点就是,在律师与当事人两个群体之间严重地存在着两个“互不”,浅层次的是:信息互不对称,深层次的是:信任互不对应。两个“互不”引致两个“二八”,第一个“二八”是:只有20%的律师拥有案源,创造了整个行业80%的收入;另有80%的律师,尤其是大城市新出道的年轻律师,没啥案源,甚至有收入不如普通打工仔的,挣扎在生存线上。另一个“二八”是:去年全国法院系统诉讼案件已高达1500多万件,请了律师代理辩护的还不到20%,另有超过80%的诉讼案件没有律师参与。

俯瞰中国法律服务市场,隐藏在两个“互不”和两个“二八”的背后,是一个严重“内分泌失调”的市场。

君不见!林林总总的中国律所,无论大所中所小所,无论你有多大规模,在22200多家律所中,绝大多数只是律师个体的简单相加,基本上都是小商品市场摊位分租的模式,是典型的小生产方式,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它所关心的是,如何打造“高大上”的场面,有效“诱导”当事人,无关公平和正义。

君不见!那“行亦匆匆”的中国律师,无论大律师小律师,老律师新律师,分布在全国各地的27万多名律师中,又有多少人在法律服务进一步的细分市场有专业分工呢?如果你是一名当事人,也许你见到的是一个自诩什么都擅长,什么都能搞定,无所不能的律师,如同传说中“包治百病”的“江湖郎中”。他们所关心的是,能不能挣到钱,能不能多挣钱,无关事实和法律。

君不见!“来往奔波”的中国当事人,无论大事小事,非要找什么大律师,名律师,大地方的律师和大所的律师。主要是当事人认为这些律师有关系有门路。殊不知,大律师可能是用时间熬出来的,名律师可能是炒作炒出来的,大地方和大所的多数律师也是小律师,其实找律师,找个适合自己需求的就可以,实在不必盲目求“名”求“大”。但大多数当事人关心的是律师有没有关系,有没有门路,无关法律水平和能力。

在这个“失调”的市场里,当事人盲目追求“高大上”,盲目崇拜“名律大律”,中国律所和律师则迎合“高大上”,热衷于“联邦式”、“邦联式”的摊大饼。在这样一种生态下,律所、律师、当事人,都不把重心放在法律上,放在法律水平和能力上,都把心思放在如何收费上,豪华排场上,人际关系上,炒作成名上,等等,等等,这样的法律服务生态系统怎么可能良性循环呢!怎么可能会有真正满意的“用户体验”呢!又怎么可能让广大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呢!

近来,又有一种新动向。在“互联网+法律”领域,有的在线产品,把律师宣传搬到网上,按律师入驻平台交钱多少排律师等级,只要你肯花钱,就成了滚动播放的首席律师,试问律师的等级和执业水平与入驻平台时花钱多少相干吗?信息不对称,搬到线上就对称了么?痛点不解决,上线就不痛了么?这种披着“互联网+”的外衣,把信息不对称的痛点从线下搬到了线上。

正是针对中国法律服务市场这种严重“失调”的状况,我们三个北大法律人,携手互联网精英组成亿律战斗团队,打造了全球首款法律Uber—亿律APP产品。

我们期待通过这款Uber模式的APP产品,颠覆当事人找律师的传统模式,颠覆律师接案子做服务的传统模式,改变律师与当事人两个群体的连接方式,通过“双改变”和“双向改变”,在互联网的平台上实现信息对称,重构信任机制,让当事人找到适合的律师,让律师找到适合的业务,从而通过精准匹配各取所需,实现科学意义上的“门当户对”。

我们期待通过这款产品,颠覆传统律师事务所的组织结构形式,进行革命性变革,颠覆性转型,摒弃传统线下盲目追求高收费、高成本、高大上、摊大饼、攒人头的小生产方式,让律师事务所在转型中浴火重生。不转型的,就让他们踏着夕阳归去吧!

我们期待通过这款产品,颠覆法律服务市场各个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重构互联网平台与司法行政、律协、律所、律师在法律服务市场中的定位,从而让律师在“互联网+法律”的平台上,在信息对称的环境里,良性竞争,错位发展。如此这般,一个生机勃勃的律师行业、一个信息对称的法律服务市场、一个良性循环的法律服务生态系统必将到来!

我们之所以开创性地将Uber模式引入法律服务市场,就是想将Uber模式精髓与法律服务行业深度融合,让共享经济之光借助互联网连接一切的力量,照亮法律服务市场!(文/亿律董事长陈云峰)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法律界Uber“亿律App”上线:开启全球法律服务新模式

亿律陈云峰、单卫红、陈国清:北大版“中国合伙人”

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孙笑侠:谈谈法律人的思维

法律与人性——来自《唐律》的一个视角

再议法律电商:线上服务如何影响线下格局?

腾讯领投赢了网幕后:互联网+法律的几个关键问题

李瀛寰:传BAT进军法律行业,千亿级市场即将引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