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PM 想做中国的 Oracle,经纬左凌烨说,我看行

OneAPM 今日宣布获1.65亿人民币C轮融资,此轮融资在今年3月完成,由成为资本领投,经纬创投、启明创投跟投。在公布融资信息的同时,OneAPM 还发布了一款浏览器端性能管理工具 BI (Browser Insight)。此前,OneAPM 分别在2014年1月和9月完成A轮和B轮融资,并曾在36氪开放日深圳站亮相。

文/胡卷卷  36kr

OneAPM 创始人何晓阳称,C轮融资的用途除了扩招员工,还包括收购和投资业务强相关的企业。此外,年底还可能完成D轮融资。

资本再次对企业级服务示爱

一年左右的时间里,OneAPM 接连完成三轮融资,员工扩张至200人。何晓阳自己也万万没想到,成长速度会如此之快。

时隔十多年,沉舟侧畔,企业级服务再度千帆竞发。资本也嗅到了一丝苗头。连续三轮投资 OneAPM 的经纬创投,两年多前成立了专项小组,至今投资企业级服务创业公司二十余家。经纬创投合伙人左凌烨称,在此之前,经纬投的两百多家公司绝大多数是 To C 的。

Image title

资本看好国内企业级市场,有一个大背景。和美国相比,中国的企业级市场就像北大荒。正如经纬美国合伙人 Antonio 所说,“美国的互联网市场一直是有两大块的,一个是消费级市场,一个是企业级市场,两者的市值大概是6:4。在中国的话,这个比例被扭曲的很厉害,可能是20:1。”

人才管理 SaaS 服务提供商北森 COO 贺佳波感受到的落差可能更深刻,他说,早前北森访问对标的美国企业 Cornerstone,并提出来一大摞问题, Cornerstone 一一解答,却没有向北森抛出任何问题。北森团队按捺不住了,“你们就没有什么想问中国市场的吗?” Cornerstone 方面一脸茫然,中国有市场吗?

扭曲的地方总会正常起来,但现在是否拥有天时地利,是否不会像十多年前一样一大波创业者被拍死在沙滩上,或许不能一锤定音。

OneAPM 不是“一个 APM”

OneAPM 一直被拿来和 New Relic、Compuware、App Dynamic 作对比,在一些技术人员眼中,OneAPM 就是“山寨版 New Relic”。

OneAPM 野心不止于“山寨版 New Relic”。何晓阳早前对CSDN 表示,北美市场竞争很激烈,没有通吃者,只有细分霸主:New Relic 服务于开发者与中小企业;Appdynamics 服务于比较大的互联网企业;Compuware 服务于全球 500 强、2000 强的大型企业——而中国市场近乎真空的状态,让“OneAPM 可以成长为 New Relic、Appdynamics、Compuware 这三家企业的集合体”,根据用户数据需求的不同,提供基于私有化的本地部署、基于SaaS的云模式部署,或者是两者混合。

而最近,何晓阳画出了一个更大的饼——做中国的 Oracle,像 Oracle 一样,从数据库起家,出其不意地跨界,做成超大型软件企业。在接受采访时,何晓阳引导提问者“多问问未来的事”,好让他输出 OneAPM 的战略:从 APM 到 ITOM,到 BI,再到  PaaS,甚至在通用硬件架构的趋势下将软件和功能内置其中,做起硬件应用服务器的生意——而这些串起这些珍珠的细线,是软件的互联和数据的价值。此话怎讲?软件的互联,即软件之间通过 API 的调用联动起来,比如,你的手机可能没有安装 Google Maps,但你所用的团购、旅游、社交等软件会调用 Google Maps。数据的价值,即通过抓取和分析让其产生意义,比如,用户的鼠标在某件商品图片上停留,通过停留时间和点击行为,可以推测该用户的兴趣等等。

Image title

随着 OneAPM 野蛮生长的,还有何晓阳的曝光度,这位语速极快、野心勃勃的董事长,仅在4月就安排了两场媒体专访,在今天的采访结束后,他还让记者们一一扫描二维码,关注他的微信公众号。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资本看好国内企业级市场,有一个大背景。和美国相比,中国的企业级市场就像北大荒。正如经纬美国合伙人 Antonio 所说,“美国的互联网市场一直是有两大块的,一个是消费级市场,一个是企业级市场,两者的市值大概是6:4。在中国的话,这个比例被扭曲的很厉害,可能是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