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群’财富论:金融服务也存在社交属性

提到阿里的DT时代,樊治铭认为,数据与信息在产生价值方面有所不同。数据一致都存在,原来的数据都叫信息,缺乏流动性,就像现在一直在讲的从IT时代到DT时代的过程当中,信息是不流动的,因而无法产生价值。

圆桌论坛:金融服务也存在社交属性

氧分子网讯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副总编辑何伊凡作为主持人,与嘉宾蚂蚁金服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进行了一场主题为“‘蚁群’财富论:普惠金融的机会下”的高端对话,共同分享了对于消费结构变化的看法。

数据流动产生价值

数据区别于信息,能够实时更新并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交互与流动,从而产生社会价值。

场景化是社交的新机会

樊治铭认为,很多公司都在做社交,并没有成功,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没有将其场景化。支付宝做的就是一种金融场景,将社交属性赋予金钱,让“谈钱”不再“伤感情”。从场景化做社交,可能是一个新的机会。

在樊治铭看来,金融是最适合互联网的。5年以后,所有的金融都会在场景当中,而不是一个孤零零的一个理财产品。

情感是平台重要的入口

针对一直争论的入口更重要还是平台更重要,樊治铭表示,情感可作为一个重要的入口,将优势嫁接到平台之上。樊治铭认为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将会是超级APP来解决问题,超级APP后面就是云计算的能力和数据的能力,就是场景化的能力。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将持续三天(4月28日-4月30日)。本次大会以“Mobile Everything(移生万物)”为主题,包含15大会场和22000平方米的展览。全球科技新锐领袖与创业者、行业生态从业者,将重点探讨囊括O2O、移动营销、移动游戏、智能硬件、智能机器人、医疗健康、智能家居等多个领域的热门议题。

以下是对话全文实录:

主持人:下面进入高端对话,有请《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副总编辑何伊凡,以及嘉宾蚂蚁金服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

何伊凡:很高兴参加每年一度的移动互联网大会,今年这个会期比较有意思,过两天马上就是五一了,五一的过程当中,大家会产生很多的消费,但是大家的消费现在由于整个消费结构在发生变化,可能会和一只蚂蚁有关系,虽然我们把它叫蚂蚁,但实际上它是一只巨兽,我对面这位是蚂蚁金服国内事业部总裁樊治铭先生,刚刚我跟樊总在下面有一个交流,金融是一个比较严肃的话题,我们是很正经地谈呢,还是胡侃?老樊说我们还是胡侃吧,因为现在的金融和原来不一样了,但是胡侃怎么侃呢?首先给大家发一个大红包热热场,发多少钱的一个红包呢?阿里是土豪,樊总决定发一个五千万的请大家拿出手机打开支付宝,请你说一下红包的口令。

樊治铭:五千万没有,大家都打开支付宝的钱包好不好,下午大家都开始困了,在我们俩聊之前先给大家发个红包暖暖场,我现在报口令了。确实,100个发完了。

何伊凡:现在金融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特别很多线下的场景结合起来,我们这个大会就是一个场景,我不知道整个蚂蚁金服卷入更多的人口场景方面,有没有更新的玩法?

樊治铭:很多,蚂蚁金服其实不是一家金融控股公司,我们要做的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主要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把相关的数据全部都在这个平台上面会有一些金融机构,或者一些创业者,我们提供给他们。我们相信这些中小的包括一些金融的机构,他们更有创新的能力,尤其是金融,有非常非常多的金融创新的能力来满足整个蚂蚁金服底层的这些我们讲数据和消费者的服务。

场景这块呢,我觉得整个的蚂蚁金服在今年开始,包括我们下半年最重要的几点就是第一个,我们讲的就是线下场景,就是说我们每个人离不开的是我们讲一个是线上场景、一个是线下场景,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线下场景,另外我们要进入我们整个的金融场景,我们的金融场景下一步会在非常多的地方提供给消费者非常多的金融的服务。

两个场景,一个是线下场景,一个是金融场景。

何伊凡:最近应该是有一个消息,蚂蚁金服和微博应该还有阿里集团,共同和一些城市签订了一个“互联网+”城市服务的战略合作。但是政务上网其实已经谈了很多年了,为什么你现在把这个新的玩法和原来有什么不一样呢?

樊治铭:我觉得是这样,我们讲得实在一点,我们叫政务上网,是政府的一个本身的工作的范围,但是今天呢,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每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消费者,他对于很多证据又是非常多的。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交罚款,现在每个人都有车,但是罚款这个东西说得好听一点是自己违章了,说得不好听一点的也不好意思,还要去交通队,或者银行把这个罚款交了,还耽误时间。现在你通过整个蚂蚁金服的支付宝的入口,包括微博的入口,可以直接进到比如我们讲北京交警大队,直接把这个费用给交掉了,这个给消费者提供了非常变节的服务,另外我们办护照、包括港澳通行证,每个人都有这种需求。你要去到这个地方排队排两个小时,要填表,非常复杂,以前的政务只是解决了一个政务上网的问题,没有真正把消费者和我们讲消费者所需要的政务的需求关联到一起。

我们和微博呢?微博是整个政务信息非常重要的交流平台,比如我们讲平安北京,很多可以在上面交流,用户又反馈回来,所以这两个我们之间的结合。一个就是信息的实时和消费者之间的交互,另外一个呢,就是我们讲消费者,老百姓的这种诉求可以很快快速地反馈到政府里面去,我觉得这一点两点结合到一起,对于整个的我们讲政府的满意度,我觉得可能都会增加一到两个点。

何伊凡:过去的政务上网实际上是给领导用的,现在你在做的“互联网+”智能城市是给真正的老百姓用的?

樊治铭:也不能说以前是给领导用的,以前大家对互联网的理解可能还没有特别到位,由于整个阿里巴巴的对于数据和云计算的能力,就是我们第一个由于原来政府,我们投资一个政府上网的工程,投入非常多的财力物力。但是由于阿里云的出现,我们极大降低了政务上网的成本,比如我们的服务器、网络存储这些,全部都用阿里云来解决。再加上整个的微博的政务的公开的信息的服务平台,跟以前的那种政务是完全不一样。它就是真真正正地能让这种政务到每个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去。比如说挂号,其实政府有非常多的资源,怎么能让这些老百姓,其实你说不用出门就可以把每天的生活需求解决掉?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我想移动互联网也好、包括我们互联网这些从业者要做的。

何伊凡:但是各个地方政府部门手中都有很多数据,原来有很多数据不能对企业公开,现在你们和他有一个数据的协议?要把更多的数据给他,帮助他做好这个城市?

樊治铭:原来的数据都叫信息,它是一个死的,就像我们一直在讲现在已经从IT时代到DT时代的过程当中,信息是不流动的,它就是存在这里,价值你说有吗?也有,你说没有吧,它也没办法产生这种价值。数据又不一样了,数据是流动的,你比如我们就是开通了城市服务以后,你哪个人在上面挂了哪些号了?比如说我们叫未来医院、未来生活、未来出行,你把这些数据实时地更新,把它交互,把人和人之间,人和政府之间的数据流动起来。我觉得这种价值可能对社会的价值会非常非常地大,因为如果数据不流动的话就是一个信息,它产生不了社会价值。

何伊凡:支付宝最近有一套内测的系统叫到位,到位有一点社交的属性,比如说某一个人正在洗手间上厕所,没有带厕纸,你就可以在网上支付一定的金额,附近的人可以给你送厕纸过去。我不知道过去像我们阿里做社交也做过很多的尝试,但之前大家有一个普遍的批评,就是阿里做社交不成的,现在你们又换了一个玩法,这是出于怎么样的考虑?

樊治铭:我觉得大家比较感兴趣的话题是阿里的社交的问题,其实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第一个呢,由于手机的出现,其实通讯录已经大大降低了做社交的成本,这个是第一个。

第二个呢,为什么以前做社交,包括很多公司社交没有成功呢?最重要的问题是他没有把它场景化,其实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去年有很多人用支付宝聊天,为什么呢?我们讲年轻人都喜欢新鲜的事物。其实我们有非常多沟通的渠道,比如短信也好、微信也好、脉脉也好,男女情侣之间天凉了,你多穿点,多喝水,顺便我要再给你转两千块钱过去,这个感觉就不一样了。

何伊凡:开始泡妞了?

樊治铭:不是泡妞,本来就是恋人,恋人之间相互关心是非常正常的一种关系。我觉得今天支付宝要做的是一种金融场景,不做社交,你比如我给我老妈转每个月的孝敬费,以前你转完了以后你还问妈你收到了吗?这个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现在一转过去两千块钱进到余额宝里面,你再问问妈您收到了吗?老母亲就很开心,因为钱又到余额宝,每天还有收益,还能马上回复你钱到了。

何伊凡:这个产品从逻辑上是说得通的,但是就是有一个问题,你刚做这个事情等于是在金钱当中加入了一个社交的属性,加入了一个感情的属性,我们中国人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谈钱伤感情了,金钱和社交属性是分裂的,你为什么现在做这么一个事呢?把过去分裂的两个事要捏合到一起,你觉得可行吗?

樊治铭:我个人认为谈钱真的特别不伤感情,我个人认为是这样,钱这个东西呢,绝对不是伤感情的东西,是什么呢?是你没谈好,谈好的人不可能伤感情。任何的物质、任何的我们讲事情都是有价值的,它都是你可以用金钱可以衡量,也可以说金钱不可以衡量,但是以前我们把钱看得太庸俗,我认为钱是有情怀的。你跟每个人有金钱交流的时候,一定是有故事的,你比如说你的同事找你借钱,你好意思不借吗?你不好意思,支付宝推出了一个人性借条,有时候不是真不想还钱,可能是真忘了。

其实家庭之间人和人之间是有情感的,你比如说我跟我的孩子,他十岁,明年说过年给他压岁钱,拿一大红包给人两千块钱,给完他也不知道搁哪儿了,爸爸帮你收着长大给你,其实拿回来以后我也不知道放哪儿了,目的就给花了,这对小孩是不公平的,我们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父母小时候把压岁钱给我了,骗了我二十多年,我又重蹈覆辙又骗我儿子骗了十几年,就是这样。我觉得如果今天支付宝能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我们一定会解决问题,我希望有可能我们7、8月份会推出来非常多的基于叫金融场景的服务之后,可能这些问题全都解决了。

何伊凡:是不是意味着过去从通讯录一端入手做社交,机会已经不太多了,但是从场景化做社交呢,这可能是一个新的机会,可以这么理解吗?

樊治铭:我认为这个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为什么很多公司做就没有做起来呢?其实我觉得互联网有两种最人性的东西,第一个我们讲是男人和女人,这是永远没完没了的话题。第二个呢,就是钱,你怎么在钱当中能让每个人对它有情感?其实钱一定是有情感的,你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有情感的,你买瓶水因为你渴了,很多东西如果你把它真的金融场景化以后,我认为它的潜力是巨大的。如果你说你今天非得为了做一个社交软件,你说你来用一下的话,我认为这个的机会几乎为0,因为人家已经有了微信、有了脉脉这种聊天工具,他没有了这种需求了,但是金融场景化和线下的场景化会创造出无限大的需求,我可以讲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现在股票特别火。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消费者,肯定都想在股市当中挣钱,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挣到钱的,为什么?因为你们要都挣到钱了,我上哪儿赢利去?你肯定是要有一个群体的,这个群体如果它是一个场景的话,今天它就有非常大的刚性和黏性。未来某些软件是男人女人聊天用的,某些软件是男人女人聊天和其他朋友聊天用的。但是未来有可能支付宝的金融场景我们是谈正经事用的,我觉得这个非常关键,也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说阿里又做社交了,其实我们做的不是社交,我们做的是金融场景和情怀。

何伊凡:现在基于社交的沟通已经会存在很多骗子了,你基于一个金融场景的类社交,它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骗子,你怎么保证这个安全?

樊治铭:我跟你讲我太喜欢骗子了,为什么?就因为有这些骗子,你们才觉得某些软件是不安全的。你看啊,我们现在第一个微商最牛的是什么?是做面膜的,其实有多少是真的呢?大家可以去看看报道,因为整个社交的群体化多,各种人都多,但是支付宝不一样。支付宝是实名的用户,我们的每一个用户背后都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实名,这也是蚂蚁金服最重要的一个价值,除了实名以外你还有信用体系,在这上面可以做出非常多的我们讲衍生出非常多的线下场景出来,你个人可以做一个小生意,你的企业在这上面怎么去把它做成一个生态系统来往下去成长。所以今天的互联网我们需要真实的,其实在座的每个人都是真实的,我们怎么能让这些真实的人、真实的消费者在我们讲金融的场景下面真实地去完成他的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生活,我吃喝玩乐在上面,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我们所倡导的是真实和信誉,这个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十年前我们去唱卡拉OK,最多的就是夜场,小姐也很多,什么也很多,这种卡拉OK,你只能去这种地方。但是十年之后呢,我们其实有很多正常的需求,比如说同事之间过个生日,我们很想去唱个卡拉OK,我不想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就因为有这种真实的需求出来之后,一些量贩式的卡拉OK出来了,这些东西才是人性。

我个人可以这样讲,正常的金融属性的应该是在支付宝上面,你更真实,你不用害怕欺骗,我们有非常多的东西能告诉你这件事情是真实的,我觉得真实是最重要的。

何伊凡: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一个是入口、一个是平台,之前还有争论是入口更重要还是平台更重要,很多人都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入口的价值比平台更大。阿里过去大家都知道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平台了,但入口的能力好像没有微信那么强,你们现在这种做法是不是有一个想法,把情感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入口?嫁接到你过去的平台优势上呢?

樊治铭:这个确实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其实在座的消费者你们可以自己好好想一下,你们手机里面安了多少个APP,没有50个,也有80个,一个月里面打开次数最多的也就那么几个,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的需求没那么多,有些需求是创造出来的。今天由于阿里,包括蚂蚁金服我们大量的叫云计算的能力和数据的能力,我们认为是在全球都是领先的,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基础,你才能未来我们讲在入口方面其实不管未来的支付宝、未来的淘宝、未来的微博,这些都是流量入口,我们做任何的事情不要一个入口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有可能会两三个入口解决你所有的问题。我认为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整个是超级APP来解决你的问题,超级APP后面是什么呢?后面是你云计算的能力和数据的能力,就是场景化的能力。所以我觉得今天的入口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想打仗,打仗打的不是说你的作战的能力,而是打的你后台的后勤的能力,你像美国人打仗,他一个人就是一个集团军,他可以召唤无人机,可以倒换导弹,他强调的是后台,今天阿里包括蚂蚁金服,它整个的数据,包括后台的能力非常强了。下一步我们怎么能通过线下的场景,通过我们线上的场景,通过金融的场景让消费者来去用这些服务?我认为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

何伊凡:叫抢入口。刚才我们谈了场景的问题,有一个非常大的场景,目前相对来说是比较空白的,就是农村市场,普惠金融农村这一块是不能够错过,我不知道现在你们在农村市场有什么动作?还会像原来那样刷墙吗?那是上一个时代的玩法了。

樊治铭:首先第一个我们也没怎么刷过墙,刷墙都是反人类的,真真正正我们讲农村金融,农村金融这四个字其实也不好,这有歧视的,我们讲普惠金融,其实我们讲金坛的农村所待的这些留守人士,都是讲劳动力不是特别富裕的,真正讲农民工二代,进程以后跟我们城市消费没有任何区别,农村消费的观念,我们讲金融的观念完全是一样的,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以前农村信用社,你存款、你把钱存在里面,取钱很麻烦。

假如今天是用了支付宝,你用了余额宝、用了招财宝以后,你享受的能力跟城市的人一模一样的,由于中国整个城镇化的加速,另外由于我们讲农民工二代进入城里的速度的加快,其实没有什么农村金融,农村金融最重要的解决的是农副产品,比如我们讲种子,这种贷款。完了之后它的销售,这些我觉得是整个阿里集团在考虑生态系统的时候已经考虑多了,比如说我们有淘宝,有特色中国,很多农村的产品可以放到上面来,我们的村淘的这些都解决了这些,农村金融解决的是一个生态的问题,普惠金融是未来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农村信用社他怎么能去买一个货币基金,每年有4%、5%的收益,没有。他用了支付宝跟我们的收益是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何伊凡:你理解的农村金融不是以地域来划分的,是以人群来划分的?

樊治铭:没有地域、没有人群的划分,我们认为就是因为有了互联网,其实每个人才是平等的,你在东北的盘锦,你要上一趟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去买一个包、一件衣服的话,你要花多少时间成本,今天不一样了,你在天猫、淘宝上可以看到你想要的金融的产品,你和任何一个在座的普通消费者一样,都可以得到,这才是互联网的魅力,没有区域、没有人群的划分,你就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消费者就可以了。

何伊凡:从IT时代到DT时代,数据的重要性对企业和对个人是不一样的,有些公司企业特别注重数据的安全性,他可能会有一种担心,当他和蚂蚁金服合作之后,把一些数据向蚂蚁金服开放了,蚂蚁金服利用企业的数据可能会做芝麻信用这样的产品,反过来再赚一遍钱,不知道在实践的过程当中,你们遇到过对数据的恐慌吗?

樊治铭:我觉得这个观点完全是错误的,首先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引导的,首先在阿里云云计算,云上的数据都是每个企业自己的,这些数据不属于阿里巴巴,也不属于蚂蚁金服。它都是每一个人独立的个体,但是数据未来我们倡导的是一种交换,数据我们不是卖的,因为卖数据,这个绝对是有道德问题,但是数据可以交换,今天我跟视频网站,比如我跟爱奇艺合作,我们给它带来的是一个有消费能力的一个消费者,但是同时,如果我们跟爱奇艺之间的数据如果打通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人喜欢看喜剧片还是喜欢看爱情片,我们把这个数据相关做一个交换。拿到这个数据以后我们再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提供给什么样,比如我们讲营业公司,我们也跟他再去交换,如果数据是去卖的话,就丧失了本身数据所存在的神圣的信用,所以我觉得数据是用来交换的,而不是用来卖的。

何伊凡:时间关系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们问一个比较宏大一点的问题,感觉现在的金融和原来金融的概念完全不一样,我们展望一下未来金融,5年之后的金融是什么样?什么才叫未来金融?

樊治铭:这个我也不好说,5年以后金融的变化、互联网的变化更大,我觉得以后的金融一定是在场景当中的,所有的金融都会在场景当中,而不是一个孤零零的一个理财产品,或者是说我们讲你所认为的金融,因为金融是最适合互联网的。所以说移动进的互联网化一定能解决我们未来生活当中的方方面面,但是它怎么存在,还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和我们一起在5年当中去尝试,具体那应该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场景。

何伊凡:好的,非常感谢樊总,不但有很精彩的分享,还有红包,你现在等于给以后阿里参加活动的嘉宾树立了一个门槛,别人一上来少于五千元的红包不好意思坐在这个台子上,我们大家再次感谢樊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提到阿里的DT时代,樊治铭认为,数据与信息在产生价值方面有所不同。数据一致都存在,原来的数据都叫信息,缺乏流动性,就像现在一直在讲的从IT时代到DT时代的过程当中,信息是不流动的,因而无法产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