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彻底谢幕:网络迪斯尼陨落 被BAT逐步实现

文学网站+视频门户+影视IP改编+游戏改编+电视盒子+bambook阅读器,这是陈天桥曾经给盛大畅想的网络迪斯尼梦,可惜最后帝国陨落,而现在市场开始成熟起来,可以收果实的时候,他缺只能黯然落幕,BAT们正沿着这条路在走。

陈天桥:四十不惑

昔年的盛大已经成为了过去,除了偶尔发布几个盛大又卖了哪些资产的新闻外,几乎再也听不到什么其他有关于盛大的利好消息了。一个曾经标杆一样的人物就这么谢幕了,但是他留给整个互联网的精神财富却一直影响着后来人。

 

网络迪斯尼的陨落

文学网站+视频门户+影视IP改编+游戏改编+电视盒子+bambook阅读器(后来转型成为手机)。

这一连串的“+”组合在一起,就是陈天桥规划的“网络迪斯尼”,这当中其实还应该有门户网站的位置,只是收购新浪的战役最后失败了。而陈天桥寄予厚望的“网络迪斯尼”最终也被证明失败了,但是这个失败的战略,却几乎成为了后来所有互联网公司的指导方针,各大互联网公司无一不是在这个战略下前进的。

陈天桥以及盛大最后的失败,已经有无数人研究过了,总结下来大概就这么几条:一是陈氏权利过于集中,有人说盛大不像一个互联网企业,反倒是特别像一个机关单位,专制程度可见一般;二是战略规划过于庞大,权利又过于单一,最终导致管理出现问题;三是起家的游戏业务一直没有创新,并且还要不断的给新业务输血,终合下来最终导致了帝国的陨落。

其实有心的朋友会发现,陈天桥的陨落和史玉柱的陨落路线几乎是相同的,只是他败的没有史玉柱那么惨,也没能像史玉柱一样东山再起。他们同样都是壮年得志,最终自信心爆棚到极致,开始了无限制的业务扩张,最终导致了帝国的崩塌。

陈天桥31岁的时候成为中国首富,史玉柱32岁的时候成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他们得志的年纪几乎都是相当的。而且这两个人都是专权的人,只是陈天桥更极端一点,而史玉柱是因为早年跟合伙人有过矛盾,所以才讲究控制,但是后来也渐渐放开了,现在甚至根本就不管了,与马云的退而不休不同,他是彻底退了,当然偶尔他也炒炒股。

 

盛大文学变身阅文集团

2015年1月,阅文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总部位于上海,并在北京、天津、苏州和深圳等地设多家子公司,由原起点创始人吴文辉和原盛大文学CEO梁晓东担任联席CEO,全面接收原盛大文学旗下几乎所有资产,接收后阅文集团旗下拥有: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中智博文、华文天下、QQ阅读等小说阅读类网站,几乎占据了国内网文小说的大半江山。

这一切的起点还得从起点的创始人说起,这是吴文辉与陈天桥的一场世仇,戏剧的程度完全可以改编成一部非常精彩的商战大片。所有乱局的最初起点,其实是盛大文学与起点中文网的发展路线的分歧。

吴文辉希望建立一个以起点中文网为中心的娱乐矩阵,由起点自行去安排所有旗下IP的各种版权改变和商业拓展;而站在盛大一边来说,盛大旗下还有其他几家文学网站,如果全都这么来肯定是乱了套了,所以要求所有旗下网站的IP由盛大文学统一调配安排。

这其实是一次创始人情节与集团化运营的博弈,最终盛大败下阵来,但是盛大并不是败在战略上,而是败在自己的业务线实在太宽泛了,最终现金流吃紧。所以说盛大并不是败给了吴文辉,而是败给了自己的贪心。

两年后吴文辉回来了,带着他的团队和新的东家,不光取回了起点中文网的控制权,而且稍带着拿下了盛大文学旗下其他网站的控制权。新成立的阅文集团将统一管理和运营原属于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旗下的所有网文品牌,这其实还是盛大文学当年的路子。

 

实存名亡的“网络迪斯尼”

2015年4月23日,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宣布正式推出阿里巴巴文学业务,整合旗下书旗小说、UC书城等业务。而在2014年,阿里巴巴即完成了对文化中国的收购,成立阿里影业。也是在同年,阿里巴巴联合云锋基金以12.2亿美元入股优酷土豆,而云锋基金的实际控制人其实还是马云。还是在同年,阿里巴巴集团以1.2亿美元入股了美国移动游戏开发商Kabam,算是补齐了“网络迪斯尼”这个规划上最后的一环,并且打破了自己永不投游戏的底线。

再来看看BAT中的百度,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布局了百度视频,后来又投资了爱奇艺并最终收购了PPS;而在文学领域,百度也已经有了纵横中文网、百度书城和熊猫看书;游戏领域百度旗下也已经有了百度游戏。2015年1月9日,有消息称百度已经成立了电影业务部,对外称“百度影业”,这一消息来自于百度自己的词条百科,所以可以判断为可信。

除了“影视、游戏、视频、文学”之外,还差两块,就是盒子和阅读器。盛大bambook阅读器很早就转型做起了手机,而BAT也没歇着,都在用各种方法切入手机行业,我们可以看到到处都是各种ROM;而在盒子方面除了腾讯缺席,其他企业没有一个闲着的,百度有百度盒子和百度影棒,阿里有天猫盒子,加上小米盒子等,市场上的各种盒子早就已经满天飞了。

仔细去看过去这些年互联网的发展,很多热点的内容,盛大其实都在很早之前就踩上了,但是踩早了,他把整个市场培育起来了,却把自己玩掉了。当这个市场开始成熟起来,可以收果实的时候,他却只能黯然落幕,眼看着别人去自己种下的那颗树下收果实,这其实是蛮悲哀的。

首先不可否认陈天桥失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自己的专制和盲目的扩张市场,但是他也背负了一个市场启蒙者的宿命。当年的瀛海威、8848,张树新和王峻涛,都经历了一样的命运,早年的马云也是如此,这似乎是启蒙者的宿命。

而关于盛大和陈天桥,其实还有很多值得互联网从业者去研究和学习的。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文学网站+视频门户+影视IP改编+游戏改编+电视盒子+bambook阅读器,这是陈天桥曾经给盛大畅想的网络迪斯尼梦,可惜最后帝国陨落,而现在市场开始成熟起来,可以收果实的时候,他缺只能黯然落幕,BAT们正沿着这条路在走。

  2. 陈天桥袒露心声:我当年为何卖盛大游戏说道:

    陈天桥说,盛大从最早的反对、抵触,到最后是触动,甚至有一点点感动了。是谁、是什么样的利益,让这家公司、这个股东对盛大游戏爱的如此决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帝触网”(ID:touchweb),作者雷建平。

    盛大集团CEO陈天桥时隔多年后首次通过视频的方式谈及为何出售盛大游戏,陈天桥说,当时把盛大游戏出售了,变成了自己个性的一种必然,变成了人生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

    陈天桥在2014年出售了盛大游戏,此后,盛大游戏陷入了长达2年的股权纠纷,最终,世纪华通击败中绒银业成为盛大游戏实际控制股东,合计间接持有盛大游戏90.92%股权。

    谈及这个过程时,陈天桥说,盛大从最早的反对、抵触,到最后是触动,甚至有一点点感动了。是谁、是什么样的利益,让这家公司、这个股东对盛大游戏爱的如此决绝。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当盛大集团对盛大游戏的品牌授权到期时,陈天桥同意继续把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继续授权给这个股东,但最关键的是授权给盛大游戏里面的“盛斗士”们。

    好在盛大游戏的股权纠纷很快尘埃落定,盛大游戏重新迎来真正开始研发游戏的新的机遇。

    陈天桥还说,虽然盛大创新业务不在,盛大运营业务不在,但是陈天桥还在盛大还在,盛大愿意把自己的资源,把资金投给离开盛大继续奋斗的盛斗士们。

    凌海蝴蝶互动创始人、前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则透露,盛斗士首期专项服务是成立投资家俱乐部、创业家俱乐部,其采用利用市场机制逐渐推进,来实现自身价值和群体价值。

    以下是陈天桥谈及盛大游戏的核心部分:

    在我的人生当中,很少有“后悔、不知道怎么看”这样的情况,但卖出盛大游戏这件事,过去几年,确实会时不时地重新跳到我脑海来,反省自己是不是对的。

    那时候我们被迫要下决心转型成为一个以投资为主体的投资企业。

    作为一个投资企业,我必须让自己站在一个真正第三方的角度,而不再是我盛大成为你的竞争对手,盛大跟你从事同样的业务。

    我们要让每一个被投资者感到盛大是一个无私的,真正能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事业投资者。盛大游戏的转让其实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的决定。

    很多在座的人当中,有很多人都知道我的个性,你可以说我比较决绝,也可以说我比较刚烈,当我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总是希望能够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大的资源把它做的最为完美。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把盛大游戏出售了,变成了自己个性的一种必然,变成了人生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

    对盛大游戏新控股股东开始认同

    但是我们在出售以后,我们看到了现在几年的发展。并不讳言,过去三年我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我有的时候在想,不是说我愿不愿意卖,而是说过去三年的这种股东之间的纠纷,不断地让我回过头来重新思考,是不是卖错了。

    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这个企业的人,那么我们现在的股东,可能是一个仅次于陈天桥爱这家企业的人。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股东,他能够如此,无论你说死缠烂打,还是说紧追不舍,还是全力以赴的爱上这家企业,并且花三年的时间,冒无数的风险,愿意让它成为自己的企业。

    我跟这家公司从来没接触过,我跟里面的负责人一面都没见过,因为原来我们所安排的盛大投资者并不是这一家。

    所以我们从最早的反对、抵触,到最后我们说触动,到最后我们甚至有一点点感动了。是谁、是什么样的利益,让这家公司、这个股东对盛大游戏爱的如此决绝。

    所以最后我跟这家企业说,这样吧,盛大游戏通过三年的折腾,我们的品牌应该已经到期了,但是我愿意把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继续授权给我们的这个股东,但最关键的是授权给我们盛大游戏里面的“盛斗士”们。

    只要我们股东之间的纠纷能够尽快的解决,很高兴在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以后,我们股东之间的纠纷很快就尘埃落定,盛大游戏重新迎来了一个真正开始研发游戏的新的机遇。

    陈天桥从来没有离开过

    每一个人,其实他们的人生不是很多的机会可以经历一个产业从零到快速发展,再成为企业引领,再不断转型的这个阶段。

    我们为什么这么多人能够坐在这里?不就是因为共同努力吗?或者说经过我们努力来避免这种怀念和纪念。但是我们的内心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冲动、这样的激情、这样的感动。

    我们想,或者我认为盛大游戏曾经创造的感动、激动在未来,在新的股东的带领下,应该还是能够让每一位“盛斗士”成功担任这种感情。

    从我的角度来说,当然我是第三人。刚才很多人谈到关于我是不是离开了自己的梦想,我不这样认为。

    从我只有28岁,我向媒体做出这么一个口号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已经远去。但是就像我说的,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在30岁起,就能为我自己能看到成前上万、上十万、上百万的人在我的平台上面,在生活、在奋斗、在战斗、在交流,这种人他们的快乐来自于哪里?

    为什么我们小小的改变,就能够让他们如此激动,让他们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为什么他们的快乐来的如此简单?

    我自己也在内,我玩了很长时间的《传奇》,就像我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为了一道半月刀法的刀功,我可以奋斗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

    为人类寻找可持续的快乐

    到底我们的大脑的快乐来自于哪里?到底可持续的快乐来自于哪里?

    我们人类为了能够寻找可持续的快乐,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人类的每一次发展都是无限趋近于大脑对物质生活的享受和满足,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对大脑的研究,让快乐来的成本更低一点,让这种快乐来的更可持续一点,让这种快乐来的更高尚一点。

    我们整个的游戏的发展过去十几年里,我们经历了从收费游戏到现在的免费游戏,经历了从网页游戏到手机游戏、社交游戏,可以说盛大在每一次的变化都是站在前面。

    大家越到后面,我们发现技术提供给我们创新的空间越来越少,我们原来可能是一个革命性的变,革命性的突破,到后面可能只是屏幕的变化、位置的变化、模式的变化。

    真正的革命性的技术、颠覆性的娱乐到底在哪里?

    我希望能够找到这个答案,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更多的像“盛斗士”这样奋斗在互联网娱乐第一线的人能够从中受益。

    如果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盛大游戏在未来的发展能够真正获得跨越式的进步,那它也必然要受益或者必然要抓住下一代技术根本性的突破。

    其实娱乐行业所面临的问题整个互联网、整个产业都面临新的问题。

    我们的三次产业革命,从第一次我们的蒸汽机到电力到信息化,每一次都让社会的发展推动了二十到三十年,现在大家都在探讨第四次革命,他们的发展的动力到底在哪里?

    让我们共同以盛大游戏作为我们的出发点,真正地为人类寻找可持续的快感、更高质量的快感、更低成本的快感,来做出自己的贡献。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