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战模式开启:网络电台互指内容侵权

过去几天,多听FM、荔枝FM、喜马拉雅FM相继被苹果商店下架。

混战模式开启 网络电台互指内容侵权

氧分子网讯  网络电台的厮杀正在变得愈演愈烈。

昨天网络电台喜马拉雅FM被苹果商店下架,其官方微博称是被恶意投诉下架。今天,氧分子网看到喜马拉雅FM已经重回苹果商店。喜马拉雅FM对氧分子网称,他们正在找这其中的“暗手”。

这已经不是网络电台第一次遭到下架处理了。更为“狗血”的一幕在上周五上演:荔枝FM和多听FM在同一天惨遭下架,二者把矛头共同指向了喜马拉雅FM,并指出喜马拉雅FM在苹果商店有大量恶性优化。

多听FM和荔枝FM的具体说法是,因喜马拉雅FM“恶意举报”它们存在内容版权问题,才遭到苹果商店下架。多听FM赵思铭呛声,“任何行业都会有竞争,但是任何竞争都要有基本的底线。多听FM和荔枝FM的突然下架,完全是不正当竞争的结果。”

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陈小雨则对氧分子网表示,其他网络电台被下架与喜马拉雅FM并无半点关系,有可能是其刷榜所致。一时间,网络电台们围绕版权问题纷纷跳了出来。

网络电台的争斗戏在今年2月也曾上演,当时做过多年DJ,现在又创办原创网络电台New Radio创始人杨樾的一篇名为《从窃贼的身上优雅走过》的文章引发人们对于网络电台版权问题的关注。

在那篇文章里,杨樾称“多听FM完整的偷了NewRadio所有的节目……这不是New Radio第一次被偷节目了”。杨樾对氧分子网表示,这种现象并不是头一次发生,各大网络电台里经常会有些节目内容搬运自其它平台。

好内容是铁打的营盘 平台只是流水的兵

除了平台的自制节目或者买断版权的节目之外,大量的UGC内容给网络电台埋下了“侵权”炸弹,而这是导致被投诉和下架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UGC内容,就是用户在网络电台的平台录制和上传自己的电台节目。一旦网络平台对UGC内容的审核力度不够,就很容易存在版权侵权的问题。

曾经经历过苹果投诉机制的杨樾深谙其中的规则。原来,苹果受理机制是举证倒置的,也就是说被投诉方必须证明自己没有侵权,只要它不能证明,侵权就成立,就会被下架。

在UGC模式下,在网络平台的数十万期节目中找到一期版权有争议的节目恐怕并不难,只要有一期被投诉者不能完全自证版权,投诉几乎就可以成立了。

对此,杨樾表示,野蛮生长、恶性竞争、明抢暗偷都是初级生态的特征,多打几场官司多一些判例,行业规则才能开始建立,版权问题会长期存在于这个行业中,越早上升到法律层面对行业健康发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很多同业以为平台是铁打的营盘,其实内容才是,平台只是流水的兵。”

无论是版权侵权的问题是源于对UGC内容审核力度不够,还是网络电台自身“搬运”内容,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优质的内容太过稀缺,好的内容和主播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一档能够得以传播的节目,通常取决于多方面,包括主播的个人素质、知识结构能否支撑起一档节目,节目内容能否禁得住市场考验、被用户接受和喜爱,节目内容是否具有持续性。

这也体现出网络电台都面临着“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也就是说平台有好的主播和优质内容才能吸引到用户,而好的主播和优质内容往往会寻求更为优质的平台。

商业模式将带动优质内容的产出

和视频一样,网络电台的盈利是建立在用户增长与活跃的基础上,而获得用户无疑需要资金支持。

去年11月,多听FM宣布完成由Ivy Captial领投的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3年1月,蜻蜓FM获创新工场200万美元A轮投资;10月喜马拉雅获得由SIG(海纳亚洲)领投,KPCB(凯鹏华盈)和Sierra Ventures(席拉创投公司)跟投的千万美元A轮投资。

近年来已有多家网络电台团队收获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级别的投资,期中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的用户规模更是达到了上亿级别。

但不可否认的是,各家网络电台还处于“烧钱”阶段,喜马拉雅电台创始人余建军就曾公开表明态度:“这个行业肯定很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也还在摸索中。业内人士对氧分子网表示,有了成型的商业模式,网络电台可以通过给主播分成的方式促进更多优质内容的产出,“主播会更有动力分析用户的喜好,收入也会和收听数挂钩,从而提升自己的内容质量。”

车联网成兵家必争之地

随着车联网的兴起,网络电台也在寻求借东风,再加上智能穿戴千亿的市场,网络电台开始纷纷把目标瞄向汽车这个极具前景的场景。

数据显示,中国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1.4亿;另外根据美国调查机构IHS的数据,2012年有160万辆汽车整合了网络电台。到2019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达到924万辆。

于是,在盈利模式的探索上,汽车这一应用场景无可厚非地成为网络电台的兵家必争之地。蜻蜓FM CEO杨廷皓曾对媒体指出,手机、车载、智能硬件是未来几年网络电台的三个最重要的渠道。

包括多听FM、豆瓣FM和蜻蜓FM都瞄准了这一切入点。以多听FM推出的车载智能硬件为例,赵思铭告诉氧分子网,虽然其所销售的智能硬件还处于亏损状态,但他把期望寄托在其背后所创造的广告价值。“通过车载硬件,就可以将音频中的广告精准投放给那些一定消费能力的人群。”

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对未来如此预计,他表示随着移动互联网智能机的快速普及和不断冒出的音频APP,未来的音频设备将让音频本身无处不在。“场景也会从原来的车上听扩展到更多的全生活场景。”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但不可否认的是,各家网络电台还处于“烧钱”阶段,喜马拉雅电台创始人余建军就曾公开表明态度:“这个行业肯定很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也还在摸索中。业内人士对氧分子网表示,有了成型的商业模式,网络电台可以通过给主播分成的方式促进更多优质内容的产出,“主播会更有动力分析用户的喜好,收入也会和收听数挂钩,从而提升自己的内容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