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二号”主任设计师卢宇彤:我们不怕限购

“没事不惹事,事来了也不怕事。”“天河二号”主任设计师卢宇彤借电视主持人汪涵的话表达她对美国限售芯片的看法。她同时透露说,“天河二号”的升级目标肯定能实现,时间也在可控范围内。

卢宇彤是在19日举行的中国计算机协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特别论坛上发布上述消息的。这也是美国公布“限售令”以来中国“天河”团队成员首次作出回应。

4月上旬,媒体报道了美国商务部把与超级计算机相关的四家中国机构列入限制出口黑名单一事。这四家中国机构包括以“天河”为业务主机的三家超级计算机中心和天河的研制者国防科学技术大学,限售的产品则直指在“天河二号”上装配近10万块的英特尔“至强”CPU。美国商务部的公告声称,美国政府认定名单上的这些机构“涉及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

以“天河”为代表的中国超级计算机事业似乎正在面临一场危机。而出席特别论坛的业界专家认为,长远来看,这一事件将加快中国自主研发进程,总体说来可能利大于弊。

  天河二号主任设计师卢宇彤:对限售令早有预案

“没有这次限售令事件的话,‘天河二号’拿下6到8个冠军没问题。”中国计算机学会高专委秘书长、中科院计算机所研究员张云泉说。

根据计划,为与国家超级计算机广州中心的“天河二号”将在2015年内从55P升级到100P以上。P为超级计算机的运算单位,代表每秒千万亿次的运算性能。这意味着,在每半年进行一次排名的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排行榜上,已经实现“四连冠”的这套中国系统很可能会成为占据冠军宝座事件最长的机器之一。

CPU被誉为计算机的“大脑”。面对英特尔难以继续武装中国“大脑”的现实,“天河二号”升级所需的CPU能否以其他外国产品替代?或者,已在“天河”系列计算机上小试牛刀的国产CPU能否独挑大梁?

  天河二号所使用的国产主板

一片猜测声中,卢宇彤表示,“限售令”的确会给“天河二号”升级计划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升级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可能将成败完全系于CPU。

她说,“天河”在选择技术路线之处就就进行过充分的风险评估,也针对各种情况制订了相应的预案和部署。这一次,当美国的“限售令”引发各方热议时,“国防科大内部非常平静”。

“‘天河二号’升级到100P的目标肯定会实现。我们已有技术方案,待时机成熟会对外发布,”卢宇彤说,“中国的高性能计算发展会应对各种挑战,在未来不太长的时间内迈上一个新台阶。”

作为目前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天河二号”的强大计算能力与英特尔CPU的高性能密切相关,也离不开国防科大原创的体系结构、高速互联系统、操作系统、容错技术、节能技术的核心技术。

“中国超算不怕限售。”张云泉说,“曙光、神威、天河等系统的研发正是在禁运和封锁中不断壮大起来的。实践表明,外国禁运的技术和产品,反倒“逼”出了中国巨大的决心和潜力。”

  国产CPU差距仍在

今天的技术语境下,“不怕”并不是民族主义的情绪化表达。根据张云泉的评估,“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的国产化率约为70%,部署在济南超算中心的“神威蓝光”则达到85%以上。后者的CPU和系统软件全部自主研发。

同样得到较广泛应用的国产CPU还包括“龙芯”和“飞腾”,其产业化是国家“核高基”重大专项支持的结果。作为与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并列的16个重大专项科技之一,这一从2006年延续至2020年的计划期望摆脱我国在核心器件、高端芯片、基础软件领域依赖国外的局面。

但业界专家的共识是:尽管进步很大,国产CPU差距仍在。

据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龙芯”系列处理器负责人胡伟武介绍,由于编译系统和微结构的差距更大,“龙芯”与国外CPU相比虽然主频只差一倍,用户体验却有数量级的差异。卢宇彤认为,构建“天河二号”服务阵列的“飞腾-1500”达到了“天河一号”时代的CPU水平,目前距离国外先进水平还有3到5年的差距。

“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是国家战略,也是国防科大一直努力的目标,不会因为美国限售与否而有任何改变。”卢宇彤说。

胡伟武指出,要改变中国IT产业受制于人的局面,光靠其中一两项核心技术或一两个产品的突破是不管用的,必须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就像“两弹一星”时代建立起一个完整的软硬件生态系统而不是在英特尔、微软控制格局下增砖添瓦,需要借助市场和政府双重力量,也需要科技价值观的转变。

除此之外,也要对自主研发加强保护。早在美国公布“限售令”之前,中国计算机学会已向国家相关部门建议制定《反禁运法》——“其他国家对我国禁运的装备、器材、技术及软件等在我国研发成功之后,已定时期不得进口该国的同类产品或对其征收高额关税,以此作为反制措施,保护我国的国家利益、民族产业利益和科技人员的积极性。”

  超算竞争日益激烈

针对美方称“天河”超级计算机“被用于模拟核爆炸”的说法,中国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16日发表声明说,该中心是一个完全开放、市场化运营的公共平台,怀疑在此开展核爆炸模拟至少是缺乏基本的军事常识。尽管限购的真正原因必然比借口复杂得多,美国的这一举动显然与中国“天河”接连夺冠直接相关。

超级计算领域异常激烈的竞争背后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是国家前瞻性发展规划的角逐。如果说当年日本“地球模拟器”的横空出世推动了美国将超级计算机从军用扩展至民用,中国“天河”的稳稳领先则进一步加剧了国际竞争,促使美国、日本、欧洲、印度、韩国等调整其超级计算发展战略。

  天河二号计算机

2014年4月,张云泉与多名中国超算专家一起赴美,就“中国超算是否已经超越美国”与美方展开战略对话。“中美专家共同的研判结果是:中国整体实力特别是应用能力比美国差10年以上。他们放心了。”

仅仅过去一年,美国人的想法似乎又变了,一方面给中国超级计算机升级设置障碍,另一方面加快自己的性能跨越,宣布将为三个国家实验室建立超过100P的超级计算机。

卢宇彤说:“这次限售再次证明,超级计算机是各国政府战略布局的重点。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中国都会坚定不移地发展国产超级计算机系统。”

“许多年来,美国都以拥有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而骄傲,但现在,中国成为这一荣誉的拥有者。与这个变化本身相比,更重要的是变化背后的努力——中国多年来在计算机产业上的巨大投入。但无论怎样,其结果只会是推动科学的发展,科学将是最后的赢家。”在“天河”首次夺冠的2010年,英国爱丁堡大学并行计算中心主任阿瑟·特鲁曾这样说。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