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创办Dmall,进入O2O创业

2015年除夕前一天,刘江峰“突然”从华为辞职。

刘江峰

刘江峰

氧分子网讯  据氧分子网从知情人士获悉,离开荣耀的华为高管刘江峰开始了新的创业历程,其于近期创建了Dmall公司,正式进军O2O生活服务平台。

2015年除夕前一天,刘江峰“突然”从华为辞职。当时,刘江峰对氧分子网表示,“休息一段时间,准备做点小生意”。

据了解,Dmall要打造的是一个O2O生活服务平台,以超市为切入点,以日常消费品和生鲜产品作为突破口。据该人士透露,Dmall已与物美建立了合作关系。

传统的电子商务公司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来建仓库和物流基地,而同时线下的传统零售渠道面临着下降和库存压力。以快消品和日常用品而言,线下的百货店和超市靠近人群,而消费者却要从线上下单给远在郊区甚至异地的仓库下单,还要等待1-2天的时间才能送到,这样的需求和资源配置显然并不合理,Dmall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用而生。

Dmall以优质服务+价格折扣+一小时送达为核心竞争力,其打造的是一个O2O的闭环系统,用户可以通过网页,手机App下单,之后根据消费者设定地址指派最近的店派送,15分钟拣货、60分钟送达,一小时送达在目前同类O2O生活服务平台还属首例。

前不久,京东也上线了一个定位O2O生活服务类的产品“京东到家”。这款产品的前身是京东“拍到家”,主要通过App下单提供生鲜、超市产品、外卖鲜花和订餐配送,并保证所有商品均在2小时内送货。

至于Dmall公司名字由何而来,该人士没有透露,不过购买该域名耗费约数十万美金。据悉,Dmall将于近期正式上线。

数据显示,未来中国O2O市场规模将达到4188亿元,生活类O2O会是下一个亿万级市场,是目前市场上唯一能产生超级电商的领域。全国5000万以上中小生活服务商家有各自不同的电商化需求,这些是都为O2O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Dmall要打造的是一个O2O生活服务平台,以超市为切入点,以日常消费品和生鲜产品作为突破口。据该人士透露,Dmall已与物美建立了合作关系。

    传统的电子商务公司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来建仓库和物流基地,而同时线下的传统零售渠道面临着下降和库存压力。以快消品和日常用品而言,线下的百货店和超市靠近人群,而消费者却要从线上下单给远在郊区甚至异地的仓库下单,还要等待1-2天的时间才能送到,这样的需求和资源配置显然并不合理,Dmall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用而生。

  2. 黑科技又来?荣耀如何拿路由器挑战泰山景区说道:

    8月8日,荣耀在泰山搞了件大事件,其型号为荣耀路由X1增强版的家用路由产品,在泰山景区实施了三公里网络级联,成功为游客提供了堪比商用Wi-Fi的无线体验。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款家用路由器产品,却能征服泰山这样一个天然的地貌复杂、人群密集的景区?荣耀路由X1增强版稳如泰山的背后黑科技何在?登顶泰山又会对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30台家用路由器“首登”泰山

    泰山乃五岳之首,其地貌复杂,尤其是从中天门到南天门一路崎岖,要在这样的地理条件下实现无线网络的无死角全覆盖,难度可想而知。不仅如此,每天泰山游客如织,要满足数千甚至数万游客的同时联网需求,更不容易。

    而面对这样难度大的考验,荣耀通过30台荣耀路由X1增强版依次组网,不仅覆盖中天门到南天门的全线路段,而且为当日攀登泰山的游客们提供了稳定的Wi-Fi网络,许多游客在登山过程中通过荣耀搭建的无线网络分享图片、发布小视频,甚至有游客组团在路边开黑打游戏。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不少景区开始为游客提供Wi-Fi服务,但是,景区Wi-Fi一般多是商用无线设施搭建,而非家用路由。此外,景区Wi-Fi不稳定是游客普遍吐槽的现象,要么连不上网,要不连上一会儿就频频断网,带给游客的是糟糕的体验。

    而造成这种糟糕体验的原因,在于景区尤其是山区复杂的地形,信号穿透力难以适应景区地理条件。而且,同时联网的游客过多,路由的负荷承载能力有限,因此,就会经常出现断网或是网速过慢的问题。尽管景区的无线网络铺设多为商用路由设备,但是,缺乏信号穿透能力、智能网络处理能力和动态调整负荷能力的景区商用Wi-Fi,为景区无线上网体验埋下了难以解决的顽疾。

    而荣耀路由X1增强版之所以能以家用路由成功征服泰山,并实现比商用Wi-Fi更稳定的联网体验,主要就在于其30台路由三公里组网背后的黑科技。

    三公里组网背后的黑科技

    其一,此次三公里组网,采用的是基于华为HiLinK的组网方案。作为拥有浓厚通信基因的华为,其HiLinK技术于2015年开始投入使用,专门用于大户型多路由器的级联场景,这一技术的最大应用价值便是把级联场景做到极致体验。正是基于这一技术,荣耀路由X1增强版能够实现网线级联的即插即用和无线的一键级联。更有甚者,全部路由可自动统一Wi-Fi名和密码,保证一个Wi-Fi的全覆盖,保障游客沿途使用Wi-Fi的无缝切换。

    而此次泰山组网中所使用的路由器,正是支持华为HiLink协议的荣耀路由X1增强版。由于支持这一协议,因此荣耀路由X1增强版可以实现双路由器扩展Wi-Fi,且无线桥接方式很简便——只需按下主路由Hi键,便能将网络拓展150平米,轻松应对大户型或复杂户型的组网需求。而正是有这般支持HiLink协议的30台路由器,方才组网实现了在泰山景区全面覆盖的无线上网体验。

    其二,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用户对网络的要求越来越高,而针对此,荣耀路由X1增强版采用了双频优选技术,即,具备2.4GHz和5GHz双频段合一技术,用户搜索下仅提供一个Wi-Fi名。在不同的空间环境下,双频优选能够进行自动优选,为终端自动连接到适合的频段。不仅如此,荣耀路由X1增强版还采用2.4GHz和5GHz的双频优选技术,当多人多设备上网的情境下,可以根据用户所处的具体位置,连接入更优的频段。

    此外,荣耀路由X1采用新一代的802.11AC MU-MIMO技术。与第一代802.11AC技术提供单点分时传输对比,新一代的802.11AC MU-MIMO具备多点同步传输功能,当多台设备同时接入时,在支持长时间上网稳定的同时,平均速度还最高可提升20%。这恰恰为泰山景区现场多游客接入设备提供了技术保障。

    显然,荣耀路由X1虽然定位为家用路由器,却因兼具上述几大黑科技,已然具备了在中小企业、景区等场景下的组网能力。

    路由产业进入“易用时代”

    在过去,消费者选购路由器产品,往往以天线的根数作为判断尺度,如早期两根天线取代单根天线,再如近年来发展到的3根天线、4根天线。然而,单纯看天线根数实际上是一个误区,真正决定网络是否稳定的,是天线背后的黑科技。譬如,荣耀内置天线路由器的设计正代表着千兆路由时代下的潮流趋势。其内置天线背后的黑科技,是荣耀路由X1系列采用的三重前沿技术——天线能效增强技术、LDPC纠错算法、干扰屏蔽增强技术,保障穿墙用网稳定性,满足年轻人用网时穿墙稳定需求。

    其中,天线能效增强技术直接保障路由器的天线发射效率更高,覆盖范围更广更均匀。相比较老的算法,全新LDPC纠错算法则能够将译码结果存在的错误纠正过来,减少数据重传的几率。而依托于华为通信技术实力,干扰屏蔽增强技术能保障路由器接收终端传回的信号不受干扰,保持并提升总体信号接收能力,保障网络使用效果。

    从行业的角度看,路由器领域正在随着荣耀等新进入厂商的引领,走向更智能、更易用的新时代。这其中,华为系的技术和通讯基因正在发挥带头示范作用,如HiLink协议,再如2.4G和5G双频优选、新一代的802.11AC MU-MIMO技术等。

    甚至说,随着荣耀路由X1增强版在泰山景区的成功组网,未来技术的发展,或会抹去家用和商用的界限,黑科技推动路由器产业进入“易用时代”。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荣耀的发力,路由器产业已然迎来变局,传统的路由器厂商若不抓紧突破自身技术局限,如荣耀等新进入者便会成为技术红利的真正收割者。

  3. 百亿土地难变现,酷派CEO刘江峰自嘲在拿着金饭碗讨饭说道:

    8月16日,酷派发布新品,这一天也是刘江峰接手酷派整整一周年。去年的8月16日,贾跃亭通过视频的方式宣布任命刘江峰为酷派集团CEO。

    受乐视危机波及,酷派的资金状况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谷。刘江峰说,“在酷派这一年,是我过去的20多年职业生涯里没有碰到的情况。”但他同时也表示,自己并不后悔接手酷派。

    文 | 全天候科技 舒虹

    “酷派要活下去。”

    8月16日,久未露面的酷派CEO刘江峰对媒体说。

    自第一大股东乐视危机爆发以来,酷派陷入高层出走、银行追债、销量亏损、被房地产公司收购等一系列传闻。

    但最终于8月16日发出了一再延期的新品Cool M7。

    酷派CEO刘江峰出席Cool M7渠道上市发布会(酷派供图)

    全天候科技获得的当日刘江峰对渠道商的讲话稿中,主要表达了两层意思:

    第一,酷派国内业务并未重组,在中国区和全球的手机业务会坚持下去。

    有酷派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目前酷派的研发、市场各业务部门仍在正常运转,并取得了部分运营商和渠道合作方的支持,酷派信息港的施工也未停止。

    第二,乐视与酷派正在切割。

    刘江峰强调,“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这是两个公司”,目前双方无业务合作,只剩下股权关系。

    但不可否认的是,受乐视危机连锁反应的波及,酷派资金与经营状况已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

    据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刘江峰坦承,酷派要想活下去,需要几个亿的资金周转,且目前的股东结构必须调整。

    截至目前,第一大股东乐视持有酷派28.87%的股份,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占股9.23%,贾跃亭仍为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

    数亿元资金缺口下,酷派乐视切割

    眼下,资金问题是酷派的燃眉之急。

    刘江峰称,“乐视的事情(资金链危机)以后,银行把酷派的授信全停了,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

    7月27日,酷派公告称收到了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民事起诉状,要求偿还本息共8000万元,这笔贷款的约定期限是8月15日。

    酷派的资金紧张还来源于供应链的压力。

    刘江峰指出,酷派现在与供应链谈合作都是现款支付,“现在(酷派)选择供应商,不是谁做得好选谁,而是谁愿意跟我做,我用谁”。

    一位不愿具名的渠道商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一些供应商和酷派、乐视手机的合作是同步的,乐视资金危机极大影响了他们对酷派的态度。”

    过去一年,刘江峰主导下的酷派产品极具乐视风格,如2016年12月发布的旗舰机COOL S1就内置了乐视体育、直播等视频内容。

    但据酷派方面告知,鉴于乐视手机目前的情况,酷派与乐视手机的业务合作已停止,新发布的M7也放弃了此前沿用的乐视EUI系统,而采用了自家全新定制的Journey UI。不过,M7中依然内置了乐视视频APP。

    酷派究竟需要多少资金?

    据全天候科技了解,目前酷派的自有资金还能维持每个月几十万台的出货量,酷派在美国市场获得了不错的反馈,6月上市了一款新品,每周销量超过10万台,回笼了一定资金。

    但酷派有限的资金对新品的量产和推广造成了很大压力。

    在对M7的销售预估时,有经销商给出了50万台的数字,但刘江峰坦言这需要好几亿元的物料,如果没有资本,酷派顶不住50万台的供应链成本。

    刘江峰也多次强调,现在酷派的情况,几个亿就能盘活,但无奈资金仍未到位。

    上述酷派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酷派几个月后还有发布一款主打全面屏的旗舰级新品的计划,但是否成行还要视资金情况。

    手握百亿土地,“酷派是拿着金饭碗讨饭”

    尽管面临数亿资金缺口,但刘江峰表示,中间也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解决资金问题:银行方面的增发一直在努力,更为重要的是,酷派手上有价值100多亿的土地。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2008年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

    对此,刘江峰回应称,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大半年前就开始与一些地产公司和实业公司谈过(卖地),数量不下十家,但董事会过不了”,刘江峰无奈地表示,“酷派是拿着金饭碗在讨饭”。

    但刘江峰并未否认地产变现的可能性,他表示,最终如何敲定需等待正式公告。

    8月初,市场传闻酷派国内业务将重组转型房地产,乐视正在与多家地产公司谈判,包括恒大、碧桂园等。

    据第一财经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称,“贾跃亭是希望卖给碧桂园的,以联合开发的形式,每年收取租金”,不过,酷派的股东不太同意相关方案,所以一直没有谈拢。

    后据媒体报道,收购酷派的是深圳的京基地产,后者看重的是酷派在深圳南山区的土地。对此,京基地产方面对全天候科技回应称,并未听闻上述收购事宜。

    削减人员,全面收缩国内市场

    出售土地缓解资金压力未果,酷派不得不开源节流,全面收缩国内战线和在渠道上进行调整。

    据了解,酷派上半年解约了数百名即将入职的校招学生,大量员工也纷纷离职,相比原先将近3000人的规模,目前仅剩下一半多。

    此外,酷派全国促销员也已从3000-4000人缩减到700-800人。

    对此,刘江峰表示:“人力是资本也是成本,身体不好不能背太多东西。企业恢复正常了,人自然还会回来。”

    另外在整体战略上,海外将成为酷派的优先项,中国市场投入将有所减少。“说是缩减,实际上是针对现阶段酷派在市场投入进行控制,目前的重点放在海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刘江峰说。

    旭日大数据研究总监李春丽表示,2016年酷派手机的国内出货量接近1400万,全球出货量约为1700万台;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出货量为160万台,全球出货量270万台,酷派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占比从82%降到60%。

    在中国市场,公开渠道、运营商渠道、电商渠道是酷派手机销售的三大阵营。酷派集团中国区副总裁张科介绍,酷派对上述渠道进行了一些调整,重点放在其专长的运营商渠道,其次是电商渠道,社会公开渠道将选择重点省份、重点区域投入。

    张科表示,酷派是做运营商市场起家的,现在仍旧是属于运营商阵营,“过去一段时间运营商有点不满意,觉得我们进步太慢了,但对我们还是抱有希望的”。

    据其透露,此次新品发布,酷派在广东很快拿到了运营商比较好的资源支持。

    另外,酷派电商渠道也在同步推进,主要推出了酷玩系列。

    刘江峰:不后悔接手酷派

    酷派新品Cool M7 产品图。图源网络。

    8月16日,酷派发布新品,这一天也是刘江峰接手酷派整整一周年。

    去年的8月16日,贾跃亭通过视频的方式宣布任命刘江峰为酷派集团CEO。

    彼时,乐视正处于快速扩张时期,贾跃亭携手刘江峰提出了酷派“五年内销售过一亿,市值过一千亿,手机重回行业第一”的目标。

    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曾经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酷派与乐视的牵手却未令其打开局面。

    “在酷派这一年,对我来说在过去的20多年职业生涯里是没有碰到的情况。”刘江峰说。但他同时表示,并不后悔接手酷派。

    在酷派之前,刘江峰有着漂亮的职业履历:作为前华为荣耀总裁,他曾在华为工作19年,管理过上万人的研发队伍,一年内将荣耀手机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到超20亿美元。2015年4月,刘江峰转战生鲜电商,创立多点Dmall公司,一年后又以酷派CEO的身份回归手机行业。

    回顾在酷派的历程,刘江峰不无反思,他说道,过去酷派运营商渠道走的不错,没有居安思危,运营商市场比较好的时候没有转型,不太好的时候转就有些仓促。

    后来回头又去做运营商,一个产品上市需要6到8个月,中间政策摇摆,产品肯定匹配不上节奏。

    他还指出,“和360合资我个人认为是最大的败笔。一个整体一下切除六七百人的时候,如果平移还好,到完全不同性质的互联网企业,组织的撕裂、文化的差异,对军心的动摇是巨大的,而且酷派没落着好处,还留下一大堆库存要消化。”

    从曾经一手将荣耀推上销售冠军宝座,到如今酷派深陷泥潭而无力反转局势,刘江峰如何带领酷派走出困境,同时走出个人职业低谷?对此,全天候科技多次联系刘江峰,截至发稿未获其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