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Bot酒保机器人的江湖 实用派与艺术派的争斗

小众的酒保机器人虽然更加纤弱,但其却能把支持者分成不共戴天的两大阵营。

酒保机器人的江湖 实用派与艺术派的争斗

ThinBot是一款酒保机器人

氧分子网讯 4月22日,机器人现在能干的事情很多。一些可以在工厂里组装汽车或iPhone,一些可以帮助人们清洁地板,还有的在亚马逊的仓库中搬送货物,而今天则是来谈谈酒保机器人的江湖故事。

ThinBot是一款酒保机器人,起高四英尺,有非常炫酷的闪灯,配置一个蓝色的冷藏室,可以制造17种鸡尾酒。现年54岁的凯文•罗奇(KevinRoche)是ThinBot的创造者之一,其本职工作是IBM的研究科学家。谈到ThinBot时,罗奇表示:“大多数酒保机器人只是分发机器,而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拥有更多的功能。”

在近期举行的RoboGames机器人挑战赛上,罗奇还穿着一件写有“来喝酒,别打架”的T恤。

酒保机器人的江湖 实用派与艺术派的争斗

鸡尾酒机器人只是“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中的一个单项,只不过他们不及那些格斗机器人出名罢了。

小众的酒保机器人虽然更加纤弱,但其却能把支持者分成不共戴天的两大阵营。

一方的代表是罗奇,他们将这些机器更多地是看作一种展示艺术,谋利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另一方则是务实派,他们把酒保机器人当作“明日之星”,只要求这些机器人能解决与酒吧有关的大量问题。

这类科技企业的关切是:这些机器人是否能让一些人出示证件?能否打扫酒吧?能否抚慰刚失恋的顾客?在出现酒和果汁堵塞软管等常见故障时,能否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著名游轮品牌皇家加勒比(Royal Caribbean)去年在其海洋量子号(Quantum of the Seas)上展示了一款机器人酒保。此后,其他公司受到启发,纷纷在市场上推广其他种类的酒吧机器人。从这方面来看,技术难题的攻克并不是问题。

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个研究生团队研发了名为TheMonsieur的酒保机器人。这款产品的创新灵感在于他们在亚特兰大Applebee’s餐厅吃饭时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喝到饮料。他们计划在5月份的肯塔 基德比赛马会 (Kentucky Derby)上展示十台这种新机器人。

The Monsieur公司总裁唐纳德•比姆尔(Donald Beamer)说,这款机器人就像是酒品中的Keurig(著名咖啡机),售价为3999美元,其将被安排在此前只有自助酒吧的高端座位区。传统人士应该不会感到不方便,因为这款机器人可以提供薄荷酒。

Elixirator的研发者比尔•谢尔曼(Bill Sherman)对这种实用主义不屑一顾。

谢尔曼的机器人也参加了RoboGames大赛,其由木头制成,制造本身更有一种19世纪复古的感觉。这种机器可以一次制造四杯白酒和六杯鸡尾酒。

每当谢尔曼与Elixirator外出时,他总要将自己打扮成从未来穿越到19世纪的发明家。与其他艺术家一样,谢尔曼并没有尝试将这种机器人商业化。他表示,研发一款接近人类酒保水平的机器人太困难也太消耗时间。

外形酷似火箭的酒保机器人CosmoBot发明者塞缪尔•科尼格里奥(Samuel Coniglio)则认为各种商业化的版本是“丑陋的盒子”,因为他们必须设计成中规中矩以便批量生产,满足不同的消费者。

其实十多年之前,这种鸡尾酒机器人比赛就已经在欧洲开始。一群艺术家自1999年开始就在维也纳每年举行这样的比赛。

来自旧金山的美国艺术家、科技企业家阿伦•穆萨尔斯基(Aaron Muszalski)在维也纳参加了四次这样的比赛,其中一件作品还被一位来自奥地利的收藏家购买,现在这件用金属打造的同人大小的酒吧机器人还被当作展品放在收藏者家里。

穆萨尔斯基说,总有一些奖项来吸引人们研发机器人来取代酒保,但这类比赛最没意思,大多数时候会被人鄙视。

在有些人看来,大部分这些新奇的机器人都不是朝着商业化目标来的。

不像格斗机器人能吸引数千狂热的粉丝,酒保机器人只是小众,但也有一群不离不弃的追随者。RoboGames组织者之一的戴维•卡尔金斯(David Calkins)认为,使这些机器人工作有困难也是该领域的魅力之一。

硅谷机器人学家特拉维斯•戴尔(Travis Deyle)表示,打造一款跟酒有关的机器人是非常经典的书呆子项目,因为最后你会发现其无法具有实际的价值。

我们再回到RoboGames的比赛中,一些纯粹主义者甚至就哪些竞赛作品算得上真正的机器人展开了争执。谢尔曼的作品Elixirator就属于被争执的 对象,因为其产品只有几个能活动的部分。在比赛结束的时候,貌似产品的实用性还是占据了上风,文章最开始的酒保机器人ThinBot获得了金奖,而谢尔曼连名次都没有。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