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之旅:太空没有外卖

一次火星之旅需要携带大量的食物——大约2.2万磅甚至更多。

太空没有外卖

Jon Sung/文

试想,如果你要去杳无人烟的地方野营一周,那肯定要带足食物。另外,即使到晚餐时,你也无法生火。原因何在?或许是当时正值森林防火时期,又或者你的同伴曾经有过悲惨的遭遇,不想因为篝火引来劫匪。无论如何,生火是万万不行的。所以,你不可能烧烤任何东西。听到这一切,你还会憧憬这次旅行吗?

现在,把这次旅行再延长一些——比如延长到2年,甚至3年。

事实上,这是一段火星往返之旅所花费的时间。抛开此次任务的其他问题不谈(例如宇航员如何在外太空的强辐射下生存?如何应对长时间旅行产生的心理问题?他们如何到达火星表面,又该如何返回地球?),我们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宇航员路上吃什么?”

好吧,应该会有整个团队替他们打点行装吧?没错,但别忘了,他们无法携带传统的罐头食品。当你想把什么东西送上外太空时,每一点重量都必须精打细算——据测算,一次火星之旅每1磅重量的平均成本高达100万美元——所以基本可以将传统的罐头排除在外。

NASA一直在使用塑料真空袋,这不仅降低了重量,还更容易倒入热水(就像没有碗的碗面)。但无论你使用什么容器,无疑都会面临巨大挑战:不仅要保质好几年,还要美味可口。即使把食物放进冰箱,也难以长时间保存。正因如此,你才会在NASA的任务单上看到“可复水”、“防辐射”、“热稳定”等词汇。

事实上,一次火星之旅需要携带大量的食物——大约2.2万磅甚至更多。按照每磅100万美元计算,就算你数学不好,大概也能猜到这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能够自己种植食物该有多好,那样就可以大幅降低旅程所需携带的物品重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3名志愿者正在展开为期3个月的模拟实验,在一个密封的生物圈内依靠里面的农作物和黄粉虫为生:他们自己种菜,然后以蔬菜为食,之后用吃剩的饭菜喂食黄粉虫,而他们本身也会食用这种小虫子。

这种模式似乎更好,但也并非没有问题。就算你能忍住恶心吃虫子,黄粉虫本身也并非自给自足的一种食物来源。为了得到更多的黄粉虫,你必须让其中一些孵化成甲壳虫,然后产卵、繁殖。但甲壳虫并不好吃,另外,应该把农场放在哪里呢?要在宇宙飞船里找一个单独的房间并非易事,而且同样会碰到重量问题——我们之所以把宇航员放进那么小的空间内,并不是为了好玩,纯粹是为了节约成本。

最后,如果黄粉虫跑出来,或者或者农场发生什么状况,导致灰尘飘出来怎么办?在地球上,你只要一把扫帚就可以打扫干净,但在微重力环境中,这些灰尘都会被你吸入体内,或者直接进入宇宙飞船的管道系统或电路系统。

藻类总是会在这种时候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为什么不干脆在太空养殖藻类,以此为食呢?螺旋藻就很不错。但令人意外的是,关于用藻类制作太空食物这一问题,仍然有很多尚未克服的困难,而且至今没有人投入太多精力去研究——例如,在上述强辐射环境中如何培育藻类?如何把藻类制成更加可口的食物?

所以在食品科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前,我们只能进一步完善现有的袋装冷冻干燥食物。令人意外的是,天文学家奈尔·德葛拉司·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竟然说这种食物的味道很好。那我们只能祝他好胃口了。

Jon Sung是XPRIZE专栏作家,他还在旧金山湾区为众多创业公司和各类企业撰写文案。在业余时间,他还担任USS Loma Prieta的队长,那是旧金山最狂热的一个《星际迷航》角色扮演俱乐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