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街刘思宇:股权众筹大风口已来临

股权众筹,作为目前诸多早期创业者有效的融资通道之一,尽管国内监管政策尚不明朗,不得不承认的是它已然开始受热捧,甚至成为继P2P之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又一关注点。

20150408092647_62549

  氧分子网讯 3月31日,京东股权众筹平台“做东”上线,主要采取“领投+跟投”模式,即在众筹过程中由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投资人作为“领投人”,众多跟投人选择跟投。领投人用他们的资金进一步撬动跟投人的资金,同时获取跟投人利润的分成。从模式上讲,股权众筹分为公募和私募,而京东此种模式为私募。

  除此之外,唱吧在今年早些时候也宣布将对其线下麦颂KTV开启股权众筹的模式。3月,唱吧麦颂KTV崇文门店登陆众筹客,开启股权众筹,并拟出让该店46%的股权,募集300万元。随后唱吧麦颂又在北京及石家庄分别启动了一家店面的股权众筹。

无独有偶,近日有消息称淘宝也将上线股权众筹业务,但淘宝众筹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事实上,嗅觉灵敏的不仅巨头,还有早已在股权众筹领域默默耕耘的一些垂直类平台。天使街就是其中之一,2013年4月进入筹备,2014年6月正式上线,到目前已经发展了10个月时间,期间也遭遇过质疑、经历过困难.。.但在其创始人兼CEO刘思宇看来,股权众筹的风口已经到来。

股权众筹大风口已来临?

2011年股权众筹进入中国,数据统计显示,到2014年9月国内共有21家股权众筹平台。另据零壹数据,截至2014年底,国内已有128家众筹平台,覆盖17个省份。其中,股权众筹平台32家。

刘思雨认为,2015年将是股权众筹真正的大风口:目前我国有中小企业超过几千万家,而中国现在已成立5年的创业板只有412家,远远满足不了当前中国中上小企业融资需求。

目前,股权众筹看上去很阳光。但在中国,其实股权众筹发展并不成熟,包括券商在内都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在刘思雨看来,股权众筹融资额应限定在一千万以内,但未来它将会发展成为股权交易系统。“现在的情况有点像2012年的P2P,那个时候P2P的发展和规模是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通过2013年的余额宝一下子拉升到一个爆发点。美国有26万的天使投资人,推动美国创新创意的行业发展,很多投资人跟我说找不到好的项目,很多项目方跟我说找不到钱,为什么,两者互相指责永远不会有一个攀升,中国的青年人并不是缺少创新的能力,而是缺少资本的支持,一旦有了资本的支持,这个行业将会火速往前推动和发展”。

对此,原始会CEO陶烨也曾对媒体表示,由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畸形化发展,大部分传统私募和投行存在IPO“病态思维”,认为只有IPO才是资本增值和退出的唯一出路,这使得传统投资机构对早期投融资非常缺乏热情。另一方面,由于是企业发展早期,所以企业收入和业务模式都还不是非常稳定,投资者无法用通用的评估方法对项目进行判断,而且就算投资人凭借个人经验决定投资那么接下来还是需要面对巨大的投后管理负担。

他认为,股权众筹平台在很大程度上有效解决了上面提到的难题,不仅可以为创业者融资提供全新的途径,而且还可以替专业的投资机构或投资人完成项目寻找、项目筛选等工作。

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到2025年,全球众筹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而中国的众筹市场规模则会达到500亿美元。资料显示,目前国内股权众筹平台已经多达数十家,还有越来越多的“淘金者”在涌入该领域。

刘思宇以韩都衣舍举例,他表示像韩都一样的中小创业者更需要一个专业的股权众筹平台特有的众筹模式来提前进行市场定价、市场测评、产品预售评估,需要一个合理化标准化的市场定价来进入资本市场,进一步贴近投资人贴近用户,进行品牌化标准化运营。

股权众筹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细究股权众筹,在中国发展有几个不利条件。首先是国内法律并不完善。其次是国内缺乏信用体系,没有对个人和公司的行为进行一套完善的系统进行记录和评价与约束。再次是国内大多数投资者存在保本意识。加之文化、市场环境等方面的缺失,带来了很多众筹发展的风险。

案例:“西少爷”团队早期用朴素的众筹概念,在熟人之间发起众。

问题:不通过任何股权众筹平台,这种自众筹模式使得创业者和早期投资人限于经验和精力,可能忽视了很多法律环节和需要遵守的商业规则,而亲友在很多问题上出于信任或碍于面子,也未深究,为日后的争端埋下了伏笔。这件事情是创业者引起的道德风险,而不是众筹的风险。

建议1:创业者不应该采取自众筹方式,而是找一些靠谱的众筹平台,标准化的文本会帮助创业者节省成本,这些众筹平台也会帮助创业者理清法律问题。例如,投资不签合同、创业者个人道德关系而出现欺骗投资者,在众筹平台上会得到很好的解决。

问题:合伙的风险

建议:众筹避免创业者和投资人、投资人和投资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通过标准化的规则,将股权众筹融资标准化、规范化。

正规的股权众筹平台将会建立一套更科学化的众筹体系,即全民合伙体系。这是众筹成熟标志转折点的关键。

据悉,目前天使街众筹流程中正在做类似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企业出财报,从而能够让投资人清晰的了解公司的发展情况。

刘思宇表示,天使街对于项目的把控是只要信息真实有效,商业逻辑基本成立就可以挂牌上线。“投资是一个很主观的事情,我们不能替投资人做判断,只能将项目送到投资人面前,让投资人自己选,自助餐”,他如是表示。

众筹的法律监管

与P2P一样,股权众筹也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因而目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信用风险,或者说道德风险。很多P2P网贷平台就由于准入门槛低和缺乏监管,恶意骗贷后跑路现象时有发生。当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平台方。这还需我国监管层对于信用体系和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对此,刘思宇建议应大力发展征信,为平台提供接征信接口,从而实现全民征信。

当然还有网络安全风险不容忽视。从业者应该尽量选择与第三方合作,从而避免资金池的潜在法律风险的做法,同时使得平台与资金完全分离,充分保障项目方和投资人的资金安全。

在法律监管方面,目前的证券法修订草案给股权众筹留出了余地,为下一步创新创造了制度空间,但并未在法律中做出具体规定。刘思宇表示,我们需要借鉴美国《乔布斯法案》做法,尽早修订完善《证券法》等有关法规条文,推出中国版JOBS法案,降低小微企业参与资本市场的门槛及成本,在私募、小额、众筹等发行方面设定豁免机制,增加发行的便利性,帮助中小微企业融资。

此外,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该摒弃“一刀切”的思路,实行分级监管。金融机构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以及风险承受能力也应当作为监管幅度调整的重要参考,进而避免过于从风险控制角度追求“抓大放小”,忽视了从行业发展角度“扶优限劣”的作用。

在征信体系方面,从支付宝的诞生到今天,第三方支付,P2P平台,众筹平台等均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以P2P平台为例,自2012年以来,小额信贷平台平均以每年300%的速度增长,截止2014年上半年,数量已超过2000家。

但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金融信用体系尚未建立与普及,导致互联网金融行业存在潜在的风险,行业健康发展前景堪忧。部分P2P网贷平台的倒闭与资金链断裂情况时有发生。因而,引入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托管保障资金安全很有必要。此外,因受限于国内征信体系的滞后,众从业者也呼吁能够借鉴国外先进的经验,以股权众筹平台为试点逐步推进信用体系在中国的推进。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