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眼中的富士康:全面布控防自杀设施

富士康内部有网吧、游泳池、医疗中心,甚至还有大学。

氧分子网讯  4月7日报道

Re/code探访了富士康深圳工厂,对这里的工作环境、生活条件、热线服务等进行了实地考察。

以下为探访文章主要内容:

去年11月在香港举办的Code Asia大会之前,莫博士和Re/code部分员工,包括高级编辑道恩·基米列夫斯基(Dawn Chmielewski)等,在北京、深圳和香港进行了实地考察。

一系列自杀事件之前,美国很少有人关注,甚至在乎苹果在中国的这家大型合约制造商:富士康。这家台湾供应商以赢得普利策奖式的速度获得了大量的关注,这些不太引人注目的工厂的劳动条件也接受了调查。在这些工厂里,数万名工人组装iPhone和iPad,正是这些产品使得苹果成为世界上最市价值的上市公司。

富士康努力想要呈现出不一样的形象,并同意Re/code在位于中国南部广东省的深圳工厂进行一次全面考察,这是一个生产iPad和Mac的工厂。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并不能随意在工厂出入,富士康CEO郭台铭的一位特别助手专程从上海赶到深圳,陪同我们考察,希望展现出工人得到良好待遇的形象。我们不得参观厂房,因为未经证实的客户不允许参观。

苹果并非富士康的唯一客户。富士康在中国大陆雇佣了140余万名工人,是中国大陆地区最大的私企雇主,这家公司为世界诸多知名品牌生产电脑、通信和消费产品,但它拒绝透露客户名称。

这个位于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厂区面积约为1.4平方英里(约合363万平方米),可以说是深圳作为全球制造业枢纽的标志。这座城市曾经只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一个小渔村,上世纪80年代成为经济特区。随着大量农民进城务工,城市人口也从3万余人增加到1000多万人。

距离富士康大门入口不远,是一些平淡无奇的白色工厂大楼,被墙壁阻隔并蒙着一层铁绣和灰尘,有一种戒备的感觉(除了没有安装铁丝网)。但这与广东省境内我参观过的其他工厂的狄更斯小说式的劳动环境有着天壤之别。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富士康工厂入口

但是抬头看看富士康的楼顶,还是不禁令人想起过去的悲剧:现在这里已经树起了防盗网,防止工人们跳楼自杀。这是富士康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就在去年秋天,还有一名24岁的富士康工人许立志跳楼自杀,他生前曾在诗里感叹了自己从事的单调、疲惫的工作。

富士康发言人胡国辉(Louis Woo)表示,自2010年多名员工跳楼自杀以来,该公司已经与专家合作解决这个问题。(这位发言人指出,其实作为拥有百万员工的富士康,12名工人跳楼,这个自杀率远低于美国:每10万名员工就有13人自杀,这是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曾经引用过的一个数据。)

“自杀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并不是说解决了一个问题就能避免自杀出现,”这位发言人说,“任何大型机构,无论你怎么做,都会出现一些概率上的事件。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胡国辉表示,窗户上安装防盗网就是为了防止冲动的自杀行为。“如果你能阻止这股冲动,即便是30秒钟,人总是需要30秒钟才能打开客户,那么他们就会改变想法。”他说。

对于患上抑郁症的工人,富士康会在其诊疗中心提供心理健康咨询和24小时热线服务。据《纽约时报》报道,早在富士康建立这个服务制度之前,2006年咨询公司Busines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就曾提议富士康建立起员工热线,这样员工可以举报糟糕的工作环境或寻求帮助。

胡国辉表示,员工热线每天要接到大约1000个电话。不过在我们中午参观富士康工会和诊疗中心的时候,透过玻璃格子间只能看到7名咨询师。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富士康24小时热线中心

一位身着西装的女士在工会门口向我们打招呼,与其他工会组织一样,他们都属于政府旗下的全国总工会。胡国辉表示,这是一个企业运行的组织,如果工人报告存在安全问题,他们有权停止生产线。接待室里椅子一尘不染,地面也非常明亮,既说明这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也说明这并不是一个经常有人到访的地方。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富士康工会和诊疗中心

胡国辉介绍说,年轻一代工人有着不同的期望,他们总认为组装线的工作“太苦”。为了迎合年轻一代工人,富士康还做出了其他的调整。富士康还在中国中部的郑州和成都,以及南部的贵阳开设了工厂,这样工人能够距离他们的亲朋好友更近一些,避免了感情上的孤独,进而避免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

生活条件经常是中国制造商的矛盾点,伙食不佳、卫生条件差,宿舍过于拥挤,导致2012年富士康太原工厂发生骚乱。当时也曾有一份匿名报道提到了深圳工厂脏乱的条件,到处能闻到垃圾和汗臭的味道。

在深圳工厂,胡国辉想要把工厂宿舍描述成大学宿舍那样,每间宿舍最多住八个人。我们进入了一间位于一楼的宿舍(根据翻译所说,我们没有征得入住者的同意),四名工人住在双层架子床上,上层的床上有薄薄的床垫和蚊帐,下面是桌子和储物空间。几件衣服挂在两张床的中间,这里就成为一个临时的衣柜。这里不敢说有多好,但是也没有脏乱的味道。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富士康员工宿舍

离开宿舍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了除了大学校园,其他地方不太可能有的福利:户外的跑道,露天的看台,人们在修剪整齐的草坪上休息放松,另外还有游泳池。不过胡国辉表示,由于正处冬天,游泳设施是关闭的。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游泳池

园区另外一处,有些员工正在网吧里玩游戏,网吧的灯光有些黑暗,有类似于电影院那样的彩色霓虹灯照明。这正符合富士康员工的平均年龄,即18到25岁。胡国辉介绍说,不过对于实习生来说,在某些条件下,16岁就可以在这里实习。网吧后面有一些隐私的格子间,后来我们才得知,有员工在那里看色情内容。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网吧

网吧位于主街的一侧,旁边还有快餐店、咖啡厅、银行和其他商店。这令人想起已经过去的美国企业时代,当时雇主会为员工提供住宿、商品和服务。胡国辉表示,富士康的宿舍和商店都是独立的企业,员工也可以自由离开园区。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生活区

此次富士康之行的核心内容就是富士康大学,这里有郭台铭的一幅大幅画像,上面写了成功的7个要素,包括工作意愿、三心(责任心、上进心、企图心)和专业技能等。胡国辉表示,自2007年以来,已有大约150万名学生在这里完成了他们的职业培训。“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为员工提供更好的工作条件和薪资。”胡国辉陪同我们坐着电瓶车在园区里参观时说,“改变印象是第二位的。”

探访富士康深圳工厂:这就是生产iPad的地方

富士康大学

胡国辉承认,要解决组装线工作的单调乏味,同时满足富士康客户对精准的高要求,也只能做这么多了。“我不会掩饰制造中存在的困难,”他说,“有很多重复的工作。”正因如此,郭台铭开始投资自动化和机器人,希望把组装线上40%到50%的工作交给机器来完成。

这样的改变必然有助于控制成本,提升富士康的竞争力。

在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下,在客户的严格监督下,富士康已经把基本工资从每月153美元提升到每周40个工作小时306美元,三个月试用期结束后将提升到402美元。另外,富士康要求每周加班后不能超过60小时。

与此同时,另外一家苹果供应商和硕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注意。BBC秘密拍摄调查发现,在组装iPhone 6的过程中,工人每12小时倒一次班,然后才能睡觉。苹果负责运营的高级副总裁杰弗·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做出了回应,一方面称这则报道“非常冒犯”,另一方面表示苹果将努力提升工作环境。

苹果拒绝就供应商关系发表评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