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苹果研发Apple Watch的初衷是:让那些被智能手机等科技夺走的东西,重新回归到每个人身上。

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氧分子网科技讯 4月4日,《连线》网站日前发表大卫·皮尔斯(David Pierce)的署名文章,详细介绍了Apple Watch的研发历史。原来苹果开发手表的初衷,是让它充当iPhone杀手:让那些被智能手机等科技夺走的东西,重新回归到每个人身上。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13年初,凯文·林奇(Kevin Lynch)接受了苹果抛来的橄榄枝。这份工作真是有趣:苹果根本没有说要他干什么。这家公司的保密政策如此严格,以至于林奇只知道自己的头衔是技术副总裁,自己将从事于一份全新的工作。同样令人奇怪的是,苹果怎么会把他请来。要知道,在Adobe工作的八年里,尤其是担任首席技术官期间,他所做的最有名的事情就是公开批评乔布斯拒绝在iPhone上支持Flash视频。

当林奇宣布自己的新工作时,人们迅速做出了反应:他们请来了这家伙?一直关注苹果公司的博客写手约翰·格鲁伯(John Gruber)甚至称林奇是个“笨蛋,一个糟糕的招聘”。

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凯文·林奇负责把苹果手表从概念变成现实产品

林奇在很多方面需要证明,当然首先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第一天在苹果1 Infinite Loop露面时,他的新员工培训直接略过,当时他的老板、硬件沙皇鲍勃·曼斯菲尔德(Bob Mansfield)告诉他,直接前往设计工作室上班。他可以随后了解自己的薪资待遇。

走进工作室,他立即发现他要从事的项目已经临近截止日期。事实上,这个项目已经滞后于计划。他得知两天后就要接受一次苹果式的设计审查。林奇需要尽量做好准备。

当时没有任何原型,没有任何软件,只是一些实验:iPod团队制作了一个带指针的东西,还有很多创意。不过要求很明显:苹果负责设计的高级副总裁乔纳森·艾维(Jony Ive)要求他们开发一款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革命性设备。

这要么是一个狂妄的设想,要么是一个完全合情合理的期望。或许二者都是。毕竟,过去十五年里,苹果已经变革了三个重要的消费电子产品领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发展成为地球上最具价值的公司。在iPod面世之前,MP3播放器就已经存在,但苹果的产品让你欲罢不能。iPhone把智能手机从商务设备转变成流行文化符号。iPad把平板电脑从边缘带入主流,超越了诺基亚和微软等公司在过去多年的努力。第四波进攻,苹果选择了手表。这将成为苹果王朝的新阶段,第一款没有史蒂夫·乔布斯指导的产品。高度的期望和严格的审查不可避免,用苹果的术语,这款手表必须疯狂地出色。

别有压力,凯文·林奇。

苹果决定先开发出一款手表,然后挖掘它适于做什么(当然,除了显示时间以外)。“有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科技将转到人类的身体上。”负责苹果人类互动部门的阿兰·戴伊(Alan Dye)说,“我们觉得手腕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选择,一个具有历史意义和相关性的选择。”

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阿兰·戴伊是负责苹果设备与用户互动的设计师

发展手腕科技的目的、它能够解决什么问题,这是苹果手表团队需要在发明与这款设备互动新方式的过程中逐渐思考的问题。但有一点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这款手表的成功与否,将取决于用户界面。这个界面将决定苹果手表最终会成为被诸多博物馆纪念的产品,还是成为继Newton之后苹果最失败的产品。

这是阿兰·戴伊的职责。作为苹果人类互动部门的主管,他负责开发你向设备发号施令、然后设备做出回应的方式。还有其他一些你在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已经习惯的体验,例如应用图标在晃动时说明该图标可以在屏幕上进行移动,这些也是人类互动团队的职责。

戴伊是一位图形设计师,但他更像是巴宝莉风格,而非黑莓风格:头发有意向左偏分,格子衬衣里面总是别着一枝日本钢笔,他不会放过任何细节。2006年戴伊加盟苹果时带来的简历里,既有在时尚工作室Kate Spade担任设计总监时的工作,也有在广告巨头奥美公司为Miller和Levi’s等知名品牌进行宣传的经历。在苹果营销部门任职期间,他设计出了苹果如今标志性的产品包装盒,随后接管了人类互动部门。

早在2011年10月时任苹果CEO乔布斯逝世后不久,艾维就开始构想一款苹果手表。然后他向戴伊和设计室的一小部分员工介绍了自己的构想。

当时,他们正处于大幅修改苹果移动操作系统的马拉松过程中。“我们几乎住在设计室里,”戴伊说,“我们这个小组一直在研究iOS 7。”作为iPhone操作系统的第七个版本,iOS 7不仅仅是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软件的重新设计,而是公司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标志着乔纳森·艾维登上了苹果设计之王的宝座。戴伊和人类互动部门的员工必须重新思考每一次互动、每一个动作、每一项功能。

风靡美国的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制片人洛恩·迈克尔斯(Lorne Michaels)经常鼓励员工疯狂地连续工作,因为他坚信人们只有在极其疲惫的情况下才会最有创意、最无所畏惧。

苹果设计工作室同样如此:整个团队都在忙着研究应用启动动画和全新iOS 7控制中心,白天讨论智能手机的软件,深夜则会讨论其他设备。他们开始讨论手表相关的问题:这样一款设备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佩戴这样一款设备能做些什么新事情?这段时间,艾维开始对钟表行业进行深入考察,研究对太阳位置的观察如何催生了钟表,进而发展成为手表。钟表技术令他痴迷,这种痴迷也创造了产品。

在这个过程中,苹果团队为手表找到了存在的理由,总结如下:手机正在摧毁你的生活。与我们一样,艾维、林奇、戴伊和苹果所有员工都受到手机蜂鸣声的暴虐,被迫不断查看长长的消息通知栏。“现在我们与科技的结合如此紧密,”林奇说,“人们随身带着手机,频繁查看屏幕。”在餐桌上,有人把自己埋到手机里,只要有震动或响声就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口袋里。“人们需要这种互动,”林奇说,“但我们发明的这种方式是否真的足够人性化,是否能够在与他人交流时恰如其分?”

我们对手机使用得过于泛滥。但如果发明一种相反的状态会怎么样呢?如果有这样一种你无法,或不愿连续使用数小时的设备,会怎么样?能不能发明这样一款设备,它过滤掉所有垃圾信息,只提供真正重要的信息?你可以改变现在的生活。过去三十多年里,苹果一直致力于研究自己的设备如何能尽可能长时间地抓住用户的注意力。而现在,苹果决定反方向行之。

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在很大程度上,苹果制造了我们面临的麻烦。现在它想要用一块金属底板、一条轻型表带组装起来的设备解决这个麻烦。

苹果的目标是让人们从手机里解放出来,所以这一点很奇怪:苹果手表的第一个原型竟然是装有魔术贴表带的iPhone。“一条设计精美的魔术贴表带。”林奇这样说。

这个团队开发了一个模拟器,可以在屏幕上显示真实大小的苹果手表。软件的开发速度比硬件要快得多,苹果团队想要测试这样一款硬件设备佩戴在手腕上是什么效果。他们甚至在屏幕上测试了一个数字按钮,也就是手表的经典按钮的复制品,然后你可以调整时间等,但是这很难复制出扭动真实按钮的感觉。毕竟,滑动无法代替扭动。所以他们在手机底部加装了一个按钮。与诸多Kickstarter众筹项目一样,苹果手表的第一个真正的原型,实际上就是iPhone外壳上绑定了一个奇怪的附件。

有了粗糙的原型,苹果手表团队可以开始测试一些核心的功能,也就是他们希望能够从手机上接管的功能。短消息发送功能的测试非常具有启发效果。最初这个过程很像iPhone短消息发送:添加收件人,撰写短消息内容,确认内容,然后点击发送。“这一切都可以理解,但是使用起来耗时太长了。”林奇说。另外,它也有不利影响,严重的不利影响:试想一下,把你的胳膊抬起来,就好像自己在看表一样,然后倒数30秒。这绝对不是一种优异的用户体验。“我们不希望人们走在路上这样做。”戴伊说。

所以他们推出了Quickboard功能,也就是说由一个机器人阅读短信内容,然后提出可能回复内容的建议。例如,你的约会日程提醒你晚餐选择墨西哥大餐还是中餐,那么“墨西哥”和“中国”就是自动出现在列表里,你点击任意内容即可回复。“就好像这样,你不需要另外一个确认屏幕,然后再次点击屏幕才能发送,”林奇说,“就是一瞬间,你就可以发送出去。”对于更加复杂的通信,苹果手表团队给这款设备添加了麦克风,可以语音输入文字内容,也可以使用Siri语音助手。觉得语音控制过于复杂?这个阶段,还是去使用手机吧。

随着测试的进行,手表运行速度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一次互动可能只持续5秒钟,最多10秒钟。于是他们简化了一些功能,甚至完全取缔了部分功能,仅仅因为这些功能无法达到足够的快速。林奇和整个团队不得不对手表软件进行了两次重新设计,才达到了足够的速度。软件的最初版本可以根据时间轴向用户显示信息,从上到下按时间顺序显示。这个想法从来没有走出大门,即将在4月24日面世的苹果手表,致力于缩短用户向值得关注的内容投入的时间。

以Short Look功能为例:你感觉手腕有震动,说明收到了一条短消息。抬起手腕,看到提示:“来自乔伊的消息”。如果你立即放下手腕,那么短省会显示未读,但是通知已经消失。如果你继续抬着手腕,手表屏幕就会显示消息内容。你对这则信息的兴趣,也就是根据你的反应显示出来的兴趣,是苹果手表做出判断的唯一标准。苹果手表团队就是要创造这样的互动,使人们的脸远离科技产品。

测试仍在继续。苹果手表团队开发出的通知功能,可以使用户无需打开应用即可查看信息。他们开发了名为Glances的屏幕:有一个独立的区域用于快速提示,例如体育比赛结果和新闻。“我们对用户界面进行了重新思考,”林奇说,“我们不止一次地重新开发应用程序,包括信息、邮件、日程等,使它日趋完善。”

这个团队开发的软件,一方面向用户呈现所需的各种信息,另一方面不能把用户淹没在各种信息里。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用户就会因为持续的打扰而摘下手表,这意味着作为人们买过的最个人的设备,苹果手表将被退货。林奇和他的团队第三次完成了软件的修缮之后,艾维、戴伊和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找到了平衡点。

但是如果软件过于复杂,硬件就会成为强弩之末;人类互动团队一直在探索手表在手腕上震动的功能,并与工程师一起创造全新的互动方式。于是产生了Taptic Engine,它可以使手表在手腕上的震动感觉就像手指轻拍一样。由于我们的身体对于拍打和蜂鸣极其敏感,苹果手表只需要在震动的频繁、数量和力量上稍加改变,就可以带来丰富的信息。一连串的拍打说明有电话打进来,略有不同的拍打说明5分钟后有一个会议。

苹果测试了很多种原型,每一种都略有区别。“有的过于打扰,”林奇说,“有的过于轻柔,有的感觉像是手腕上有小虫子。”最终把这个引擎安装进去之后,他们开始测试专门的手表感觉,把特定的数字体验转化成拍打和声音。来了Twitter消息感觉如何?来了重要信息感觉如何?为了回答这些问题,设计师和工程师整理了各种声音,从拍打钟表到小鸟鸣叫,然后把声音转化成实际的感觉。

他们每周都要开会,软件和互动团队会共同进行测试,例如来电的声音和感觉等。艾维是最终的决策者,他的要求非常高:例如他会说,金属感太重、不够自然。他们用了一年多时间,才把声音和拍打做到艾维满意的程度。

这并不是他们投入如此细节关注的唯一方面。在如此小的屏幕上,小事情往往具有大意义,人类互动团队设计了一些与设备互动的全新方式。例如Force Touch可以让用户增加按压屏幕的力度进而看到隐藏的菜单。他们还设计了一个全新的输入界面,称之为San Francisco,与苹果标准的Helvetica输入界面相比,这个界面更适宜小屏幕。戴伊介绍说,字母更像方块,“但是角度更加柔和曲折”,模仿了手表的界面。内容少的时候更宽、更易读,内容多的时候字母会更加紧凑。“我们发现它更加美观。”戴伊说。

Apple Watch的研发秘史:苹果需要iPhone杀手

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人都认为,让人们把这样一个东西戴到手腕上很有难度。但是或许从这里可以找到答案:瑞士手表设计师一直在这样做。苹果团队向他们取经,打破了一直以来产品选择有限的做法,一口气推出了三个版本的苹果手表:运动版、普通版和豪华版。铝质运动版售价349美元,它与售价1.7万美元的豪华黄金版功能几乎相同,但是戴伊认为,他们是非常有区别的产品。

这是他从手表行业得来的经验:个性化与美观主导一切,一家公司的产品要戴上不同人群的手腕,必须提供不同的选择,包括尺寸、材质、表带,这样才能满足不同的品味和预算。“要让人们把这个东西戴到手腕上,我们不得不关注这个方面。”戴伊说。

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打算提供不同的选择:两种尺寸、三个档次、易于更换的表带,以及不同的手表界面,还有一些复杂功能和数字插件,例如可以显示天气和活动相关的信息等,让这款手表与众不同。(在手表行业,复杂功能是高端代名词,指时间以外的功能。)“我们不仅想要三个版本,更想要数百万个版本,”戴伊说,“通过硬件和软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开发这款手表,这是苹果向高端制造商迈进的又一步,即便现在是一个科技无处不在的时代。苹果手表不仅仅是获取通知和拨打电话的工具,它还是一个时尚宣言。现在苹果要说服用户,面对定制化电子产品的海洋,只有苹果手表值得进入人们的生活。这样做的赌注也很大:如果苹果能够售出1.7万美元的手表,那么它就有可能征服其他的奢侈品市场,例如汽车。

硅谷市场研究机构Creative Strategies分析师本·巴哈林(Ben Bajarin)认为,苹果可以做到这一点。“苹果拥有地球上最有钱、最愿意花钱的用户基础,”他说,“这是任何一家手表公司都梦寐以求的用户群:更加富裕的用户。”奢侈手表行业每年的收入超过200亿美元,而这些收入全部来自已经被苹果吸引的人群。苹果针对的也是这部分人群,而且苹果在这款手表的开发过程中花费的成本,可能高于最奢华的百达翡丽手表。

当然,商业领域的启示对苹果非常重要,但是苹果手表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重要,远远超出了苹果自身的范畴。如果苹果手表取得成功,它可以影响我们与电子设备之间的关系。科技拉远了我们与原本需要关注的东西之间的距离,例如友情、敬畏感,以及来自隔壁房间的笑脸。或许科技也可以让这些时刻回归我们身边。苹果能否成为这家挖掘这个万亿美元市场四分之三价值的公司?

林奇躺在椅子上,对我说到了他的孩子们:现在他只需要看看手表,就能知道最新的消息是否重要,然后回到家庭时间,这样对他、对他们都不算打扰。

不久后他站起来,必须要走,因为他需要向戴伊和艾维报告一件重要事情的最新进展。在我们谈话的整个过程中,他从来没有看自己的手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