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依妮:从中美大学校长圆桌会议上看在线教育

自2012年“MOOC元年”在线教育大爆发以来,关于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投资情况与市场规模的报道越来越多,不禁让人想问,以“教育”结二字尾的“在线教育”,它现在是否真正落脚在教育问题?教育从业者,而非企业家们,他们在谈论在线教育的时候最关心的是什么?

文/张小依妮

北美时间6月22日,在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致辞下,美国-中国大学校长圆桌会议在美国休斯顿莱斯大学召开,中美50位大学校长、专家齐聚,在深化中美教育交流的背景下,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进行深入探讨。除了高校科研的新方向之外,由Cousera CEO首先主导发言的“Digital Education, Student Mobility and Liberal Education(数字教育,学生流动性和通识教育)”主题研讨会的也是重要议题之一。我作为莱斯大学的会议工作人员之一,记录下了本次研讨会全过程。以一个正处于教育大潮的产业记录者的角度,不禁觉得,虽然在线教育已然是生意大于教育,但是从高等教育出发,行业的刚需仍是现有教育制度的补充。

  Coursera CEO:在线教育不是取代传统模式

在线教育创新以及对传统模式的挑战是常被提及的话题,当人们在张望何时在线教育会取代传统课堂的是时候,去年刚上任的Cousera CEO,前耶鲁大学校长,Rick Levin却并不强调在线教育的颠覆性。他首先指出,“Online education is not a perfect but a paired substitute, allowing to scale up, embracing of far more people。(在线教育并不是(传统模式)的完全替代品,而是应与其相结合,使教育能够被放大,让更多人受益。)”细化去说,就是在教育资源和受众有限的背景下,提供单一学校无法提供的知识,延伸到现在教育模式触及不到的群体。

教育数字化在中美两国都有着十多年的历史,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三年的Coursera上已有800多节英文课程,100多节中文课程,有上千人正在Coursera上学习中文。而中国也已经成为Coursera的第二大市场——今年已经拥有上百万注册用户,并且自1998年开始深化扩张完善高等教育之后,中国在近年已经能够承载更远大的目标。而在在线教育已经发展较为完备的美国,网上课程的主要关注点仍然在课堂与工作之外的家庭式学习。Rick Levin相信,像Coursera这样的平台,它能带去最大影响的群体并不是现在正受着良好教育的学生,而是那些没有办法接受教育的人。充分利用互联网带动的空间跨度,将带给在线教育最大的发展空间。

  在线教育的辅助性优势决定了它并不需要取代传统,而它的局限性也注定了它无法取代。在讨论中,专家们非常同意,虽然相比语言、研究类课程,专业技术类课程是现今在线课程中效果最好的,不仅资源全面还能在线提问,但是对于基于项目的学习中(Project Based Learning),大学里的一节大课可以有35个助教答疑解惑,能够具有针对性地解决学生问题——这也是在线教育没法实现的。不仅如此,也有校长指出,同侪学习(Peer Learning)更是只属于学校课堂里,有着是网络平台难以达到的互动性。知识既取之于社会,但最终也是用之于人,在线教育能让知识为更多人所用,但是回归教书育人的本质,它仍然只是补充。

  中美校长:中国在线教育需要切入教育的刚需

作为自由撰稿人,我在采访成功创业者、企业家和行业专家的最后我会问他们一个问题:你觉得现在产业中最需要解决的是什么?新兴产业的崛起可以试着弥补现在的那些问题?

各个行业都有各个行业的困境,但是纵观全局,他们都同意这样一个现象——在各类产品和服务层出不穷的今天,让企业所能提供的和市场所切实需求的产品和服务最精准地对接,将是促进产业进步的关键——教育更是如此。为用户提供手上的现有的知识并不难,如何通准确、切实提供社会需求的教育,却是亟待被解决的。所以在在线教育产业仍然持续发展的今天,我们更需要知道教育界究竟需要什么。

  弗吉尼亚州立大学:我们需要的教育,不应该被企业简单复制

纵观国内当下的在线教育平台,对创新模式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却也仍在探索之中。各个大平台通过自己拿手的渠道起步开发,小平台着重细分,瓜分剩余市场:比如语音频道起家的YY教育,相比其他平台有着更强的互动性。现在资源比较完善的网易公开课和果壳MOOC学院,走的是权威路线,与Coursera和各大高校合作,提供认证。而BAT三巨头也用各自的方式参与不甘人后:以信息和资源为主的百度,通过百度文库等积累的资源与2014年全资收购传课网,打开了百度教育的平台;今年五月,淘宝同学正式更名为淘宝教育,走着阿里一贯的电商路线,出售培训等相关课程,还推出了可以关联了淘宝主体业务的服务——买商品赠送使用教程的“超级送”;而有着社交和视频优势的腾讯则着重于课程视频的整合与分享,搭建腾讯课堂。剩下的平台如作业帮、学习宝则是注重于课后作业辅导,拍照上传不会做的题目,学霸在线解答成为了K12创业中颇受欢迎的一块。

  但是资源与服务的整合仍然不是教育的实质。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的校长在本次研讨会上表示,传统教育的核心不应该被企业简单,随之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现在的教育需要什么样的模式?在线教育的学术意义在哪里?它的诉求是什么?学生的质量和选择性又该如何?在未来,什么该改变,什么不该?

这些答案可能需要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需要被教育家和企业家们共同探索,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在这个创业成为流行的时代下,虽然在线平台的确提供了低价且繁多的上课机会,但是传统教育中的研究性学习,以及教师、同学对学生在人格上的塑造,仍然是教育中“培养人”的核心。如果学生们发现,去学校上课和在家上网课没什么区别,那就是教育者们需要作出改变的时候了。

  中山大学:加强通识教育

而想要畅想在线教育的模式,首先知道当下中国教育的痛点是必不可少的。中山大学校长在本次会议上提出了系统的解释——连我旁边的记者朋友也频频点头。发言中表示,众所周知,现在国内的教育,为了迎合市场需要,与美国相比,更加着重于本科生的专业化教育,有着更加细化的专业分工——这是在现在社会需求下最有效的方式,但是它过强的专业分工的局限性也是毋庸置疑的:从育人的角度,缺少些了对于公民教育和人文关怀的重视。通识教育的特点在于在人文社科领域,如文学、历史、哲学等起主导作用,强调人格培养和文化品位,与改革开放的进程发展相辅相成。而在中山大学,不仅通识课程是各个院系的必修课,还开设了博雅学院。与美国一些大学相似,在博雅学院的学生在前两年实行通识教育,大三再开始选择不同的学科。意在从中国教育出发,了解中国和世界的过去与现在,力求结构简单,深刻认识全球视野、中国文明、科学经济和文学经典。

由此出发,在线教育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能够为那些专业化的课程提供补充。如果可以着重于发展易获取、易理解、引人入胜的人文类网课等在线教育,将是对现有高校教育的有力支持。

  未来:跨境交流成为发力方向

本次的中美校长论坛并不是首次,2013年11月,第一届中美校长圆桌会议在芝加哥举行——教育跨境趋势愈发强大。在本次的研讨会上,各大高校也分享了现有的国际交流项目:浙江大学有着跨界教育服务平台,并正在与美国高校建设国际联合学院;大连理工大学作为中国MBA教学的发源地,也率先引进美国管理科学技术, 中美合办企业教育管理中心。而就在6月18日由清华大学、美国华盛顿大学和微软合作建设的全球创新学院落成,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在海外办学设立校园。

中美教育合作历史悠久项目众多,教育的跨界的维度越来越广,需求也愈来愈大——而打破地域障碍的在线教育无疑将是最好的推助器。如果将当今在线教育的剩余力量投入到跨国教育资源共享中,为交换生项目提供行前准备,或把中美研究性资源整合为在线资源共享,定能够促进更多更有效的中美教育交流。

当然,在线教育的商业价值是无需怀疑的,大平台、低门槛让更多的知识得以传达,更多人能够受到附加教育。但是既然在线教育落脚于教育,它对教育革新的潜在价值一定是巨大的,在中美人文交流的新兴大国关系的探索下,在线教育对现有制度的辅助作用一定值得我们所有人期待。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七个场景,看中国在线教育机会

在线教育来袭,传统教育还能淡定吗?

葛甲:在线教育新旧两种模式的碰撞

体制内学校 未来在线教育主战场?

在线教育:互联网金融后的下一个“钱途”

俞敏洪谈在线教育:新东方商业模式不改变会落后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