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为何崛起?哪些行业又不适用分享经济?

技术的进步使“协同消费”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变得更可行了,这种消费方式可让消费者无需拥有自己的汽车、无需拥有度假屋、无需拥有在财力上无法承负的东西便能获得个性化的体验。

共享经济

莉雅·布斯克(Leah Busque)和她丈夫将必须给他们100磅的黄色拉布拉多犬买狗粮的烦恼,转变成后来的TaskRabbit(跑腿兔)——一家在当地将小零活外包和帮人跑腿的在线市集——不久,2008年的大萧条便铺天盖地而来了。

TaskRabbit 的市场营销负责人杰米·维贾诺(Jamie Viggiano)回忆说,那是创建一家科技公司的有趣时机。该网站的创始人预计,最早从事跑腿服务的人会是学生。可他们发现,很多跑腿者是丢了工作的律师和银行业者,正是他们,对公司的发展方向带来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我们有高技能的专业人士在为人们提供服务,因为他们失业了,或者处于半失业状态。”维贾诺在最近举办的BizTech@Wharton 大会一个题为“分享经济:如果可以分享为什么要拥有呢?”(The Shared Economy: Why Own When You Can Share?)的小组讨论中谈到。“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虽然经济已经重回升势,失业率也(降低了),可人们觉得这确实是个非常有趣的谋生途径,是你在生活中开创事业的一个非常有趣途径。

我们认为,我们的TaskRabbits相当于一种自由职业者的生活方式,当你想干的时候随时可以找到一份工作。 所以,从就业的角度来说,我并不怀疑,人们觉得这种新模式的工作是值得尝试的。”

在经济衰退来临之时,“分享经济”却走向了繁荣,或许, 最著名的就是旅行住宿网站Airbnb和专注于私家车搭乘服务的Lyft等由大众推动的市场了。与此同时,社交平台也遍地开花。技术的进步使“协同消费”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变得更可行了,这种消费方式可让消费者无需拥有自己的汽车、无需拥有度假屋、无需拥有在财力上无法承负的东西便能获得个性化的体验。此外,这种消费方式还为拥有多余东西或拥有可与人分享的东西的人,带来了全新的收入流。

维贾诺所在的讨论小组还包括P2P汽车分享市场RelayRides的媒体总监史蒂夫·韦伯(Steve Webb);CommonBond的财务总监和合作创始人迈克尔·陶尔米纳(Michael Taormina),CommonBond是一个将借款的学生与校友投资者联系到一起的众包贷款机构;德勤服务(Deloitte Services)联邦实践(federal practice)业务的首席创新官J.R. 里根(J.R. Reagan)。

陶尔米纳谈到,公众对分享经济模式普遍抱持的开放态度,主要原因并不在于技术手段的转变,而是因为人们心态的转变和监管的转变,“消费者有参与这类活动的心理意愿,而在过去,他们可能(就不会进行这样的尝试)。他们可能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进入自己的住房。不过他们听说过这种活动之后,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我认为,另 一个原因是监管机构的容忍度提高了,他们允许人们进行这类活动。”

里根谈到,Airbnb这类公司似乎是靠信任取得的成功。“我们本来在很久以前就可以和人们分享自己的住房和汽车的。”他谈到。“为什么现在才兴起了呢?现在有什么不同呢,尤其是人们之间的信任,到了什么程度呢?当我们在经济阶梯不断攀爬的时候,我们会信任每个人吗?”

 

为什么是现在?

维贾诺谈到,TaskRabbit创建时正值脸谱(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络迅速兴起的时期。“人们会(在这些平台上)分享更新信息,分享个人信息——这种情形让人觉得有些不自在。”她谈到。“所以,我们试图告诉人们,‘我们会让你们建立在线联系,之后,你们可在线下合作。实际上,你们从我们这里获得的是人际关系体验。’这是我们必须克服的另一个障碍。”

“信任和安全始终是我们的第一要务。”维贾诺补充谈到。“(所有用户)都要经历背景调查;每个人都会受到全面核查。我认为,随着人们对在线交易感到越来越安心,这种心态也会延伸到线下活动的。”维贾诺谈到,促进人们面对面交流的企业,要想取得长久的成功,就要以此为基础。

韦伯谈到,RelayRides对人们的这种担心尤其敏感。“如果你想说服某人把他第二贵重的资产(也就是汽车)租给别人,那么显而易见的是,信任和安全就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了。我们公司是在2008年创建的,可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将它正式推出。其理由在于,我们必须要开发出一种保险产品。”

陶尔米纳和CommonBond的同事们见证了紧随金融危机而至的一个动态——银行全部退出了助学贷款领域。“证券化市场日渐衰颓。”他谈到。“银行不愿意为趸售贷款人提供资金,而趸售贷款人则是传统学生贷款模式的命根子。缺乏信任对双方都有伤害——人们不相信银行会为学生提供我们认为的公平贷款利率,而银行也不把学生视为合格借款人。”

他补充谈到,CommonBond的目标就是“为愿意承担相应的价格风险、并愿意以能反映出信贷基本面的公平利率出借资金的人创建一个(借贷)平台……事实表明,截止到目前,这个平台是令人满意的。”

 

分享汽车

里根谈到,P2P分享模式意味着这是一种个人之间的交易。“那么,大企业的位置在哪儿呢?”他问道。“他们也要踏上这条路吗?这个领域有他们的活动空间吗?我们是两个相互冲突的独立世界吗?”

RelayRides的投资者也包括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和安飞士公司(Avis)。韦伯谈到,这种情形看似有违直觉,因为分享经济会打乱这些企业的正常经营。“但我认为,大公司——至少在我们这个行业——已经看到了P2P模式的潜力。”

他还补充谈到,从很多方面来看,RelayRides并不会与这些企业展开直接竞争。“我们不会与通用汽车发生直接竞争,因为通用汽车车主的平均年龄是50 岁,所以,他们将RelayRides视为一个向更多年轻人展示通用汽车的平台。”他谈到。“至于说安飞士公司,虽然人们很容易将RelayRides与 安飞士相提并论,可我们是个市场,而他们则是个车队管理者。我认为,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售后市场销售(after-market sales)。大公司之所以参与进来,是因为他们想看看这种模式怎么为自己所用,不过我并不认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会侵蚀自己的业务。”

维贾诺和同事从一开始就注意到,有人利用TaskRabbit创建自己的企业。她谈到,小型初创企业会在这个网站的用户中挖掘人选,而不是求助于临时工中介公司,因为他们这么做可以避免“繁文缛节”,在使用中介机构的服务时,繁文缛节往往会与之相伴。

陶尔米纳谈到,分享经济对金融服务行业的影响让人更难读懂。CommonBond的三位创始人都来自不同的大型金融机构——陶尔米纳曾是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一位副总经理。他谈到,这样的企业“不会灵活运用我们从协同消费中学到的东西,去(构建)一个像我们现在这样的模式。”

维贾诺认为,分享经济是为市场增加价值的一种模式:“我们会把蛋糕做大。”她谈到。“我们会带来更高的效率,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让人们专注于他们最擅长的事情。”

起初,RelayRides想模仿Zipcar,韦伯在谈及这家很受欢迎的会员制汽车分享俱乐部时说到。然而,韦伯的公司发现,车主和租车人都更喜欢长时间出租。他谈到,很多租车人都有汽车,他们来到RelayRides是为了特殊的目的,比如,当他们要外出旅行的时候。

举例来说,住在旧金山的人可能有一辆较为紧凑的普锐斯(Prius)汽车,以便在狭窄的城市街道穿行。可是,当他们要驾车去太浩湖(Lake Tahoe)游玩时,可能就更想有一辆可以装载更多行李和物品的多功能于动车(SUV)了。他谈到,分享经济模式创造了全新的机会,“迫使现有的业内企业提高效率。”

“现在,我们的(车辆供应量)很大,尤其是在大都会地区……对我们来说,公司运营的关键始终是改进我们的产品,以确保人们能找到不同类型的车辆、满足人们的不同使用需求。”韦伯谈到。“我得厚着脸皮承认,就这一方面而言,我们确实想仿效Airbnb。他们会围绕旅行目的地为人 们提供新体验,用户之所以租用那些住房的部分原因正在于此,这也是我们想让我们的产品拥有的功能。”

当然,协同消费需要仰赖可分享产品的供应。大体而言,成功的公司总是能找到开拓远方市场的途径的,也就是纽约和旧金山等人口稠密地区以外的市场。

“我们自己的启动策略非常清晰。”维贾诺谈到。“我们要先从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开始。但是,你很容易地看到,围绕在大都会地区外围的人口集中区的人们率先接受了这项服务……而郊区并不一定是最早的接受者,所以,你可能还要等上几年的时间,不过我们会逐渐深入到那些地区的。”

韦伯谈到,虽然 RelayRides还是个小公司,可在最近两年里,公司的规模已经扩大了十倍。公司的市场包括美国1,900个城市的车辆。“阿留申群岛 (Aleutian Islands)也有可供共享的汽车,那个地方离俄罗斯大陆比离RelayRides设在洛杉矶的总部更近。”他谈到。“这种P2P模式开创了以车队为基础的传统汽车分享企业无法抵达的新疆域。”

举例来说,这种模式无需资本密集型的投资,另外,车队的车辆需要有一定的使用率。韦伯谈到,而加入RelayRides的车主则没有获利的压力,也无需达到一定的使用率。“这让我们可以进入托皮卡(Topeka)甚至阿留申群岛那么遥远的地方。”

里根正在思考哪些行业可能不适合采用分享经济模式。维贾诺想到了失业率接近零的经济环境:“在一切都很乐观的条件下,分享经济会怎么样呢?这是一个我们还无缘进行的试验。”她谈到。“但坦白地说,我们还没看到过在那些行业行不通的例子。”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技术的进步使“协同消费”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变得更可行了,这种消费方式可让消费者无需拥有自己的汽车、无需拥有度假屋、无需拥有在财力上无法承负的东西便能获得个性化的体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