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晓恒:韩国网络凭什么又快又好?竞争激烈 无寡头垄断

目前韩国4G服务的“话费+无限流量”套餐仅需380元人民币。

韩国网络凭什么又快又好?竞争激烈 无寡头垄断

氧分子网讯 近日,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有分析指出,网速过慢、过贵,已经成为我国“互联网+”战略的一大“软肋”。如何“提网速”、“降网费”,韩国经验非常值得借鉴。

众所周知,韩国是全球公认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最为完善的国家之一,拥有全球最令人羡慕的网速。根据Akamai公司发布的《2014年第四季度互联网发展状况报告》,韩国宽带网络的平均连接速度为22M bps,这一速度相当于美国的2倍,中国的6.5倍。而且,相比之下,韩国的网络资费标准也并不高。

那么,既不是经济最发达、也不是科技最先进的韩国,为何拥有全球领先的网络服务呢?笔者认为,可以归结为以下四大因素:

首先,归功于韩国国家层面对网络战略的“超前”规划。

韩国政府很早就意识到信息产业孕育的巨大潜力。在金大中总统时期,韩国就已将建设优质网络上升为国家战略,并制定了详细的实施计划。以宽带普及为例,为实现“光纤到户”,从上世纪末开始,韩国先后投入数十亿美元建设光纤主干线网络,并向网络运营商提供财政补贴和政策扶持,鼓励其将宽带接入每一个家庭、学校、政府办公室。到2005年,韩国就已实现了百兆宽带接入的基本普及。据经合组织(O ECD)数据,当前韩国宽带覆盖率达人口总量的97%,远远高于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

正是得益于对网络的“超前”规划和投入,使得韩国牢牢占据了全球制高点。目前,对于一般韩国家庭而言,每月平均仅须花费20000韩元(约110元人民币)就能轻松享受百兆宽带网络。这不到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月收入的1%。

其次,韩国电信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必须靠提供更快的网速、更低的价格来吸引客户。

尽管韩国国内市场狭小,人口仅有约5000万,但却拥有SK、KT和LG三大电信运营商,市场竞争充分。在韩国,绝大部分消费者都会使用合约制手机。而且,韩国消费者还很“喜新厌旧”,平均每15.6个月就要换一次手机,这一频率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高居榜首。韩国还很早就实施了手机用户携号转网,极大地方便了消费者对运营商服务“用脚投票”。

目前韩国4G服务的“话费+无限流量”套餐已相当普及,每月仅需花费约65000韩元(380元人民币)。目前韩国已计划2018年实现5G服务的商用化,届时,一部800兆大小的视频仅须不到1秒就能下载完毕。

再次,通过引入“鲶鱼”打破运营商寡头垄断。

为打破三大运营商的垄断,韩国于2010年引入了移动虚拟运营商(MVNO)制度,并出台了大量配套政策支持,以此引导市场进一步降低通信资费。

移动虚拟运营商通过租用三大运营商的基础网络开展服务,因而省去了建设网络基础设施的巨额投资。而且,移动虚拟运营商战略目标明确,采取了低价和差异化竞争手段,主攻对价格敏感、对服务要求相对低一些的消费群体。

由于移动虚拟运营商的平均话费标准要比三大运营商低约30%左右,因此被韩国消费者亲切地称为“廉价移动”。在低价优势的带动下,短短数年时间,韩国“廉价移动”服务从无到有、发展迅速,共有30多家企业获发牌照,成为搅动韩国移动服务市场的“鲶鱼”,极大地冲击了原有的三大运营商寡头垄断格局。数据显示,2014年“廉价移动”用户占到韩国手机用户总数的约8%。

最后,发达的网络带来了大量的“经济红利”,形成良性循环。

发达的网络,与商业、金融、娱乐、教育、交通、医疗等领域和行业的充分融合,释放出巨大的“互联网+”效应,为韩国运营商带来了大量的增值服务以及随之而来的新收益源。比如,近年来VO D(视频点播)在韩国迅速发展,成为新型的视听传播渠道,目前韩国宽带业务收入中约20%的收费来自于VO D。再比如,4G服务商用化之前的2011年,韩国手机网络游戏市场规模约为4200亿韩元,但到2012年,随着4G网络的开通,市场规模增长了89%,2013年更是激增191%,市场规模达到2.3万亿韩元。

正是得益于相关附加增值服务收入的大幅上升,尽管韩国运营商一直在“贴身肉搏”、价格战不断,但整体收入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一直稳中有升。以韩国KT公司为例,2014年第四季度该公司的APRU值环比提高1.3%,较2013年同期更是提高了9.7%。这反过来,也再促使韩国运营商继续加大网络基础设施投入,提升网速、优化服务,从而形成了良性循环。

芮晓恒(资深金融业人士,常驻首尔)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