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和Facebook想拉第三世界上网:结果真的太难了

在印度尼西亚2.5亿人口当中,仅有16%会定期使用互联网服务。阻碍因素包括低收入、读写能力弱和内容缺乏。

谷歌和FB想拉第三世界上网 结果真的太难了

氧分子网讯 国外媒体周二发表分析文章称,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正努力让自己的服务触及到全球仍未使用互联网的数十亿人口。不过互联网服务向这些人口的扩张速度确实非常缓慢。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当39岁的印度尼西亚农村妇女苏玛尼(Sumarni)在约两年前首次接触智能手机时,她的第一反应是非常的“迷茫”。

看着Android手机光滑、黑色的外表,苏玛尼不禁自问,“按键在哪里?”她小心翼翼的拿着这部手机,原因是这部手机的价值远超出她每月靠着出售咸饼干和薯片获得的约60美元的收入。

如今,苏玛尼已成为了全球数字经济的热情参与者。她已能够熟练使用手机上的浏览器、移动即时通讯服务WhatsApp和Facebook的社交网站。苏玛尼在Facebook已拥有了40位好友,并开设了一家出售女性服装和配饰的网店。

让苏玛尼美梦成真的,是那些设法让全球三分之二仍未接触互联网的人口触网的科技公司。科技巨头们正争抢着尽可能让全球剩余的40亿人使用互联网,这也推动着投资人对喜爱的应用和设备给予了超高的估值。

来自中国和印度的设备制造商当前主要争夺的是廉价智能手机市场,而谷歌和Facebook则把精力投入到了无人机、提供网络接入服务的高空热气球等业务。

苏玛尼居住的距印尼首都雅加达约两小时车程的小村庄,以及全球所有的农村地区,现实并不十分乐观。超越这些企业控制的社交壁垒,让这些地区的居民依然无法上网。争夺“下一个十亿用户”所花费的时间,可能会远远超出企业高管们的设想。

曾任谷歌新兴市场资深总监、如今担任美国全球发展实验室(the U.S. Global Development Lab)执行理事的安·张梅(Ann Mei Chang)表示,“‘我将要去遥远的地方,让那里的人能够上网,’这种说法确实魅力十足。可问题是,有许多人从技术上能够使用互联网,却没有这样做。”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在印度尼西亚2.5亿人口当中,仅有16%会定期使用互联网服务。阻碍印尼国民使用互联网服务的障碍,包括了低收入、缺乏数字读写能力、以及缺乏感觉相关的吸引人的内容。许多勉强的用户能够承担得起网费,但对他们为何要上网感到迷惑。

苏玛尼的上网历程,得到了雅加达初创公司Ruma三年手把手的传授和财务支持。这家公司的目的是通过使用移动设备,让农村居民实现脱贫。

Ruma向苏玛尼传授如何通过功能手机销售商品,然后又向她提供贷款升级到第一部智能手机,并向苏玛尼传授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在此之前,苏玛尼从来也没有想着要上网。

谷歌和FB想拉第三世界上网 结果真的太难了

谷歌董事会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3年预计,全球人口将在十年内全部上网。不过事实上,互联网当前接触到新用户的速度仍非常慢。咨询公司麦肯锡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3年,全球网络用户的年平均复合增长率降至10.4%,低于2005年至2008年期间的15.1%。到2017年,全球预计将出现9亿新网民,网民总数也将会达到36亿人。这也意味着还有大约40亿人仍未上网。

麦肯锡负责该报告的卡拉·斯普拉格(Kara Sprague)表示,她原本希望能找到一大批贫困、未受教育的人,让他们接触互联网。但是事与愿违,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不上网。麦肯锡的这份报告与Facebook共同完成。

对于发达国家而言,这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因为互联网的价值所在被视为是无需动脑的事情。在两年前创办互联网组织Internet.org时,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认为贫困是最大的障碍,并未该组织确立了扩大全球互联网使用人数的目标。Internet.org的代表随后在新型市场展开调查,前往印度了解每个家庭的科技偏好。

扎克伯格回忆说,“我们问他们,‘你们使用什么样的数据服务?’他们的回答非常简单却令人感到非常迷茫,‘什么是数据服务?’”

扎克伯格如今表示,“我过去曾认为,把所有人通过互联网连接到一起所需的是新技术和改变经济结构。如今,我认为这完全同内容和意识相关。”

能够学习的地方

在让人们上网的问题上,印度尼西亚市场不仅有着巨大的机遇,而且也带来了复杂的挑战。谷歌和Facebook最近进入了印度尼西亚市场,而且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从去年开始,也开始在该国销售智能手机。

谷歌和FB想拉第三世界上网 结果真的太难了

来自麦肯锡提供的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约1亿人口每天的收入不足2美元,而且该国未上网的人口总数,也仅次于印度和中国,位居全球第三。

苏玛尼所居住的村庄Cibeber,坐落在印度尼西亚历史悠久的万丹省,这里曾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港口,来自葡萄牙和荷兰的殖民船队在此贩运胡椒。居民约为4.6万的Cibeber目前拥有广阔的耕地,附近还有一座大型钢铁厂。

橙色屋顶的居民住宅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头戴草帽弯腰在翠绿色农田耕种的妇女,步行便能走到Cibeber狭窄、满是尘土的街道。结束一天劳累后的男性居民,通常都会聚集在一起聊天或是抽雪茄。这里几乎所有人都会拥有一部功能手机,只不过一些年轻男性和女性会拥有三星电子的智能手机,或者是由中国设备制造商生产的廉价搭载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他们把这种产品称之为“Android手机”。

谷歌和FB想拉第三世界上网 结果真的太难了

加上通话费,一款中国产Android智能手机的最低售价仅为50美元。初创公司Ruma认为,智能手机价格的下滑对互联网的采用有所促进,不过该公司依旧认为,Cibeber超过半数的人口目前依旧没有上网。

在这些不上网的人当中就包括了4位孩子的母亲埃蒂(Eti),她在自己家中的小店销售大米、小麦、食用油等粮油产品。多年以来,埃蒂一直使用一款售价为20美元的功能手机,这足以让她与供应商和消费者进行联系。

埃蒂的丈夫在钢厂工作,她每天能够销售出大约价值9美元的物品。埃蒂销售商品的成本大约为7美元,用去的电话费约为0.30美元,因此她几乎没有钱再买其它什么东西。

39岁的埃蒂听说过Facebook,但是从未见过。她说,孩子们告诉她,互联网是一个“能够学习的地方”,只不过她从未“冲浪”过。

互联网步兵

在过去的6年中,Ruma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阿尔迪·哈尤普拉托莫(Aldi Haryopratomo)一直试图寻找像埃蒂这样的人。该公司一直向这些用户传授如何销售功能手机的奖励话费,并与用户分享利润。Ruma的资助者为Omidyar Network基金会,该基金会由印度尼西亚的一个财团和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共同创办。在赚钱之后,Ruma的用户通常会选择购买智能手机,并利用Ruma开发的Android应用接受第三方支付和销售话费卡。

Ruma最近同一家大型零售商建立了伙伴关系,来帮助Ruma用户作为“代理”下大宗订单和销售消费品。通过非盈利性小额贷款网站Kiva,Ruma能够帮助用户贷款购买一部智能手机。Ruma的目标是在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同时,向他们展示手机将对他们的生活非常重要。哈尤普拉托莫说,“在像Cibeber这样的地方,或许附近会有人销售Android手机,但是人们需要学习为什么互联网非常具有价值,不能错过。”

出生在印度尼西亚的哈尤普拉托莫,毕业于美国普渡大学和哈佛商学院。每一天,他都会在印度尼西亚部署大约200名员工。这些员工驾驶摩托车走街串巷,招募新代理并管理现有的大约3万名代理网络。在Ruma的代理当中,大约75%为女性。

Ruma的目标是招募像埃蒂或苏玛尼这样每天只能够赚到若干美元,且从未上网的女性。根据谷歌2014年所做的一份调查显示,印度尼西亚、印度、马来西亚和菲律宾35%的女性并不明白为何要上网。

与发展中国家的男性相比,女性上网的可能性并不大。研究结果还显示,在利用资源改善家庭生活质量这一问题上,女性要比男性更有上进心。

在2009年创建Ruma后不久,哈尤普拉托莫就认识到互联网步兵和本地口头宣传对获取用户的信任至关重要,在一个贪污和诈骗曾经泛滥的国度尤为如此。他说,“他们希望知道,‘什么能够保证这个人会帮助我?’”

在摩托车骑行印度尼西亚进行调研之后,哈尤普拉托莫认识到,许多人都难以理解他笔记本电脑中的网站将会帮助他们获得贷款。哈尤普拉托莫回忆说,许多村名都摇晃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看看是否有钱会从这个“魔幻”般的盒子中掉下来。哈尤普拉托莫说,“通过上网改变人们的生活和改变人们的行为确实需要手把手的传授。什么也不能取代面对面的交流,即便是Facebook也不行。”

超越无人机和热气球

谷歌前高管张梅表示,数年之前,谷歌曾在印度尼西亚进行调研,未曾使用过互联网的人为这家公司的调研对象。这家公司向一位妇女展示了谷歌网站,并告诉她能够在搜索框内搜索任何事物。这位妇女对此说,“我想知道未来将会怎样?”张梅表示,谷歌从中吸取到的教训是:“我们需要从最根本帮助人们。”

让人们上网的努力是高度分裂的。在谷歌内部,互联网接入举措分散在各个不同的部门。通过平流层气球提供网络服务的Project Loon,隶属于Google X实验室。其它的互联网接入项目则有新兴市场的团队和区域办事处负责。

科技公司还必须同形形色色的政府部门、电信运营商、非盈利性组织、私人组织、学校和其它实体打交道,这些部门都会因地域差别而存在巨大的差异,而且相互之间的沟通也不顺畅。

Facebook与谷歌已加速努力处理网络接入的社会壁垒,特别是创编了更多的本地内容。起初,Internet.org专注于改进Facebook应用的技术效应,通过与电信运营商签约来降低网络接入成本。如今,Facebook又把自己的服务同本地服务捆绑在一起。去年夏天,Facebook为赞比亚开发了Internet.org应用,内容涉及天气、本地求职、妇女组织和Facebook的社交网络。

谷歌和FB想拉第三世界上网 结果真的太难了

Facebook去年秋季在印度还组织了一场竞赛,鼓励本地初创公司为印度居民开发内容和应用。在语言种类达到近100种的印度,想让更多的人上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

上周,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正式发布了Internet.org,通过与本土移动运营商Indosat结盟,来提供免费、本地互联网服务。

自一年多之前在印度尼西亚开设办事处以来,谷歌就一直在探索如何在该国发展的问题。去年,谷歌曾在印度尼西亚数个大城市举办了商家参加的会议。每一场会议均有约2000家商家参加。谷歌亚太区产品经理安德鲁·麦克格利奇(Andrew McGlinchey)表示,“我们必须掌握人们希望了解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正竭尽所能的了解下一群互联网用户。”

Internet.org估计,它的努力已帮助发展中国家的700万人首次使用了移动数据。该组织通常必须依赖于本地合作伙伴的员工,来解释Internet.org和Facebook提供的互联网服务和技术的价值。

扎克伯格表示,Internet.org下一阶段的工作将是着重本地教育,不过这些努力很可能会被无人机、卫星等接入服务的高大上形象所遮盖。他说,“这些事情谈起来并不性感。”

苏玛尼如今正越来越多的使用自己的手机。她使用手机在Facebook上开设了新网店,向Cibeber的居民销售廉价手提包,协调好友的蛋糕销售业务,并阅读更多的政治和实事新闻。当问及手机如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时,苏玛尼笑着说,“我已变得越来越世俗。”她补充说,“如今信息正不断向我涌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