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农村电商的开拓者,赶街网要做的盘子其实更大

如果以后要给2015年的创业圈打几个标签,那么除了全面繁荣的“O2O”以外,“农村电商”也一定会是其中之一。

去年是阿里,今年是京东,当巨头纷纷开始下沉进驻农村电商市场时,从浙江遂昌起步、已默默耕耘多年的“赶街”可能并不被很多人知晓。然而,一个不能被忽视的事实是,去年7月马云亲自参观了赶街总部,并陆续派去了几波阿里的高管和专家团实地考察,于是在10月就上线了针对农村市场的“农村淘宝”。

那么,自称是农村电商的开拓者,赶街模式到底有什么特点?

“农货进城+网货下乡”

要了解赶街,首先要从遂网说起。

遂网是“赶街”创始人潘东明在2010年首先创立的。作为农货“上行”的平台,遂网一端对接的是农村农产品站点和乡镇企业(农产品的供货源),而另一端则对接当地城镇年轻人,对他们进行免费的电商培训和销售能力培训,比如如何开网店和做微商,将他们发展成为遂网的分销会员,帮助将农产品销售到一线和二线城市。而遂网作为农货进城平台,提供农产品的统一仓储、监测、品控保鲜、配送、物流和售后。至2013年,遂网已经可以达到2亿多的年销售额。现在,遂网已发展起了2000多个分销会员。

Image title

遂网建立后,潘东明在2013年开始做现在的“赶街网”,以解决农村无法进行网络购物的痛点。当然,在农村发展电商会受到物流、硬件设备、上网条件和文化技能等各方限制,“网货下乡”业务与遂网相比要困难很多。于是,赶街网是这样解决问题的:

  • 硬件环境:在每个村建立一个服务站点(依托村里的商业小店或卫生所),为服务站点免费配备电脑,并与电信合作解决上网问题;
  • 上网技能:在每个村里找一位年轻人,培训成村里的服务员(兼职),通过返利模式让年轻人帮助村民在赶街网上进行代购;
  • 物流配送:目前绝大多数物流只到县一级(部分到达大镇),因此赶街网在县级建立运营中心站点(总仓),与物流公司对接,然后自建从县城到农村的二级配送物流,使网购商品顺利到达村民手上。
  • 售后服务:凡是在赶街网上购买的商品都提供平台担保,若存在质量问题可进行退换货。

赶街网的货物来源主要有两种:涉及到农资产品、化肥、农药等商品赶街网会与有保障的企业进行直接合作,采取“自营”方式;而其他生活用品,则会有专业团队在淘宝和京东上进行二次产品的筛选作为核心推荐,赶街网承诺售后担保。以后,赶街网还会不断接入更多第三方商品,并且扩大自营产品的品类。

Image title

在赶街网上,商品一般都比较便宜。潘东明解释说是因为赶街网上不需要广告和推广费用。此外,赶街网的整套电商体系都是封闭系统,产品不对外销售,只有通过村级站点ID下单才能享受赶街网便宜的价格和农村物流配送体系。

目前,赶街网以浙江为主建立起2000多个农村站点,其中200多个覆盖了全国5个省区。潘东明希望在今年年底能够在全国建立起15000-20000个村级服务站。另外,赶街网现在的月交易规模达上千万。而到今年年底,由于投入新建的农村站点会逐渐成熟,潘东明预测赶街网今年全年的交易规模会达到20亿。

Image title

现在,遂网和赶街网是两条独立的运作体系,但是这两块业务以后会有融合,并使用“赶街”的品牌。

“赶街要做的是从0到1的基础性平台”

在创始人潘东明的规划中,赶街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为农村“输血”,而是在赶街的帮助下农村地区能够“自我造血”,建立起区域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在比较封闭的农村地区,赶街会加强线下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与当地政府和企业合作修建道路,自建村级物流体系,拓展农村电商服务站,打通城市与农村的壁垒,建立起一个基础性农村电商平台,在平台上对接任何企业和服务商,并解决背后所有供应链问题。

“农村不是单纯的买卖和物流,而是综合问题,需要系统化解决。”潘东明说。

潘东明希望将赶街模式做成一套农村电子商务系统化解决方案,包括“遂网+赶街网+培训”,依托当地政府、乡镇企业和服务公司,通过平台培训政府官员、企业员工和村民,使他们学会使用并运作这套服务体系,对接更多的资源,从而促进当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农村的战场

马云在去年7月考察完遂昌的赶街网后,10月淘宝就上线了针对农村市场的二级频道“农村淘宝”,不仅提供日常用品,还有农资农具产品。并且,阿里也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在3到5年时间建立1万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让农产品以一定的市场价格卖到城市,把城市的商品带到农村。

Image title

今年4月,刘强东带着京东数十位高管前往河北省固安县调研农村电商市场,并提出了京东农村电商的“3F战略”:工业品进农村战略(Factory to Country)、农村金融战略(Finance to Country)和生鲜电商战略(Farm to Table),构建起包含京东自营的县级服务中心、乡村合作点、乡村推广员和京东帮服务店的农村网络,实现物流配送、营销推广、征信数据采集推广,生鲜农产品信息采集采购等综合功能。

除了巨头外,关注农村市场的创业公司也把业务拓展的核心锁定在了村级服务站的建立上。无论是做信息门户+劳务众包的村村乐,还是做农资电商平台的云农场,都以不同的形式发展“村级站点”和“负责人”,从村级站点入手撬动“互联网+农村”的巨大市场。

可以看出,目前农村电商的模式基本都是将村级服务站点的建立作为进入农村市场的入口,并辅助提供各种配套服务(比如物流和金融),从而占据农村这片“广阔天地”。

因此,对农村战场的争夺现在已经成为对农村入口的争夺战。

作为农村电商的开拓者,当面对其他竞争对手以更快的速度在农村攻城拔寨时,赶街好像显得过于沉稳,“不慌不乱”。

潘东明说:“农村可支配消费和服务有着上百万亿的市场规模,这个市场大的超乎想象,谁都不可能把这个市场全部占去。有时候快就是慢,慢就是快,这不是百米赛跑,而是马拉松。核心是创新、价值,是否为用户提供具体实在的东西。农村电商发展不是以往的互联网生态发展以快竞争,也不是规模竞争,赶街网要追求有质量的扩张。”

文/Jie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注:本文来自36氪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