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自揭家丑:朋友圈微商形似传销 造假与暴利并存

京东、苏宁等一些大型电商平台也正在利用微商模式进行渠道拓荒,同时一些年轻的微商也开始有了平台化运营的尝试,混乱的微商产业或许将得到改变。

朋友圈微商调查:形似传销 造假与暴利并存

氧分子网讯 “朋友圈”销售兴盛以后,就曾有评论称其会变成下一个淘宝。2014年下半年,海外代购、面膜批发、减肥产品甚至佛牌等产品终于开始席卷朋友圈,和曾经小打小闹的心灵鸡汤模式不同,红火的微店模式让一大批号称年入超过百万的“微商”群体开始为公众所关注。

今年年初开始,围绕在“微商”身上的负面消息开始越来越多。据报道,90后女生周梦晗曾赴奥地利留学,回国后营造“网红”身份,积累10万粉丝并售卖面膜,自称年收入近8位数。今年2月,众多买家投诉劣质面膜致容颜被毁,周销声匿迹。

周只是这场“微商”大潮中典型一员,层出不穷的微商培训机构预示着这个行业还处于高速增长。和曾经的散兵游勇不同,京东、苏宁等一些大型电商平台也正在利用微商模式进行渠道拓荒,同时一些年轻的微商也开始有了平台化运营的尝试,混乱的微商产业或许将得到改变。

形似传销

2014年年底,朋友圈面膜销售开始迅速火爆,有数据称目前通过朋友圈销售的商品超过八成为面膜。

一位面膜代理向氧分子网描述了面膜销售的代理模式:

1、做代理无需加盟费用,直接购买千元左右的货物就可以成为面膜销售代理;

2、品牌代理有多个层级,拿货越多,层级越高,据其介绍最高等级的代理商需要一次拿货超过10万元;

3、成为高级代理后,就可以发展线下代理。

据该面膜代理商表示,每个层级拿货价格不同,赚层级差价得到的收入要远高于直接销售。她自称是该品牌的二级代理,每个月的净收入大概在二十万元左右。

这种模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传销,目前对传销的定义为:以销售或推销货品为名义,通过诱惑,拉人入会,收取入会费,为主要盈利途径的行为,即为传销。鉴别传销重要依据是其奖金分配制度是否具备金字塔分配。

律师赵占领对氧分子网表示:“如果只是以代理销售产品为幌子,实际并没有或者很少销售产品,主要仍以发展下线会员方式获利,可能涉嫌传销。”

该面膜代理商进一步对氧分子网表示,微商的工作非常简单,只要每天不断更新朋友圈即可。关于商品的质量,该代理商对氧分子网坦承,很多微商只是转发上级代理的图片,对该商品的优劣情况并不知晓:“客户要货时,微商收取对方的钱后,再将客户要货信息以及货物成本金额一起转给上级代理,上级代理根据信息要求为客户发货。”

赵占领则表示即便微商在无意中参与了售假也要承担责任:“对于这类卖家,如果售假,也应该向消费者承担假一赔三的责任,只是消费者维权比较困难,比如有时难以证明卖家的真实身份、维权成本高、执行难。”

软件造假

在百度等搜索引擎上进行搜索,会发现大量的微商培训机构。

据氧分子网了解,绝大多数培训机构都打着一夜暴富的宣传口号,有消息称即便是一个不太知名的品牌,只要挂上微商的噱头,上千人到场甚至请明星出场都是很普通的事情。

一个参加过多场培训的微商运营者对氧分子网讲述了现场的狂热程度:“现场会喊口号,做动员,甚至还有一些人携家带口一起参加。”

在培训过程中,更多的则是分享“干货”,主要内容为“加人秘籍”和“巧妙分享朋友圈”。针对目前在网上流传的一些微商的宣传手法,据业内人士证实,大部分为真实存在。

同时大部分培训机构还会要求会员购买两款软件,第一类是微信自动加好友的软件,该软件可以分区域、年龄、性别加粉;第二类则是“微信对话生成器”、”转账截图器“等软件,这类软件可以自动生成微信对话和转账截图的图片。

随后氧分子网尝试下载了一款“微信对话生成器”,只要按照提示,就能够迅速生成对话截图,该软件不仅可以随意设置双方的头像、昵称、对话内容,还能插入语音,与真实的聊天记录并无二致。

据某淘宝店主介绍,这类对话生成器由来已久,应用途径也并非仅有微店,在淘宝创业的草根阶段,很多淘宝店主也用过类似的软件来进行宣传。

据工商局相关人士表示,利用“对话生成器”等网络工具造假,具有欺骗性,虽然这些软件技术本身并不违法,但是微商利用作弊软件虚构交易量和买家评价,从而误导消费者发生交易的行为,本质上是虚假宣传,已经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

平台型微商或是出路

在微商一片唱衰声中,一些大型电商平台却逆势而动,开始在微商方面的布局。京东旗下拍拍微店发布10万微商合伙人招募计划、“微商特训营”全国巡讲计划,苏宁则鼓励员工开微店,国美(微博)也抛出10万微店计划。

这种模式表面上依然是个人在朋友圈刷屏,但产品、物流、售后都有大型电商支撑,实际上微商已经脱离了个人代理模式,开始进入分销模式。

据氧分子网了解,上述两家电商平台引入线下资源较少,主要仍为自己的员工在操作。在业内人士看来:“电商平台的微商模式不仅仅是为了销售商品,更重要的是借助微信的平台进行推广和渠道拓展。”

据苏宁方面介绍,一些员工已经将微店模式作为重要兼职,甚至有员工月收入能够超过千元。目前50%以上的苏宁员工已开通苏宁微店,以苏宁18万员工推算,目前已有9万家微店上线。而国美更是将微店提升到公司战略层面:“2015年后国美能否实现全零售战略、国美在线能否实现100%的增长,核心在于员工微店。”

除了这些电商巨头,一些前微商们自己也开始寻找让销售和流程正规化的方向。氧分子网曾经报道过的90后创业者李萌就是微商起家积累的第一桶金,转战智能成人用品行业后,她开始思考如何让手上的微商渠道正规化,随即成立了以成人用品为主的微商平台“微商优品”。

据她介绍,2014年年底以来,越来越多的一线微商也在思考“平台化”,一是原有的玩法已经到了瓶颈期,二是一些媒体曝光让他们开始担忧受到冲击。“但微商平台需要有一定的技术实力才能搭建,很多老牌微商没有耐心在技术上耗费时间精力,最后又回到了老路上”。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朋友圈”销售兴盛以后,就曾有评论称其会变成下一个淘宝。2014年下半年,海外代购、面膜批发、减肥产品甚至佛牌等产品终于开始席卷朋友圈,和曾经小打小闹的心灵鸡汤模式不同,红火的微店模式让一大批号称年入超过百万的“微商”群体开始为公众所关注。